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第1048章 【人选】(二)

第1048章 【人选】(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回到武江后,基本没有半丝空隙,开会,开会,布置工作,接待搬迁到省城的企业家,中午有三个饭局,池大海开车带着他在半小时内赶了三个场子。每个场子他都至少要敬一杯酒。

    虽然省市政府一再下达公务员工作期间禁酒通知,更是三令五申告诫领导干部不得去任何高级酒店场合。

    但到了郭小洲这个层次,他是真心不想饮酒。但都是无奈。

    跑完第三个酒店,郭小洲红着脸快速上了车,前排的秘书胡君逸递了一个保温杯和“海王金樽”,“您要不要吃一颗解解酒。”

    郭小洲接过保温杯,推开药盒。

    刚喝了口水,胡君逸身上的电话响起,他接通,听了一句,马上捂住手机的话筒位置,低声对郭小洲说:“广汉罗治国的电话。”

    郭小洲伸手接过手机,“罗哥好!嗯,你到了武江,见面喝茶……我可以抽时间,但最多四十五分钟……好,我一会到。”

    结束通话,郭小洲说了个地址。

    池大海在一个路口转向……

    十分钟后,车辆在一个茶室门前停下。

    郭小洲下车前对胡君逸说:“你们俩去茶室找个位置喝杯茶休息下,四十分钟后叫我。”

    进了茶室大门,一名服务员很有礼貌的问,“请问这位先生,您是喝茶还是找人?”

    “我姓郭,有位朋友在这……”

    “是郭先生!请跟我来。”服务员把郭小洲带到一个茶坊门前,轻轻敲门,然后推门。

    郭小洲走进茶坊,一看,除了罗治国,还有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小洲,我托大,就没有出门迎接你这个大市长哈!见谅见谅。”罗治国和中年男人起身。

    罗治国神态轻松,但中年男人的神情有些拘谨,“郭市长好!我是吕振声。”

    吕振声?这名字感觉有些耳熟……郭小洲朝吕振声微笑点头,来不及细想,便和罗治国握手。

    罗治国拉着他的手,指着吕振声说:“小吕以前是我的同事……”

    吕振声连忙解释道:“罗主任是我的老领导。”

    罗治国笑笑,“他当初还是我去大学招生亲自挑中的才俊,也是我们矿山开发区走出去的人才。”

    郭小洲朝吕振声伸手,“罗哥看中的人,肯定是人才……”

    吕振声脸色微微激动地和郭小洲握手,“在您面前,我绝不敢妄称人才。说实话,我是您的粉丝……”

    郭小洲微笑摇头,正要说话,忽然记起吕振声这个名字,今天上午刘长裕拿来的三个候选名单之一,某大型上市公司的前总经理,现任省国资委国有资本金基础管理办主任。据说此人情商堪忧。但他今天居然七拐八弯找到罗治国说情,这情商不低啊?

    罗治国请郭小洲落座,跟他倒茶,“试试我带来的陈年普洱。”

    郭小洲笑笑说:“茶好茶坏我肯定分辨得出来,但要我说出个丁丑子卯,却不可能。”

    “我和郭市长一样,会喝不会品。”吕振声随声附和道。

    郭小洲喝了口茶,抬头看向罗治国。他和罗治国认识这么多年,可以说亦师亦友,甚至差一点成为翁婿。但罗治国很懂官场道道,从来没有找过他任何麻烦。这一次带吕振声前来,是这个人特别有才能,还是跟罗治国有什么特别关系,值得罗治国卖这个面子。

    罗治国看到郭小洲在看自己,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这次来呢……”

    郭小洲打断他的话,直言不讳道:“我今天上午刚看到吕振声这个名字,罗哥,恕我直言,现在运作,是不是稍显太晚?”

    吕振声没料到郭小洲如此直截了当。他只是知道郭小洲和罗治国有交情,但交情的厚度深度却不清楚。而且不了解郭小洲的性格,按常态说,郭小洲说这种话,大多是推诿,甚至封口的意思——你说晚了。

    罗治国是了解郭小洲的,他笑笑解释道:“我们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这个消息。”

    郭小洲轻“哦”一声,“看来省里希望快刀斩乱麻。”

    “郭市长,这是我的一些个人资料。”吕振声从小包里拿出几张纸双手递给郭小洲。

    郭小洲早上曾经看过他的资料,他也想看看这个资料和早上的有什么不同。

    一眼看上去,的确有很大不同。非常详细。从他大学毕业第一个岗位介绍到他现在的工作岗位。

    并且每一次转职都有个工作小结。

    “吕主任确实资历丰富,在经济领域颇有建树。”郭小洲说。

    吕振声说:“在您面前,我哪敢称建树。说实话,我一直在研究陈塔模式,您的每一次工作发言,包括涉及到您的报刊新闻,我都专门裁剪成册……”

