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第1049章 【她也想当母亲了】

第1049章 【她也想当母亲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再次见到颜婕,郭小洲不免想起他们认识的点点滴滴。

    当初他还在广汉论坛担任版主时,就刻意交结某位活跃在论坛的“市委常委”,通过对对方性格思路以及文笔分析,他关注他的帖子,跟帖发帖,借机让对方注意到他。

    结果按他的想象在走,时任市统战部长的颜婕和他加为论坛好友,私下展开交流。郭小洲发挥自己电视台记者对时讯的了解,经济管理系高材生和文笔的优势,一点一点让这个“市委常委”把他当成可以交流的“朋友”。

    准确的说,颜婕是他仕途腾达之旅的启蒙人。正因为认识了颜婕,而颜婕对他的推荐也直接导致谢富丽的反弹,使得他出人意料的下派到周康太和纺织厂。

    从而开始了郭小洲的飞黄腾达之旅!

    说实话,就美貌气质而言,甘子怡黄玉婉安瑾都不输颜婕。但颜婕身上却有种她们身上所没有的特质——那是种飘然出尘、淡雅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气息,又或是那种与生俱来毫不做作的淡然神态,还有上位高官的端庄威严之态。

    哪怕她以前和郭小洲走的比较近,身上并没有一些高端女子那种刻意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神态,却偏偏给人一种高不可攀不敢亵玩的感觉,仿佛她生来就是那般高贵、淡定,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把一切男人都屏之心外……

    “小洲来了,坐吧。要喝茶喝水自己动手。秘书这会不在。”颜婕脸上微现笑容,但声音也略带冰冷的气息,很自然而然,不似刻意做出来的。

    “嗨!颜部长,我瞧瞧你这里有什么好茶,待会我顺点回去喝。”郭小洲嘻笑着弯腰去储藏柜翻腾着。

    对于郭小洲轻浮的作派,颜婕只是心里好笑的白了他一眼,放下手上的文件,道:哼哼道:“你都是当市长的人了,怎么还……”

    郭小洲蹲在地上,头也不回,“当市长当省长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吃五谷杂粮,吃喝拉撒睡。”

    颜婕挑了挑好看的月牙眉,翦水般的眸子里掠过一抹鲜活的色彩。饶有兴趣地盯着郭小洲的背影。

    自打她在民政厅担任副处领导后,基本没有男人在她面前如此随意放肆,随着她后来的级别越来越高,别说在她面前放肆的男性,就是连敢和她对眼的男人都不多。

    就是省委常委会议上的一帮老奸巨猾的男人们,也没有几个敢在她面前“走心”的。

    就拿省委组织部来说,不乏自视甚高的男性才俊,但在她面前能抬头挺胸直视她的,一个都没有。

    唯有郭小洲,这么多年来,在她面前有点随心所欲。但说他没戴面具吧,他却很好的保留了一丝对她的Y望。她能感觉出来,也很享受他没有打破他们之间的“平衡”。一旦平衡打破,他们之间或许连朋友都没得做。

    至于后来,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让自己走出去,比如,她应郭小洲之邀,参与成刚乔志东等人的小范围聚会。当然,她也是若即若离之态,不深入,不排斥。

    “嘿嘿!六安瓜片?”郭小洲从储藏柜里翻出一盒茶叶,抓在手里,站起身,“这盒茶叶我要了。”

    颜婕又好气又好笑,他就像一个武功绝伦的高手,唯有他能破了她的“剑心通明”,把她从仙子贬落凡尘。

    娇哼一声,颜婕板着脸,敲着办公桌,“找你说点正事……”

    “你说我在听。”郭小洲拿着茶叶盒子仔细浏览说明,还小声念叨:“十大历史名茶之一,简称瓜片,产自安徽省六安。唐称“庐州六安茶”,为绿茶特种茶类,名茶。明始称“六安瓜片”,为上品、极品茶……”

    颜婕脸上的酒窝微微抽搐,声音愈冷,“你能不能坐下,别晃来晃去的?”

