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9章 【从来佳茗似佳人】(三)

正文 第9章 【从来佳茗似佳人】(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豁然动容,脱口而出:“杜根定律!很多事情我们不敢做,并不在于它们难,而在于我们不敢做。其实,人世中的许多事,只要想做,并相信自己能成功,那么你就能做成。所以,太和棉纺厂的麻烦,对有些人来说,也许就是上天给予的最好机会。”

    颜婕忍不住心中的惊讶,再次凝视了他一眼。现如今的小青年,谈名牌和明星头头是道,但鲜少有人知道帕斯卡和杜根定律。

    “如果你只接受最大的挑战,你最后得到的往往也是最大的回报,只要你有信心。”颜婕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轻轻推到郭小洲身前,示意他看看。

    郭小洲从茶几上拿起文件,翻开第一页,看着扉页上红色的“双国商调”,便忍不住愕然抬头看了颜婕一眼,眼睛再度落到文件上。

    他在武江上的大学,对于这个赫赫有名的商调公司虽然不怎么了解,但知道双国目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商调和征信公司,服务项目繁多,调查费用昂贵。他有个大学同学,毕业后进入了这家公司,据说入职考试比考公务员还要难十倍,但是待遇之好,堪比世界五百强。

    这份调查报告涵盖的信息之广,令他震惊。

    涉及到太和棉纺厂的生产成本调查,资产深入调查,市场容量分析,西海省内竞争对手调查,甚至还有同行运作方式调查,以及主要管理人员调查……

    郭小洲越看越是震惊。

    他拿到手的这份资料,就是公安局也做不到如此详尽。

    可以说,看完这份调查,就能深入了解太和棉纺厂目前的现状。

    粗略翻了翻,郭小洲合上文件夹,深深出了口气,目视颜婕道:“谢谢颜部长。有了它,我信心倍增。”

    颜婕平静道:“资料是死的,它不能决定成败。自信、执着、富有远见、勤于实践,才能使你握有一张人生之旅的永远坐票。”

    郭小洲暗暗盘算这份资料的费用,其中涵盖了商业经济中几乎所有项目,随便估算的费用,便令他头皮发麻。

    工作一年半以来,他的薪水大部分用来支付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一部分孝敬父母,自己所留的极少,银行卡上永远都是四位数。

    郭小洲道:“这份调查费用,请允许我宽限几日再支付……”

    颜婕轻轻摇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不用支付费用。而且,你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是吗?”

    换别的年轻男子,面对一个女性对自己经济状况的质疑,要么矢口否认,要么难堪,要么羞愧。郭小洲很坦荡地回答道:“是的,一无所有是我目前的写照。”

    颜婕脸上掠过奇异的神情,似乎很惊讶他的坦率和淡定。

    颜婕忽然道:“据说当年武大的程老要收你当关门弟子,你拒绝了?为什么?”

    郭小洲沉默半晌,回答道:“我曾经犹豫再三,也很感激程老的厚爱。但是我认为国家应试教育的弊端就在于不能培养实践型和创造型人才。我们国家不缺研究者,理论学术家,缺的是实干家。”

    他在大学担任学生会副主席时曾研究过一个课题,关于大部分学生动手能力弱,理论知识与实践操作严重脱节,社会经验少,思想肤浅,眼高手低现象极为普遍。他当时提出了“学生假期打工是大学生积累社会经验提高动手能力的上佳途径。”这一口号,并且得到校领导和校团委的支持。

    “当然,我当时选择公务员,还有个原因,这份职业有快速而稳定的收入,可以支撑我家人的学习和生活。”

    当年他面临毕业时,父亲忽得重病,三十多岁的大哥刚说了门亲事,小妹郭小娟即将高考,这一些列的责任使得他有了下决心的契机。他果断地放弃留在省城的大好机会。

    如果按部就班的继续走下去,他将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成为程老的关门弟子,完成研究生学业后,或留在W大任教,或在程老的推荐下,去国家部委工作,和他几个大名鼎鼎的师兄一样,成为理论界和金融界的权威人士,然后和左雅结婚,过一种儒雅而有品质的生活。