    郭小洲觉得非常诧异,这个吕振声哪是什么情商不高,分明很高嘛!姑且不谈他的马屁真实度,仅仅这份吹而不腻的功力,一般人就比不了。

    他微微挑眉,对罗治国说:“去年,国家领导人在T津和高校毕业生、大学生村官、失业人员等座谈时说道:做实际工作情商很重要,更多需要的是做群众工作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就是适应社会能力。老话说,万贯家财不如薄技在身,情商当然要与专业知识和技能结合。”

    罗治国堪称情商翘楚,他当然很了解这段话,马上说:“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将智商作为衡量人才的标准,然而科学研究表明,情商是比智商更重要的一个商数,事情成功的决定因素不仅仅是智商,还有情商,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戈尔曼认为“情商是决定人生成功与否的关键”。

    郭小洲跟着说:“经常有干部置疑说:我们的工作和情商有关系吗?”当然有。大量事实表明,情商在任何一个工作岗位都比智商重要,特别是领导岗位。这涉及到心态修炼,控制个人的情绪,才能保持良好的工作态度。还有思维修炼,习惯修炼等等。”

    听到这里,智商超高的罗治国不禁疑惑的看了郭小洲一眼,“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郭小洲目光看向吕振声,“我早上听人介绍过吕主任,对吕主任的工作能力持肯定态度,但对吕主任的情商有些质疑……”

    吕振声脸色有些郁闷愤怒,但郭小洲观察到,他很好的控制了情绪,解释道:“郭市长,我知道这话是怎么传出来的。当然,我承认当初在XX集团公司时,的确修炼不到位,但不至于如此不堪。”

    吕振声接着把自己在XX集团公司和董事长的摩擦缘由说了一遍。

    两年前,吕振声在XX集团担任总经理,省国资原本有意他一两年后接手董事长位置,但董事长非常迷恋权力,他知道不出奇招,他的位置迟早要被吕振声抢过去。于是,他装出一副即将养老退休的态度,暗中却挑唆一名副总和吕振声竞争董事长位置。

    在他不遗余力的支持和挑唆下,这名副总和吕振声争得很厉害,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吕振声面对对方咄咄逼人的攻势,也使用了一些阴招。最后闹得集团上下一片大乱,影响很坏。

    最后省国资委各打五十大板,把吕振声和这位副总齐齐调走,并派来一位新总经理。

    鉴于总经理是外调而来,集团需要一名老手掌舵。

    于是,这位董事长的位置保住了。但是,吕振声情商堪忧的名声也传了出去。

    郭小洲听完,禁不住看了一眼罗治国,心想,这个董事长可以和罗治国媲美了,都是官场高手。

    他随后问吕振声,“你恨这个董事长吗?”

    吕振声神色复杂摇头叹息,“开始是很愤怒的,但……我后来想通了,对他只剩下佩服。他能把我们玩弄指掌之间。归根结底,是他的能力超越我。”

    罗治国接口道:“这两年,小吕在国资委修炼得很不错,相比以前在心态和情绪的控制上进步不少。”

    吕振声感激的看了罗治国一眼,“至少,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会跳出局中看问题,而不是陷在局中不自知。”

    郭小洲喝了口茶,没有表态。

    吕振声心中微微失望,“我知道段小辉的呼声很高,周省长也看好,但我喜欢陈塔,喜欢陈塔模式,我很熟悉陈开集团,最近陈开的股票异常我基本天天关注,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总想努力尝试尝试,尝试了,努力了,不成功,将来也不会后悔。”

    “小吕,不要着急,只要还没有正式宣布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其实,罗治国心里明白,究竟有多大的回旋余地也是云里雾里。关键得看组织部长颜婕的态度,她毕竟在丁毅书记那里能说的上话。

    罗治国有些了解郭小洲和颜婕的关系,同时,郭小洲和周其昌,成刚的关系都不赖。如果郭小洲甘愿发力,吕振声的希望是大过段小辉的。

    郭小洲忽然问,“你对陈开股票最近一段时间的异动有什么看法?”

    吕振声说:“我关注到昨天陈开股份发布关于回购股份的公告称,截至本公告出具之日,有关股份回购事项尚未达成共识,公司将持续就股票交易方案和相关方进行沟通,尽快推动各方达成共识,但受前述事项的影响,本次交易的推进仍存在不确定性。”

    郭小洲等着他的下文。

    吕振声说:“我认为,省国资要在这场股票异常动态中显示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应该听之任之,不敢承担责任。”

    郭小洲听到这里,心中基本有了判断,他表态道:“我下午正好要见颜部长。我尽量说服她。当然,要你今天到处走走也不现实,时间毕竟不多了,但临时烧香总比不少烧香的好,起码,你至少能打破一些关于你情商不够的名声。”

    罗治国笑了起来,“小吕,走关系也许对别人是个弊病,但对你,却是扭转名声的好事。”

    吕振声大喜道:“谢谢郭市长,谢谢老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