    郭小洲嘻嘻一笑,“我坐我坐……”

    颜婕其实看到他的样子就想笑,但她强忍着,继续板着脸,“明天上午要决出陈开集团董事长的人选。你是陈开的创始人也是第一人领导,对陈塔和陈开有深厚的感情,我找你来,就是想就几名人选征求下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有效?”郭小洲抬头直视颜婕。

    作为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岁月仿佛格外垂青于颜婕。无论是美得无可挑剔的容颜,还是黄金分割线一般流畅身姿,看上去她都只有三十几许的年轮。

    只不过,郭小洲观察到,她的气色比以前差了许多,虽然看上去依旧白嫩,但缺少鲜活的生命力,带点苍白。

    郭小洲不乏恶意的想,这大概是老处女的专属特征吧。郭小洲曾经看过一篇道家文章,通过阴阳谈男女之事。说孤阴不生,孤阳不生,意思是说,阳依附于阴,阴依附于阳,在它们之间,存在着相互滋生、相互依存的关系,即任何阳的一面或阴的一面,都不能离开另一面而单独存在。

    而颜婕单独存在的时间太长,明显属于“孤阴不生”的态势。

    相比之下,谢富丽现在生机勃勃,满脸嫣红。这是感情升华,心有寄托,灵肉交融的效果。

    颜婕声音冷清道:“你的意见仅供党委参考。这是三个候选人的个人资料……”

    郭小洲摆摆手,“我已经看过他们的资料。”

    颜婕也不惊讶,她知道郭小洲对陈塔和陈开股份的重视。自然有渠道拿到第一手人事资料。

    郭小洲忽然收敛嬉笑,一本正经道:“颜部长,我希望我的意见得到充分的重视。至少,你要支持我。”

    颜婕轻声说:“我支持对的,合适的,有利于陈开经济发展的。”

    郭小洲举手做投降状,“我们之间就不弯来绕去的说些虚头巴脑的话。我今天来,是想向你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吕振声。”

    “他为什么合适?”

    郭小洲特实诚回答道:“罗治国特别推荐他,中午我和吕振声见过面,面对面的交流了解过。”

    颜婕微微笑了一下,她许多方面都欣赏他,其中就有郭小洲的坦诚。她看了眼办公桌上的候选人资料,拿在手中又看了一次吕振声的介绍,抬眸道:“我相信你的判断和眼光。但麻烦在于周省长看好段小辉。你知道的,在这种不算特别重要级别位置上的推荐,政府老大开了口,就是丁书记,也不会驳回。”

    郭小洲说:“周省长那边的工作我去做。”

    “你如果有把握做通周省长的工作,吕振声的任命问题不大。”说到这里,颜婕话锋一转,语气也舒缓许多,“最近有你的一些传闻……”

    郭小洲不等她说完,点头道:“你知道是真的,我也知道是真的,这不是传闻。”

    颜婕轻“嗯”了一声,“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吗?”

    郭小洲知道她这句话的分量又多大。颜婕指的帮忙,绝不是西海范围内。因为他和熊文涛的竞争范围早已超越了西海。

    那么颜婕的帮忙,就是她和赵豆豆金杨的关系。而赵豆豆和当今一号的关系路人皆知。

    郭小洲有些感激的看着她,颜婕能有这样的态度,对她来说,很难得。她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但高层保持旁观的消息,颜婕应该还不知道。

    “谢谢!暂时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颜婕的眸子微微闪过一抹失望,“其实,你现在的步履在仕途已经堪称奇迹,你的年龄和资历,即便退一步,未来的空间也足够你驰骋的。”

    郭小洲苦笑,“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颜婕轻轻叹了口气,“是啊!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

    郭小洲看了她的脸一眼,“你的气色不是很好,缺乏锻炼。”

    颜婕瞪了他一眼,半晌忽然道:“听说谢富丽锻炼得很勤?”

    郭小洲愕然,这是在吃醋吗?颜婕会吃醋?

    不等他释怀,颜婕紧盯着他的眼睛,再次开口说:“听说她怀孕了?”

    郭小洲有些慌乱,“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做的试管婴儿吧。”

    颜婕眯起眼睛,“哦……试管婴儿?”

    郭小洲小心翼翼道:“好像是的……”

    颜婕的眼睛迷得更深,模仿着他的腔调,“好像是的……”

    郭小洲巨汗!颜婕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如此接地气?关心起这些婆婆妈妈的八卦新闻?

    “汗,这事情,我也只是听说……”

    颜婕忽然脸色一板,“好吧,你可以离开了。”

    郭小洲觉得有些突兀,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秒翻?他一边狐疑着起身向她看去,不会提前进入绝经综合症吧。

    走出她办公室的瞬间,他的脚步微微一驻,他刚才瞥到她表情里有一丝黯然,还似乎掩藏着羡慕和嫉妒……

    玛德!她也想当母亲了。郭小洲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