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4章 【在省城】(四)

正文 第14章 【在省城】(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战点点头,忽然他意识到什么,惊讶道:“大师的意思是,罗老头在局子里得知姓秦的欺负他闺女,于是……”

    郭小洲心想,肯定如此,否则为什么只“立功”了姓秦的一人。但是他表面上却不会肯定,“我没有这样说。”

    “嘿……嘿!我说怎么着,原来如此……”黄战连连搔头,“我爸还说罗治国太厉害了,身处囫囵,却让外面的大批官员心惊胆跳,睡不好觉。这一段时间门可罗雀的罗家,最近几天晚上去拜访的官员络绎不绝……”

    郭小洲干咳一声,提醒黄战这个场合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

    黄战醒悟,起身道:“大师,我和几个兄弟有事情想得到您的指点,我知道大师您不是俗人,但您可以随便开个价……”

    郭小洲看了左了看左雅一眼,微有些尴尬道:“再说再说……”

    “我知道不是天天都可以遇到大师的,今天我赖定您了,您不答应我就不走。”黄战开始放泼大耍无赖。

    郭小洲无奈道:“下午我要陪小姑妈吃饭。”

    左兰脸色一黑到底。

    黄战连声道:“晚上,晚上也行。”

    “晚上我要陪女朋友……”

    张少文脸色猛黑。

    “凌晨也行……大师您陪女朋友一夜总也够了吧……”黄战急不择口。

    左雅的脸顿时粉红一片。

    郭小洲败了,他投降道:“好了,我答应你……”

    黄战一跃而起,“谢谢大师!我暂不打扰,各位慢用。”

    黄战刚离开,左兰冷着脸起身道:“没兴趣喝了,左雅,跟我回去。”

    张少文即刻起身,帮腔道:“我也没兴趣了……”

    左雅慢悠悠道:“我突然来了兴趣。小洲你呢?”

    郭小洲无所谓地耸耸肩,晒道:“我随你的兴趣,你兴趣好我就好。但是你现在最好是随小姑妈一起回去。”

    说到这里,郭小洲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要尊重长辈!”

    左雅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郭小洲自然地搂了搂她的香肩,“晚点我给你打电话。”说到这里,他给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先回去搞定你小姑妈。

    左雅点点头,默默起身。

    听到郭小洲的话,左兰的眉目稍微一轻,对郭小洲稍微起了些好感。

    目送左雅离开,郭小洲这才皱起眉头,左雅的姑妈都如此难搞,换她妈上阵,难度会呈几何上升。

    这边左兰左雅三人离开,那边的黄战如蚂蝗见血般,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大师!现在有时间了?”

    郭小洲没好气说,“时间有,但我不一定有兴趣解答你的疑惑。”

    黄战锲而不舍地落坐,赔笑道:“事情是这样的,这次秦家出事,我们几个人都被禁足,要想自由活动,就得正正经经做点事情。大师您说,现在有什么正经事情可做?他们各自家里倒是有大把事情做,可谁想在自己家里做啊,那不是自找不快吗?”

    郭小洲沉默不语。

    黄战继续说:“我们几个和家里商量了一下,意思是各家出点资金,我们几个单独开个公司,大杀四方……”

    “大杀四方?”郭小洲压低声音,“大傻四方还差不多。”

    “对,我爸也是这句话,说我们是大傻四方,公司能维持一个月就是稀奇。”黄战搔头道:“大师!其实事情也不是没得做,而是太多,我们不知道选择什么项目入手?”

    郭小洲淡淡道:“我对商业了解不多,爱莫能助。”

    “但您能掐会算啊,做什么能成功,做什么不能成功,您给算算,算准了,兄弟们给您十点的干股。”

    郭小洲轻描淡写道:“好大方,你们准备投资多少?”

    “三个人合起来大概有五百万左右……如果要凑,还可以想办法凑点……”

    郭小洲猛挑眉头,暗暗咋舌,十个点,就是五十万,这手笔!

    他想了想说道:“你先说说你们准备操作的项目,我听听。”

    黄战兴奋地娓娓道来……

    听完黄战叙述的几个项目,郭小洲不禁嘀笑皆非,这几个大少操作的所谓项目,不是开发楼盘,便是经营娱乐性项目,比如夜店,高档洗浴中心,加盟连锁酒店等。

    “开发楼盘,你们或许能拿到地,也可以买来资质,施工可以发包,销售有销售公司,但赚钱就成了个笑话。”

    “至于经营娱乐性项目,这已经脱离了你们长辈的初衷,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黄战佩服道:“大师果然料事如神,几家的父母都不同意。”

    “你们父母愿意出资的初衷是让你们不再无事生非,更希望你们能学点什么,成熟起来,指望你们赚钱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唯一的要求是,你们别惹事。”

    黄战不服气道:“我们几个就是想赚钱给他们看看,所以才请大师指点。”

    郭小洲点头表示理解,“除了你,还有两个人是?”

    “一个是崔猛,他父亲是矿业巨头……”

    郭小洲道:“崔永实?”

