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6章 【挂职第一天】(一)

正文 第16章 【挂职第一天】(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郭小洲的执意要求下,洪副主任一个电话把周康市工信委的一名副主任喊了过来。

    这名副主任姓名曹,名勇,主管市轻纺医药产业科。而且他正在宾馆外做几个棉纺厂老职工的工作,接到洪副主任的电话后,他耽搁了十几分钟,出现在房间门口时,浑身是汗,白色的短袖衬衫不知被谁扯开了一道口子。

    “不好意思,来晚了,洪主任,各位领导……抱歉,抱歉!”他一进门便拱手作揖,连额头的汗都来不及擦拭。

    “曹主任辛苦了,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广汉市宣传部的领导,陈辉陈主任;这位是广汉市组织部的王科长。”

    “欢迎两位领导!”曹勇见两位大市来的领导没有握手的意思,他只能站在原地连连点头哈腰。

    说到这里洪副主任指着郭小洲道:“这位是郭小洲同志,是广汉市派驻太和棉纺厂的挂职副厂长……一会你带他去厂里,该安排的安排好。”

    “啊……”曹勇目瞪口呆地盯着郭小洲,连客套话都忘记说了。

    郭小洲笑着伸手,热情道:“初来乍到,以后还要曹主任多多指教。”

    曹勇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汗津津的手,“指教不敢,一起学习……呃!我代表工信委轻纺医药产业科欢迎你的到来。”

    洪副主任说:“曹主任,麻烦你把郭小洲同志领去棉纺厂。”

    曹勇额头再次冒出一层汗珠,他欲言又止道:“厂里现在的形势,是不是先安排在宾馆……”

    洪副主任心想,我已经安排他在宾馆,人家不领情啊!当着两位大市下来的中层领导,他今天已经大失颜面,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再次闹出笑话,被两人回去一传,他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微皱了皱眉头,他装出漫不经心的口吻暗示道:“去找许长德同志,让他去安排。”

    听到这个名字,曹勇和郭小洲的眼睛同时一亮。

    曹勇点头道:“我马上就去安排。”

    洪副主任问了句:“你带车没有,没有的话,我让政府办安排一辆。”

    曹勇摇头,“外面的路上暂时还通不了车。”说到这里,他朝着郭小洲歉然一笑,“只能麻烦郭小洲同志步行一段路,也不是很远,顶多十分钟……”

    “没事……”郭小洲转身对陈辉和王科长说了声:“谢谢两位领导相送。等我休假回去,一定请两位坐一坐。”

    “好好干。”

    “嗯!你去吧。有事打电话。”陈辉说着又加了一句,“注意安全!”

    曹勇带着郭小洲离开了周康宾馆。他没有走前门,而是选择走了后门,穿过宾馆的停车场和花园,从一个值班室的过道里穿了出去。

    外面是一条比较狭窄的街道和平房,每隔十米二十米,必然有平房在拆建。曹勇一路都在用纸巾擦汗,走过了一个拐角,他才抬头看了郭小洲一眼,心里在盘算着他的来历和背景。

    挂职,一般分为上挂,下挂,平挂三种。上挂比较少见,就是下级行政机构派年轻干部去上级行政机构接受学习锻炼,比如,广汉市政府的某科长去国家部位挂职,这种上挂,必须上级行政单位接受,没有特别背景,根本不可能;平挂就是去平级行政单位,这种情况也不算多;下挂的情况就比较普遍,前五六年,干部视下挂为虎蛇,抱怨多多,但是现在,年轻的后备干部们,为了下挂,几乎使出全身解数,只要下去混两年,回来立升一级,这比在机关大海中排队熬资历快捷多了,而且稳当。

    因此,现在能下挂的都是有一定背景的年轻干部。

    只是曹勇不明白,周康市可以挂职的部门太多,为什么会选择太和棉纺厂这个烂摊子呢?如果换在前些年,他肯定以为郭小洲是被打击排挤对象。

    “郭……厂长,你以前了解太和棉纺厂吗?”

    郭小洲心想,宏观上他不怎么了解,但微观却了解得比较透彻。

    “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太和是周康以前的标杆似龙头企业,最近几年受国际大气候影响,轻工纺织业集体滑坡,情况不容乐观。”

    “是啊!以前多么辉煌的企业啊!可惜……你先安顿下来,等市里安排了新厂长……实话实话,也瞒不了人,现在没有人愿意来接手这个烂摊子。”

    “其实也不是没人,没能力的、想浑水摸鱼的人还是愿意去的,但市里已经吃了几次这种亏了,必须是有能力,心术正,愿意带领太和走出困境的领导。这种人本来就难找,还得人家愿意……”

    郭小洲点头,开口请教道:“刚才洪主任提的那位许长德是什么人?”

