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0章 【抉择】

正文 第10章 【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走出心语茶庄的大门,他抬头看了看高挂的月牙,忽地拿出手机,熟练地打出一串号码,却始终没有按下拨号键。

    半晌,他默默放下手机,缓缓走上夜的大街。

    左雅是他的校友,高他一届,而且是公认的W大校花!

    两人虽然都属大学的风云人物,但因为左雅不参与校园团队活动,两人很少有机会交集。他们的“邂逅“源于一次校团委活动后的晚餐。

    作为学生会副主席,他陪同校团委六名委员在校园前的餐馆吃饭时,大厅忽然传来“啪!”地一记响亮的耳光声,然后是一名年轻男子的咆哮声,继而开始有拉扯的声响,接着,屏风倒地,他看到了左雅,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虽然一名男子的手抓住了她的香肩,但她依然轻蔑而从容地面对这名男子,不怯不怕不缩!

    左雅的玉容风貌像一道灿烂的风景线,极为惹眼,大厅内的男性食客几乎个个都瞪大贪婪的眼睛,直勾勾地饱览左雅的高耸胸部和大长腿。

    即便在高中时代,郭小洲都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况且他已经在大学锻炼了三年多,而且隔壁的男子和校花左雅究竟是什么一种关系?即便发生矛盾,也属内部矛盾,一旦有外力加入,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他眉头一皱,当即小声要求服务生帮他们换个桌子。但几名学生会的男同学显然没有他冷静,不知道是出于对校花的爱护,还是左雅的美貌点燃了男孩子们内心固有的侠骨,竟纷纷离桌呵斥这名男子。

    对方一桌有七个人,五男两女,本来这几个男人都在劝阻即将要发飙的年轻男人,看到几名年轻男孩斜刺里杀出来护花,当即矛头一转,一致对外。

    两群人一番口舌纷争后。顿时擦枪走火,大打出手。

    郭小洲只能被动地抓起一张实木座椅,加入“战事”。最后惨胜收场。两群人被赶到的警察带回大学派出所接受调查。

    左雅自然要帮郭小洲一方说话。

    从走出派出所那天开始,也不知道是谁先约的谁,反正经过两个月你来我往的彼此试探后,俩人终于走到一起。

    可是就在临毕业的间隙,他回了趟老家,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走向。

    郭小洲当年以县城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是全屯人的骄傲。

    他在家里排行老二,小名二娃子;大哥郭大洲,十四岁便跟表舅学木匠手艺,一直在周围的几个乡子里穿梭忙乎;老三郭小娟今年十七岁,在镇上读高三,成绩一直保持年级第一。

    郭家屯的夏季,电力供应严重不足,大部分电力全部用来抗旱灌溉,平均三天只有一个晚上有电。

    他回家的那天晚上,正值郭家屯拉闸限电,他从自己屋里翻出半根蜡烛准备送到父母房间,结果,他在门口听到了一段令他崩溃的对话。

    “三娃他爹,明天我去找支书再借点,你这病拖不得,去县上医院看看……”

    “死婆子,快闭嘴,要是让二娃子听到,会出麻烦的……他那倔犊性子,咳咳咳……保送研究生,这要搁在古代,是翰林啊!郭家祖宗八辈坟头冒青烟……”

    “三娃他爹……三娃他爹……”

    “死婆子,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快别折腾,医院的大门是咱能进的?再说,我们已经够对不起大娃子了,好不容易给他说了个媳妇……咳咳……大娃快三十岁五了……”

    “三娃子他爹……大娃要结婚,二娃子要读……那什么研,三娃明年高考……你的身体又……哎呦!这可咋办……”

    屋子里静了片刻,郭老爹忽然叹了口气,“让娟子去打工吧,今天村支书不是说外省有工厂来县上招工,你明天就去和支书说,让他给咱家娟子报个名……”

    “他爹……涓子虽是个女娃,可她的成绩,不比她二哥差啊!你让我怎么去跟这孩子开口,她上次回来还拉着我的手说,一定要考上二哥的大学,说上了大学就去勤……工俭什么学,说不要我们管吃喝管学费……还说大学毕业了把我们都接进城里享福……”

    “哎!”

    “哎……哎……”

    “你不说我说,她从小和二娃子亲,我们老郭家要死保二娃子的翰林!我就是死了,也能闭上眼睛!”

    郭小洲站在门外,风的味道带着一股蒿草的香甜,昏黄的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悠长悠长。

    他的心中一阵痛楚,鼻子酸酸的,泪水无声地流淌!

