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7章 【挂职第一天】(二)

正文 第17章 【挂职第一天】(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厂办办公室在三楼走廊中央,里边有个女孩在接听电话,看到曹勇和郭小洲走了进来,她小声说了句,“有人来了,再聊。”

    “小丽,就你一人在上班?”曹勇笑看着小丽。

    “曹叔叔,您怎么来了……我天天都在上班啊!”小丽一边给他和郭小洲倒茶,一边打量着郭小洲。以她的眼力,一时间还看不出郭小洲是什么人。

    “嗯嗯,不错,工作很认真。”曹勇接过一杯白开水,这才介绍,“这位是你们厂新来的挂职副厂长,郭小洲郭厂长。”

    “啊……”小丽本就觉得郭小洲长得帅气,一听是上面下派的挂职副厂长,心儿更是砰砰直跳,连忙娇声喊了声:“郭厂长好,我是宋小丽,在厂办工作。”

    “你好……”郭小洲主动伸手。

    宋小丽的年龄和他妹妹差不多,十九二十岁之间,五官一般,但皮肤白皙,身材火爆,特别是她穿了一件无袖紧身连衣裙,把饱满的胸部挤得几乎要迸出来,白白嫩嫩的双腿,翘挺的臀,眼眸中投射出大胆和无羁,毫不掩饰地上下扫视着郭小洲。

    宋小丽紧紧握住郭小洲的手,一种舒服的感觉直冲她的脑门:这只手和她以前握过的手简直是天和地的区别。而且郭小洲力度适中,点到为止,不像某些领导,紧紧抓住就不放,显得很轻浮,也有双手绵软无力,感觉就是在敷衍。

    “小丽是我们工信委宋主任家的小孩,去年参加的工作。”曹勇介绍道。

    “哦!有机会一定要去拜访宋主任。”郭小洲客气道。

    “你想去,我随时都能带你去呀……”宋小丽兴奋道。

    曹勇干咳一声,岔开话题问,“今天好像没人上班?”

    宋小丽撇了撇嘴巴,俏皮道:“厂长全进去了呗!工人都去市委门口上班了,大热天的,真是服了他们。”

    郭小洲问:“不是还有一个生产厂长,他人呢?”

    “王厂长啊,他请假回家休息去了。”宋小丽回答道。

    “什么时间回来?”

    “不知道,大概要等厂里稳定下来吧。”

    郭小洲忍不住道:“什么样的情况算稳定下来?”

    宋小丽想了想,回答道:“厂长人选的落实,工人工资的补发,这样子才算稳定吧!”

    郭小洲点点头,“你们原料库里还有库存原棉吗?”

    “原料库?早空了。”

    “存品库呢?还有没有棉纱?”

    宋小丽摇头,“这个我还不知道呢……”

    正在这时,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三人纷纷回头。

    只见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厂办门口,脚还没踏进,便恭笑着赔礼道:“曹主任,对不住,让您久等了。”

    曹勇知道太和工人闹事,市委市政府,工厂内外,领导和工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今天谁都不容易,他说道:“没人怪你,你把郭厂长安排好就行。”

    柳则齐的目光落在郭小洲身上,先是一愣,然后露出职业性的笑容,抢先走向郭小洲,“欢迎欢迎!上级早就应该派领导下来……”

    郭小洲说道:“麻烦柳主任了。”

    “不麻烦不麻烦……”柳则齐一边客气一边看着曹勇,忍不住道:“关于郭厂长的安排,不知道工信委有什么指示?”

    曹勇直接道:“郭厂长主动要求住长宿舍,你看厂里还有什么合适点的房子,吃饭问题可以在厂食堂解决。”

    柳则齐面露难色,踌躇道:“房间倒是有,只是不知道郭厂长满意不……”

    郭小洲说,“能住人就行。不必太麻烦。”

    “那我马上带郭厂长去看看。”说道这里,柳则齐打开办公室橱柜,拿出一大串钥匙,说道:“小丽,你也一起去,顺便帮郭厂长打扫整理下房间。”

    宋小丽飞快地瞟了郭小洲一眼,迅速回应道:“嗳!”

    给他安排的房子就在新家属区内,一套装饰很精致的两室一厅,家具电器齐全,只差寝具。

    宋小丽自告奋勇说下午她去买,郭小洲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柳则齐说:“小丽难得勤快,买了记得开发票。”

    宋小丽撅嘴道:“柳主任,我以前很懒吗?”