    黄战点点头,“还有一个是胡四海,那天晚上他也在午夜兰花,他母亲是鸟鸣纸业的董事长。”

    郭小洲哦了声,崔家的西土矿业固然是个巨无霸,但鸟鸣纸业也绝不逊色于西土矿业,这两家公司是广汉市七大上市公司中的扛鼎型公司。能量之大,在华夏范围内都无人敢小视。

    如果之前他只是抱着敷衍的态度,那么现在他忽然有了想法。如果他促成这个公司开始运作,那么站在公子哥背后的西土矿业和鸟鸣纸业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如此一来,这家公司只要在两家家长的首肯下开了张,就不可能亏本,如果引导他们开个纺织品贸易公司呢?代理太和棉纱,岂不是把西土和鸟鸣纸业绑上了太和棉纺厂的战车!

    郭小洲越想越兴奋,他得琢磨着怎么组织好忽悠语言,把他们钓上鱼钩。

    “据我判断,你家父母应该没有多少钱,你入股多少?”

    黄战呵呵一笑,“我爸妈的确没什么钱,但我姐我姐夫有钱,不比西土矿业和鸟鸣纸业差。”

    黄战没有继续细说,郭小洲也没有深问,他闭目半晌,忽然道:“你写个字,我来测测。”

    黄战心想,自己巴不得早日脱离父母的约束,那么下笔在茶几上写了个“早”字。

    郭小洲开始忽悠道:“早字,一个日加个十,证明你目前尚无成果。正在十字路口寻光明,胸划十字口念佛,正是徘徊不定阶段。”

    黄战频频点头,“正是如此,请大师继续。”

    郭小洲再次闭目半晌,寻思着怎么引导上棉花的棉字上去,他睁开眼睛,看着黄战身后的木制白色拱顶,心中一动,“根据你现在的地理位置和姿势分析,你斜坐背依木栏,早字加木,斜坐加撇,双腿横向竖立,是为“巾”字,木加早加撇加巾,是个棉字。你若求财,公司的运作应该和棉纺织品挂钩。”

    黄战有些狐疑,“棉纺织品?我们不懂啊?”

    郭小洲淡淡道:“难道你懂房地产的运作,你懂酒店经营管理?”

    黄战摇头。

    郭小洲继续引导道:“棉纺织品属于轻纺,产品种类繁多,有纯棉制品,服装,床上用品,还有纯棉原料……”

    黄战豁然开悟,“可以经营服装。”

    “不一定是服装……”郭小洲见此,不得不再次装大尾巴狼,装模作样道:“我索性帮你算细点……”

    “好!太好了……”黄战凝目以待。

    郭小洲掐了掐十指,忽然开口道:“棉纱贸易。”

    “棉纱贸易?”黄战有些迟疑,摇头,“完全不懂。”

    郭小洲觉得鱼饵下得足够,便道:“我的话以至此,信不信由你。”

    “不,我当然信大师,只是……”黄战犹豫道:“我得说服姐姐姐夫,还有他们的父母……”

    郭小洲沉默不语。

    黄战解释道:“其实赚钱不赚钱无所谓,我们最大的目的是能逃离家庭的控制,大师说做棉纱贸易,我们坚决响应,只是父母那边,怎么去说服他们?是个大问题。”

    “我给你们一个法子,他们的父母和你姐必然会同意。”

    黄战当即坐直身体,“大师请说。”

    郭小洲当即说出了某一日的纺织报,“你们只要找到这个日期的纺织报,带回家给他们看,他们要是不答应,我倒着在广汉爬三圈。”

    黄战搔了搔头,“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郭小洲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大师,您给我个机会……我一定要请您……”

    郭小洲头也不回道:“下次有缘再说。”

    黄战把郭小洲送到门外,“大师您给我留个电话吧,如果这事成了,我还要继续仰仗您的指点呢!”

    郭小洲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即报出一串电话号码,不顾黄战的挽留和执意开车相送,迈步离开。

    郭小洲离开了会所,乘坐公交车来到了W大校园门口,他的妹妹郭小娟便在这他的母校就读。

    根据小妹上个月的短信说,她在校门口的一家奶茶店打工,每天晚上和周末在店里帮忙,一个月也有七百元的酬劳。小妹很自豪地告诉他,从下个月开始,她便能自己养活自己,无需他给他支持的生活费。

    此时他站在街对面,看着身穿绿色格子围裙的小妹在店铺里忙碌着,红扑扑的脸蛋透出农村女孩特有的健康朴实,但也多了层城市的味道,气质的改变,落落大方。

    他不禁暗暗感概,从自食其力的角度上,他妹妹领先他几大步,大一就开始勤工俭学,而他,只到那个夜晚,才真正触动了他的内心,他才开始脱离虚拟的幻想和理论,开始走向实践。

    正想进店去和妹妹聊聊,身上的手机忽然铃铃作响。

    他看了看号码,当即接通。

    “是郭小洲同志吗,我是市委宣传部办公室陈辉,现在通知你,请你务必在明天早晨七点半钟准时赶到市委宣传部,八点我和组织部的同志一起送你去周康市报到。”

    “好的,我一定准点到达。”

    放下电话,他意识到,必须马上赶回广汉,他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研究颜婕送来的调查材料。麻烦的是,怎么跟左雅开口?

    想了想,他开始拨打左雅的手机。

    出乎意料的是,左雅的手机居然关了机。

    左雅为什么关机,是在逃避他,还是因为逃避她的大小姑妈和母亲的轰炸所致?

    直到他上了那辆开往广汉的市际班车,左雅的电话一直未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