    一群蚊子停歇在他的脸上胳膊上,贪婪的吮吸着他的血液,他却麻木般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传来父亲沉重的鼾声。

    郭小洲闭上眼睛,对着父母的房门缓缓跪下!

    他必须要做出抉择!为自己,为家人!

    他得给父亲治病,得让妹妹继续读书。

    而一切的前提是“金钱”。

    古人在《钱神论》中说道:“钱没有德行却受到普遍尊敬;钱没有权势,却赢得人们最大的热情;钱能使危险的人得到平安,使死去的人复活;使富贵人家变得卑贱;使活人丢掉脑袋!”

    而他,期望父亲平安,小妹拥有学习的机会。为此,他必须放弃保送研究生的资格,放弃成为程老门徒的机会,也等于放弃了平步青云的台阶。

    他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成为公务员。

    按规定,他拿到公务员合约后,便拥有在银行贷款五万的资格。这五万不仅可以救父亲的命,他的工资可以让妹妹继续完成学业,可以不再拖累大哥。

    而所付出的代价是,他很可能将失去左雅,他失去成为程教授门徒的机会,要知道,程力帆教授的弟子都是时下的精英人物,非富即贵,有国家核心高层领导的秘术,有智库成员,有大公司高管……

    但是,他不后悔。

    他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得多。

    他今天晚上之所以拒绝和陈志和见面,是因为他明天要去省城一趟。一来是去见程教授,汇报下自己的动态,他不能继续逃避。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要见一见左雅。

    他和她已经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需要修正或者重新设计自己的方向。是左是右,是独行,还是共同前进,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定论。

    生活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有些东西自己可以选择,比如职业,有些则不能,比如父母。

    有选择就有舍弃。经济学上称之为:机会成本。

    …………

    …………

    第二天清早,郭小洲搭车来到省城武江。

    七月的武江,满目都是各种遮阳伞和粉红嫩白的大腿,当然,还有武江特有的热辣笑声。

    七零二电车穿过大桥,驶向邯阳区。

    程力帆教授的家就坐落在明湖之畔的一栋老式别墅里。今天恰好是周六,程教授难得在家休息。

    郭小洲提着一袋子广汉特产核桃,摁响了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阿姨,郭小洲两年前曾经见过,知道她是邱姨,在程教授家工作了快十五年,据说是程教授夫人老家的人。

    “邱姨!”郭小洲裂嘴,露出灿烂的笑脸。

    “你是……”很显然邱姨认不出他,来程教授家的客人太多,而且郭小洲仅仅来过三次。

    “我是教授的学生,我叫郭小洲,以前来过,您不记得我了吗?”

    “郭……小洲……哦哦!程教授交代过,他在书房……”

    郭小洲走进客厅,没看到师母,便把一袋核桃放在桌子上,径直来到二楼书房。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郭小洲推开门,看到一个外表清瘦的老人正在长条书桌后挥毫写字。

    郭小洲轻轻走到老人身后,默默看着老人把一幅字写完。

    清瘦老者正是程力帆教授,W大金融学院院长,华夏经济学界最杰出的几个学者之一,因屡次炮轰金融界黑幕,被业界称为“华夏的良心”。

    当年郭小洲在W大求学之时,便被程力帆教授相中,声明不再带学生的他,破例收下郭小洲当自己的研究生,谁知,大四毕业时,郭小洲选择了一条另所有人跌破眼镜的道路。

    据说当时令程老特别生气,一度拒绝见他,不想听他的解释。

    这两年中,除了节假日的电话问候,郭小洲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金融界的泰斗级老人。

    程力帆写的字是司各特的名言——“在懦夫和犹豫不决者眼里,任何事情看上去都不会成功。”

    书法是郭小洲的绝对弱项,但是他依然能判别出好坏。

    昨天他看过谢富丽的字,虽然看上去圆润华丽,但气度太小,程老的字笔势雄健活泼,生动而有气势、风格洒脱。

    “你终于肯见我这个老头子了?”程老一边放下毛笔,一边抬头看向他。

    “一直都想来看您,只是,学生愧对老师……”郭小洲说着,殷勤地给程教授递上一条白毛巾。

    程力帆微微摇头,叹息道:“我本以为你是个能跟我埋头做学问的人,可惜啊!可惜……”

    郭小洲笑着道:“实干也不妨碍学生跟老师学习,今天,学生便是来请教老师的……”

    程力帆不无遗憾打断郭小洲的话,指了指茶几上的一份报刊,“你先看看这份报纸。”

    郭小洲嗯了有声,伸手拿起来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