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2章 【在省城】(二)

正文 第12章 【在省城】(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两年中,左雅很少去广汉。她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中,企图借忙碌来忘记她的思念。可是,当他站在她的门前,在可视荧屏上伸手点向她时,她隐藏已久的思念如潮水般喷薄而出。

    他们之间总有些只可意会的东西,正是这种感觉,使得左雅心里纠结,但却不得不为他的到来而心动。

    左雅装扮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她出现在楼梯口时,依然让熟知她全身部位的郭小洲有惊艳之感。她仿佛骨子里就充满了惊艳感,这种惊艳使得她总能散发出其她女性无法比拟的魅力。

    左雅有着典型美女式的鹅蛋脸,身上还闪现出自己独特的知性气质,看似柔和,但晶莹的双眸不经意却散发出一抹强势。

    她的穿戴也颇为出位,上身是一件款式复古的白色真丝短袖衬衫,下身着一条火红色的宽松七分裤,足踩一双白色平底拖鞋,一双修长的白嫩大腿笔直而挺拔,不管是手指还是脚趾,都没有时下常见的蔻红魅绿,就是那么干净清爽。

    在他们最浓情蜜意的时段里,郭小洲不止一次抱着她的娇躯感叹:“你就像剥了皮的白萝卜……”

    他们之间除了最后的一关,其余男女之间能做的能尝试的,他们几乎都有涉足。

    郭小洲和她来了个不长不短的拥抱。

    很奇怪的是,双方都似乎没有涉足口舌之吻的举动,就那么静静的拥抱着。

    好半天,郭小洲忽然意识到,他来之前,她已经开始梳理打扮,这是要出门的意思。

    “你有约?”

    左雅眨了眨眼眸,似乎在组织语言,“下午姑妈约我喝茶……”

    郭小洲轻嗯一声,缓缓松开双手,笑看着她,没有说话,或者在等待她说话。

    “你来了正好,和我一起去吧。”

    郭小洲泰然自若点点头。

    左雅暗暗松了口气,这是她最欣赏郭小洲的几大优点之一,和那些喜欢问东问西的男人不同,他几乎从不废话。

    两人随后下楼,一起上了左雅那辆火山红的奥迪A4。

    汽车缓缓行驶在大街上,前后环绕的音箱里播放着萨克斯演奏的世界名曲,车厢中有股温馨浪漫的味道,郭小洲却残酷地打破了这种氛围,开口道:“我要去周康市挂职,明天出发。”

    “乡镇?”左雅虽不在体制内,但她的两个姑妈和一个姑父都在体制内,大姑父还混了个没有多少实权的副厅,加上她对郭小洲的关注,现在她也多少了解一些体制内的规则。

    “太和棉纺厂。”

    汽车稳定的速度忽然有些微的失衡,左雅挑了挑精致的玉眉,默不作声,这是脾气修养极好的她所能表达出的最大不满。

    作为金融界人士,她对太和棉纺厂有所耳闻。这家棉纺厂曾经是周康市的工业十强之首,周康市的纳税第一大户,最近几年却濒临破产,成为著名的“包袱”企业,也有政府官员曾经找过她所在的银行,却被融资部门第一时间婉拒。

    郭小洲笑道:“小雅,这车厢中全是你不满的气息。”

    左雅反击道:“我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今天姑妈逼我去相亲。”

    “哦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让我去见识见识。”郭小洲淡笑道。

    左雅瞥了瞥眼,看到他无动于衷的表情,心中禁不住气血上涌,“你就一点不担心?”

    “担心什么?”郭小洲接着背诵了一句电视剧《过把瘾》中的经典台词:“如果鸡跑了,证明不是你家喂养的。”

    左雅心中有气,但同时不禁荡漾起一种莫名的情绪。

    当年,他们曾在武江的江堤上,一起背诵这部电视剧中经典的一些台词。

    “这屋子能住人么!”

    “只要你爱我,有张床就够了!”

    “你是不是一直在等着我?”

    “那是,守身如玉。”

    “说你爱我!”

    “我恨你!”

    “死到临头还不说真话。说你爱我!”

    …………

    …………

    奥迪A4很快停靠在一家会员制俱乐部的大门前。

    郭小洲和左雅先后下车。

    两人踏上台阶后,左雅终究忍不住,“你就不想问我什么?”

