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1章 【在省城】(一)

正文 第11章 【在省城】(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嗯了一声,伸手拿起报纸。

    这是份“华夏纺织报”。他是首次接触这种专业性报刊,他知道老人要他看这份报纸,肯定有其含义,他认真翻看着……

    “华夏纺织业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

    “华夏家纺市场前景堪忧。”

    “华夏纺织业在国际贸易的地位……”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第三版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版块上——国际化纤价格直线攀升。

    程力帆的眼睛露出一丝赞许。当年他之所以看中郭小洲,是因为郭小洲表现出非常敏锐的时代触感,并且平时非常留意身边的大小事物。这种人往往能从细微的变动中看出大问题,是做大学问的好苗子。

    “看出了什么?”

    郭小洲沉默半晌,开口问道:“请问老师,现在化纤原料和纯棉原料的各自价格是多少,双方的差距有多大?”

    程力帆回答道:“化纤纤维级锦纶6切片市场价涨到18000元,并且还在持续上涨;纯棉纱价格大概在23000一吨左右。”

    郭小洲心中一转,眼睛忽然一亮,喜道:“我明白了老师给我看这份报纸的意思。”

    程力帆哼哼道:“说说看?”

    “如果化纤原料的价格涨得和纯棉原料相差无几时,人们肯定会优先选择购买纯棉纺织品。这也预示着,棉纺行业的春天即将到来。”

    程力帆感概地笑了笑,“你的触感还是那么敏锐。小洲,你把精力放在俗物上,太浪费了,还是回来跟我做学问吧。”

    郭小洲的眼睛转向那幅字上,轻轻念道:“在懦夫和犹豫不决者眼里,任何事情看上去都不会成功。老师,我感谢您的赏识,但我两年前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程力帆摇头,慢慢走到窗前,半晌才开口说道:“昨天你给我打过电话后,我也找人了解了些太和棉纺厂的情况,管理混乱,责权不明,银行负债率接近或者已经超过百分之百,这证明这个工厂已经没有净资产或资不抵债!情况很不乐观,非人力可挽回……”

    说到这里,程力帆话锋一转,“当然,如果棉纺市场看好,你或许有一定机会。”

    郭小洲认真道:“正要向老师请教。”

    “首先是管理,财务管理和生产管理。财务管理方面分微观理财和宏观理财,微观理财是企业生产、销售和采购方式。宏观理财是企业当前所面临的法律环境、金融市场环境、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等等。你如果能完善好这两个管理,在市场良性上升的驱使中,成功是必然的。

    “当然,目前太和棉纺厂最需要的是一笔救命的资金。但我估计你很难获得资金,因为太和棉纺厂的负债率已经超出政府和银行心理承受度……第二个问题是销售方面,太和以前是西部的一个老品牌,但是最近几年被挥霍一空,短期内很难抢占市场。没有市场,企业就很难存活。”

    程力帆继续说:“太和是国有型企业,资金问题,我无法出面替你解决。但是在销售上,你可以找罗运升,他在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工业品贸易一处担任处长,纺织品贸易正是他的管辖范围。”

    罗运升是程力帆走进体制内的几个弟子之一,在体制内不算走得最高,但能量颇大,郭小洲仅闻其名,却不识其人。因为严格意义上,他还不算程力帆名正言顺的学生,毕竟他没有选择当程力帆的研究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为人严谨,对弟子要求极严苛的程力帆,却对郭小洲另眼相看,甘愿当一名有名无实的老师,甚至只有郭小洲敢当面和程力帆开玩笑。要知道,便是程力帆那位最出名的、地位最高的学生,在程老目前,依然毕恭毕敬,丝毫不敢马虎。

    “运升那边,我早上已经打过电话,他随时等你的消息。”程力帆忽然自嘲地笑了笑,“你其实没有当我一天的学生,但你关门弟子的名声已经出去……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找运升,他如果办不了,会帮你联络另外的几个师兄。”

    郭小洲站起身,朝程力帆深深鞠了一躬,“在我心里,您是学生永远的老师!”

    “别拍我老头子的马屁了吧……”程力帆淡淡一笑,“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个饭,你阿姨已经去买菜了。”

    郭小洲连声道:“当然要吃,我就馋阿姨烧的排骨炖芋头呢!”