    柳则齐笑道:“没说你懒,是说你今天很主动。”

    宋小丽脸色微红地瞟了郭小洲一眼,“我去买寝具。”

    看着她离开后,郭小洲指了指客厅的沙发,“柳主任,坐一坐。”

    柳则齐犹豫道:“郭厂长,我还要赶去市政府……”

    郭小洲说:“不耽误你很多时间,最多半小时。”

    柳则齐脸色微松,从口袋里套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郭小洲。

    郭小洲摇头道:“没吸。”

    “好习惯,说起来棉纺厂区不允许吸烟,但越是如此,下班后越抽得凶。”

    “柳主任,我想明天见见原料销售和财务上的几个科长,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安排安排。”

    柳则齐刚要点烟,双手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年轻的挂职厂长。太和棉纺厂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年轻干部来挂职,但是这些挂职副厂长大多参与下宣传工作,算是开会专业户,但凡市里大市或省里有会议,总是派挂职副厂长去。

    像郭小洲这样主动过问具体工作的,基本没有。

    柳则齐呵呵笑了笑,“不知郭厂长找他们谈什么方面的内容?销售科的科长一年回来两次,原料科科长由薛副厂长兼任,这次他出事了,财务上厂里有两块,一块是农行的领导在管,另一块的财务只管后勤账……”

    郭小洲知道销售科的科长带着二十几名部下,在南方十多个城市有销售点,平常很难回来,特别是几个老销售,把家都安在南方城市,买了房子车子。

    郭小洲轻轻一笑,“我要见销售科的留守人员,不是外派人员,至于原料科,见见现在管事的副科长,财务上,我两块人都要见见。”

    柳则齐沉默半晌,“销售、原料科和本厂财务的人我可以安排,但是农行的赵总监,我没资格安排……”

    “农行赵行长,你给我引荐引荐就行了……”郭小洲抬头看了看屋子,“另外,麻烦你给我安排一个办公室。”

    “看我……刚才在厂办我们竟然都忘记了这茬!”柳则齐连声道:“我下午让小丽安排一间办公室。”

    郭小洲点点头。

    柳则齐看着他,欲言又止道:“我有个问题希望郭厂长别介意……”

    郭小洲说:“不介意,你问。”

    “郭厂长明天见这些人,是打算……”

    郭小洲呵呵道:“挂职干部原则,是深入基层学习、调查研究、认真履行职责,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增长才干,把挂职真正变成锻炼自己的大好机会,我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棉纺厂的前辈们学习呀!”

    柳则齐心里嘀咕了半天,还是没明白郭小洲的意思,这番话,既像官话,又不像……

    很快,柳则齐以还要去市政府接职工为由离开。

    郭小洲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便离开了屋子。

    无论销售采购财务甚至生产管理等部门多么重要,都是可以更换的,但是数千工人才是无法替代的工厂核心。

    因此他必须要马上见到许长德,只有说服了他,他才有挽救太和厂的机会。

    下楼,穿过铁门,进入旧区,来到许长德的楼下。

    老式的家属楼楼梯外墙是镂空的,前不久他看着曹勇上了三楼,敲响了东侧的房门。因此他来到三楼,伸手敲门。

    “咚咚咚!”

    老式铁门“咯吱”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半百老头冷冷地出现在门口。

    “你找谁?”

    “许主席好,我是刚来的挂职副厂长郭小洲,冒昧前来拜访您,希望没有打扰到您休息。”

    老头瞪着他,眼中掠过一丝嘲讽,冷冷道:“你已经打扰到我了。”说着便要关门。

    郭小洲伸手拉住铁门,诚恳道:“我想向您请教,请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我一半退休的老头子,能给你什么?对不起,我要午休。”

    “许主席!我知道您对太和的现状很不满意,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那么麻缠,我说过不想和你说话,而且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说的,请松手。”许长德的脸色异常冷漠。

    郭小洲也收敛笑意,还以嘲讽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太和棉纺厂江河日下,问题就出在你们的工作态度上。许主席你的眼睛只盯着厂领导,自己从来不曾尝试去真正的帮助太和走出困境……”

    这句话使得许长德气得脸颊抽搐,眼睛冒火,怒斥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没有尝试?看你嘴上没毛,口气倒不小,你要是能帮太和走出困境,我许长德给你下跪磕头。”

    “许主席,这话可是你说的?”

    “我许长德说话从来算话,只要……”许长德忽然明白自己中了这个年轻人的激将法,他认真看了看郭小洲,叹息道:“年轻人,我奉劝你,不管你抱着什么目的下挂,好好混两年完事,太和的事情最好别插手,没你的甜头。”

    “我的目的很明确,下到企业学习工作,工厂好了,我才会有甜头。”郭小洲轻轻推开房门,边走边说:“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说完就走。”

    许长德站在门口,也不关门,一脸不耐烦地说:“你快说,说完走人。”

    “我研究了太和厂的现状,的确很困难,但正因为有困难,我们才要努力想办法去克服,去改正,而不是消极抱怨,怨天尤人……”

    许长德冷笑道:“说完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