    “一倔老头子。”曹勇叹息道:“他是太和的元老,当初的太和还是块荒地时,他就参与了建设,担任过车间主任和副厂长,现在是工会主席,你知道的,前两天几个管事的厂长都出了事情,现在厂里唯一能震得住坛子的人只有许长德。”

    郭小洲之所以特别关注许长德,是因为资料中几次提出,先后几任厂长出事,背后都有许长德的影子,也就是说,是许长德先后把几任厂长送进了监狱。而且许长德在太和棉纺厂拥有极高的声望,他一句话,可以让全厂停工,再一句话可以让全厂工人复工。

    这个人是他必须要搞定的关键人物。

    他现在苦恼的是,资料上没有这个人的详细介绍,要攻破一个城池,必须先了解这个城池的一砖一木,一草一石,然后,才能对症下药或攻其不备。

    郭小洲问道:“许长德家里有什么人,他平时的爱好是?”

    “他是孤老,一辈子没成家,连亲戚都没有,脾气很怪,爱好……不抽烟不喝酒,好像没什么……他是球迷,以前隔三差五去广汉体育馆看华超联赛。”

    “到了,前面就是许长德的家,你先在楼下等等,这老头脾气倔,谁的面子也不给,免得当场把你给挺住,我先去说道说道。”

    郭小洲说了声:“好的,大热天的,辛苦曹主任了。”

    “没得事,我上去了……”曹勇走进了楼道。

    郭小洲面前的四层楼房残留着八十年代的气息,红色的外墙被岁月冲刷成灰白色,侧墙上依稀可见“太和棉纺厂6栋”的字样,同类型的房子一排排往后数,足有十几栋,群楼左侧方是一个破旧的篮球场和运动场。

    运动场周围种有一圈法国梧桐,树下有残旧的石几石凳,零零散散的老人妇女在树下纳凉,有的摇晃着婴儿车,有的在下象棋,丝毫没有大街上游行职工的紧张气氛。

    家属区右侧,是四五栋新建的楼房,白色的拱顶,每栋楼房前都自带小花园,绿树花草凉亭,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中央甚至还有个大喷泉。

    郭小洲眯起眼睛,哪里大概是中层领导的新家属区。一道铁门把老旧家属区分割成两个天地,一个保安坐在铁门过道里吹风养神。

    据他了解,太和棉纺厂车间主任和副科级干部,都可以在在新家属区享有一套公房的权利。而许长德绝对够资格住进新区,他为什么不去,这里面就值得玩味了。

    郭小洲在老家属区转了一圈回来,曹勇黑着脸“腾腾腾”下楼,嘴里气愤地嚷嚷道:“我就不信这个邪,去了宋屠户还吃不到猪头肉?”

    郭小洲迎了上前,“曹主任,怎么……”

    曹勇的脸颊抽了几抽,“许老头说他不管后勤,你再等等,我找它们的办公室主任……”说到这里,他掏出手机,翻了翻号码,拨出——个号码,说道:“柳主任,我工信委老曹,好,好什么好,瞧你们现在乱得,成什么样子,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怎么当的,诉苦,你有什么苦?不多罗嗦,你在哪里?马上赶回厂里,当然有事,不是职工闹事的事情,那事你也没辙,大市给你们太和厂派了位挂职副厂长,厂里现在群龙无首,你得负责安排接待……限你十分钟赶过来。”

    说到这里,曹勇放下电话,对郭小洲解释道:“柳则齐是太和的厂办主任,一会让他安排,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

    “谢谢曹主任。”郭小洲客气道。

    “不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只是厂里最近事情多,没调剂好,你别介意,”曹勇挥了挥手,“我们直接去他们办公室吧。”

    太和棉纺厂的生产区和生活区仅仅一墙之隔,走了几百米,便可以看见一个硕大的厂门,先进的电动大门,门房有三四个保安。

    进入厂区的程序没有郭小洲想象中那么复杂,填表,交出香烟打火机等易燃易爆物品。

    本是生产时间,厂区却静悄悄的,路过几个车间,没遇到几个人,五层办公大楼里也安安静静,许多科室都空无人烟,有几个办公室倒是有人,但都是开着空调在电脑前玩耍,瞥见他们,不躲不避,玩得是从容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