    …………

    …………

    吃完饭,郭小洲离开了程家,打车直奔“盛世华庭”而去。

    左雅在“盛世华庭”有套八十平米的大一室一厅闺房,这套房是她父亲在她参加工作后送她的礼物,而她在省妇幼保健院当主任医生的母亲,则送了辆奥迪A4。

    相比之下,郭小洲的家庭仅仅用寒酸两字来形容还尤为不够。这也是左雅的母亲坚决不同意的原因之一。

    半个小时后,郭小洲来到了“盛世华庭”,在D区九栋前的停车线看到了那辆火山红奥迪车。

    路过奥迪车,他看到了他送她的平安挂件——一个竹刻坐佛。

    这是他送她为数不多礼物中价值最昂贵的一个。在广汉那座著名的寺庙里,他用第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买下了这座据说是某大师开过光的竹佛。

    站在楼宇对讲可视门前,他想起当年告诉她他的决定时,她冷静地问他:“你觉得成功的概率大吗?我不是很了解体制,但我却知道,没关系没背景,在体制内每走一步都比无比困难。别人可以自己人工降雨,你再努力再聪明也只能跟在云彩后面跑,还不知道哪块云彩里有雨……”

    “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就算我不能证明我可以,那也要证明我不可以。”

    左雅当时的眸子一黯,轻声说了两个字,“自私。”

    自私,我真的自私吗?他这一年多,也不断反思自己,但他不认为自己是个自私的人。

    怔然半晌后,他回过神来,伸手摁下0188的号码。

    半分钟后,对讲器里发出一声娇呼,“小洲,是你……你什么时间过来的,怎么不告诉我……”

    说完,电动大门“咔嚓”开启,郭小洲笑着伸指点了点摄像头,便迈步而入。

    左雅的房间在三楼,郭小洲上到三楼时,一股冷气从右侧楼道向他袭来,冷风来自左雅的房间,房间的大门半开,但不见左雅的人影。

    郭小洲径直走了进去,关上门,便听到厅楼上传来左雅的声音:“小洲,你先坐,冰箱里有冷饮,我马上就来……”

    “嘿!小雅,没必要盛装迎接吧,我还是喜欢你的青头素颜。”

    “那可不行,女为悦己者容嘛!”左雅的回答初听煽情,但却隐含着她天生的强势。

    换在一年半前,郭小洲肯定会回她一句:“女人最大的悲哀,是盛装一戴,却无处可去。我不在你身边,你装扮给谁看?”

    但是经过体制内两年的打磨,他已经懂得如消隐锋锐。

    再说,以前和她斗嘴,那是打情骂俏;现在,很难找回从前的那种感觉。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随手翻了翻茶几上的几本杂志。

    左雅非常喜爱看书,而且什么书都看,特别偏爱杂志,因为杂志短小精悍,什么信息都有,可以吸收各式各样的观点,能得到权威的知识与分析,又有话题可聊,还能在阅读过程中获得平静,享受安静的时刻。

    虽然左雅的家庭条件相当好,但她却依然有一股不落人后的意志力,外貌非凡的她,更希望在工作上得到肯定,获得赞美。因此,她毕业后便进入一家商业银行,短短三年时间,从一个普通的客户接待生晋升到大客户经理。

    以至于郭小洲怀疑她是不是锻炼出一种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超能力,她似乎随时都处在充满警讯的状态,成年累月在天上飞来飞去,脑子里充斥着各式讯息,她必须牢记大客户的生日、结婚纪念日什么的,甚至连客户的父母孩子的事情都要时刻记在心上,于是,她要发贺卡,送礼物,甚至帮客户预定机票宴席酒店等等;还要帮助客户完成贷款申请,并针对客户情况进行财务及预算分析,还要对现有客户时刻保持关注,及时了解客户的财务状况和资金需求等等。

    左雅这段时间没跟郭小洲联系,一来是真忙,二来也想给彼此一个调适和思考的间隙。她和他三年多走过来,遭遇的阻碍不少,但左雅从来没有放弃过,可是两年前郭小洲出人意料的自私选择,着实伤害到了她的骄傲。

    其原因是,郭小洲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吐露过他这样选择的理由。

    站在郭小洲的角度,是出于男人的尊严。如果他开口吐实,左雅会第一个拿钱给他父亲治疗,甚至程力帆都会替他出钱出力。

    但是站在左雅的角度,郭小洲的选择不仅是荒谬,而且毫无道理,丝毫没有考虑她的想法,甚至没有和她通气,就直接作出了决定。

    她很难原谅他的“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