    郭小洲凝视着她的脸,“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左雅怔了怔,她喜欢他的睿智和霸气,她甚至一直都认为,郭小洲身上有一股还没被唤醒的力量,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弓箭。

    但是他的选择却令她大失所望。

    左雅指了指停车场上的那辆奥迪A4,轻声道:“当年我妈问我要什么车,我选择了它。知道为什么吗?因为A4的静音效果绝佳,在驾驶过程中车内都很安静。对于优品女人来说,享受平稳和舒适才是车上生活的真正内涵,A4的从容不迫正合心意。”

    郭小洲的目光从奥迪A4移到一辆黄色路虎车上,带着玩笑的意味说道:“路虎粗犷的轮毂、宽大的轮胎、超强的越野能力及刚峻的车身,无时无刻都在撩拨着男人们的神经,这是力量与挑战的极致体现,也是男人们钟爱它的原因之一。”

    左雅揉了揉眉头,甚至她自己都觉得奇怪,面对任何男人,她都能在心态上,在语言上,在气场上不落下风,但是面对他时,从来就没有上风过。

    她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挽着他的胳膊,边走边小声提示道:“今天见面的是小姑妈,她在省农业厅工作,副处级……她知道你的事情,她这人,只要你把对了她的脉,还是蛮好说话的……”

    “她漂亮吗?”郭小洲问道。

    左雅娇嗔道:“我随我姑妈,你说她漂亮还是不漂亮?”

    郭小洲装出长松了口气的样子,“漂亮的女人比丑女人好糊弄……”

    “糊弄?小姑妈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糊弄……”

    “呃……很抱歉使用了这个词,但糊弄忽悠本身就和赞美在同一条沟渠里……”郭小洲嘻嘻哈哈道。

    “一会你可得正经点,小姑妈最不喜欢就是油腔滑调的男孩子……”

    “我保证正经得让你不认识我。”

    正在这时,会所大厅左侧传出一道柔美的声音:“小雅……”

    左雅抬头,“小姑妈!”

    郭小洲看见她的第一眼,便知道为什么左雅说她随姑妈这一说。左雅的小姑妈年龄三十八岁,但良好的家境和教育、保养相结合,使得她看起来像是二八少妇,不俗的装扮,清雅端庄的气质,丰润的身材,而且她起身的瞬间,给人一种八风不动的淡定境界,集世故和脱俗于一身的另类熟女。

    看得出,她有意在大厅等候左雅,伴随她同时起身的是个年约三十的年轻男子,身材标准,身穿麻花状条纹T恤,藏青色西裤,闪闪发亮的皮鞋,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黑边眼镜,相貌堂堂,气质儒雅,他的眼睛第一时间落在左雅身上,似乎隐隐有瞬间的失态,但他很快把目光转到郭小洲身上,似乎在快速揣摩着他和左雅之间的关系。

    “小雅,这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少文,张少文,在市发改局工作,海归硕士,他母亲和我一个单位,你见过的刘阿姨……”

    “这是左雅,我们左家的宝贝公主。”

    张少文优雅地微低了低头,“百闻不如一见!我是张少文,很高兴认识你!”

    左雅眉毛都没抬,淡淡嗯了一声,目光转向郭小洲,刚要为他做介绍。郭小洲却抢先一步,冲着左兰喊了一声:“小姑妈好!我是郭小洲。”

    左兰刹那间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左雅,失声道:“小雅……他是?”

    左雅脸颊霞飞,上前抓住左兰的胳膊,支支吾吾道:“小姑妈……他就是郭小洲!”

    “郭小洲?”左兰眸子中顿时全是警惕和刻薄,刚要开口喷人,左雅求饶似的摇晃着她的胳膊,“小姑妈!我们别站在这里了好不好……”

    左兰嗔怪地横了左雅一眼,似乎在责怪她不该把郭小洲带来。张少文是她极为看好的男孩子,家世不输左雅,而且品学兼优,据他妈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她一年前就给左雅提过这事,但被左雅一口回绝。

    这一次,在她的强逼之下,终于觅得良机,却没想她竟把郭小洲带来。

    当然,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郭小洲,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子给人的第一感觉的确很好,灿烂而阳光。

    可是,作为过来人,她远比怀春少女理解什么叫“门当户对”的意义。门当户对并非是嫌贫爱富,而是拥有一个共同的平台,教育,思想,对物质的定义,话题等等。

    她大学时代有个关系极好的闺蜜,不顾家人反对,要死不要活地毅然嫁给一个农村出身的凤凰男,前几年不也黯然离婚,毁了自己的大好人生。男方是从小受过苦的穷孩子,哪怕后来事业蒸蒸日上,家产颇丰,但对家人的物质控制无比严苛,动辄说节约,说他当年如何如何苦,矛盾因此一再升级。

    对于左雅和郭小洲,她和左雅的母亲一直持强烈反对态度。

    左兰挽着左雅拔腿朝咖啡厅走去,同时没忘对张少文柔声道:“少文,一起进去吧。”

    张少文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从郭小洲身边越过。

    郭小洲笑着跟上,和张少文并排。

    张少文眸子中掠过一丝不愉,但却脸带笑意朝郭小洲伸手道:“我是张少文,在市发改局工作,不知郭先生在哪高就?”

    郭小洲淡笑回应道:“郭小洲,广汉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