    两年过去了,他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得多。

    父亲因为那笔救命的工作贷款而完成手术,恢复了身体。

    妹妹郭小娟也没有因此而辍学,目前在他的母校大一在读。

    大哥也顺利地组织了家庭。

    同时他也从理论走向了实践。电视台的工作为他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也有了明确的人生定位,更好地了解社会,融入社会,在社会中学会与人交流,学会坚强面对困难,学会如何保护自己,锻造了面对困难解决困难的心理素质。

    当然,他和左雅的关系也急转直下。虽然两人从没有说过分手,但联系越来越少,却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上,他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任何联系。

    哪怕一条短讯也没有。

    “百善孝为先!这是我愿意帮助你的重要原因之一。”颜婕眨了眨两泓清澈泉水般清澈的明眸,她包里还有一份没拿出来的调查资料,是关于郭小洲的。当时她看到郭小洲为了家人竟肯舍弃程老安排的金光大道时,心中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因为颜婕的父亲病危时,她正奉命在外省带团洽谈一个重要项目,当时来不及赶回,等她赶回时,父亲已然撒手人寰,这是她心中永远的刺。

    郭小洲认真道:“我父母含辛茹苦将我养大,耗尽力气给我学习的机会,作为人子,倘若在父亲病重时依然考虑自己的个人前途,置父亲和家人于不顾,哪怕将来功成名就,心中也一辈子难安。”

    听到他的回答,颜婕心里愈加欣赏,开口道:“周康虽然是广汉管辖,但涉及具体行政事物,市里很难发声。但你若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我会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尽量帮你。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要做出成绩,这样,我才有开口的余地。”

    郭小洲拿起手里的文件夹,摇头道:“这份资料是你给我的最大帮助。”

    不知道是他一时忘形,还是另有深意,他没有使用“您”的敬语。而是“你”。

    颜婕似乎根本没计较,在广汉,除了市委常委一班人,她很难遇到在她面前不卑不亢的年轻男子。要么是唯唯诺诺,要么是自惭形秽,要么是猥琐的目光,很少有年轻男子在她面前阳光、纯粹、自然……

    这感觉令她很舒服很放松,早已过了她预想的半小时时间,但她仍没有离开茶座的意思。

    颜婕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谢部长今天找你谈话了?”

    郭小洲内心一紧,点了点头,“是的。”

    出乎他意料,颜婕没有深问,而是若有所指道:“谢部长是个很难得的女领导,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挂职的事情,你别埋怨她。在体制内,特别是女性高官,如履薄冰!”

    郭小洲点点头,没有出声。私下评论上级领导,不是个好习惯。

    颜婕忽然笑着站起身,“预祝你挂职成功。我先走一步。”

    郭小洲知道这个级别的市委常委有多忙,时间细分到每一分钟,很多时间都身不由己。他没有挽留,而是很配合地站起身,替颜婕拉开房门,“颜部长好走!”

    “再见!”颜婕拢了拢头发,姿态优雅地离开了包厢。

    目送她的背影,他想起了茶庄大厅的那副字画——从来佳茗似佳人!

    是的,他和她之间的聊天,就好像泡出来的茶水,第一遍水泡出来的是人间烟火,清香多于甘甜;第二遍茶水开始有了茶的味道,入口酣甜;到了第三遍味道有些减退却,但是却能勾起饮者的无限遐想和回忆;到了第四遍以后的水虽然淡而无味,但仅仅是回忆便香甜流口,韵味无穷。

    他甚至生出了一股嫉妒之心——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拥有这个样的女子呢?

    他甚至通体评价了今天见面的两大美女高官。无疑,谢富丽是美丽的,但气韵却差颜婕一头,而且颜婕的气场是无形散发的,无所不在,不用刻意去展示,谢富丽则要靠肢体语言和表情去诠释威势。

    他甚至能依稀感觉到,颜婕和谢富丽不一样,她压根没把谢富丽当成对手,是她不屑,还是她的格局更大,背景强大,拥有强大的内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