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破域天劫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拜见祖师

第五百三十三章 拜见祖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卞青踏上台阶,顿时想起了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是在哪里见过。

    应该没错,在凤鸣秘境。卞青回想起当日被困秘境之中,却意外现了半空中的一处空间,在那处空间之中,有一面奇怪的镜子,也正是在这处空间之地,才让他真正感悟了空间之力。

    眼前的台阶与当初的空间秘境极为相似,但距离要矮的多,台阶只有数百级就到了尽头。师徒二人来到了台阶尽头,一团白云急飞至,白云将这处空间包裹其间,外界除了看到一朵洁白的云彩外,再难看到任何事物。

    而就在师徒二人面前,一间白玉雕砌的密室,已呈现在了眼前。

    “行礼!”

    祥云老人神情肃穆,率先向密室躬身一拜,卞青照样学样,他本就是一个重礼之人,自己的师傅对此地如此恭敬,他当然不会不知轻重。

    行礼完毕,卞青只觉身体一轻,环顾四周才现,原来自己已经站在了玉壁为墙的密室之内,祥云老人站在一面光滑如镜的墙壁前,正望着一幅肖像呆呆出神。

    “卞青,这就是通灵祖师,给她磕个头吧!”

    祥云老人手指肖像说道。

    “是!”

    卞青依言跪下,顿时一股奇妙的力量自肖像中传出,注入了卞青的身体,卞青只觉识海一阵颤动,在这瞬息之间,他的识海竟然扩大了将近一成,变得更加厚重深邃,也使得卞青的神识力量再次暴涨。

    给一幅肖像磕头,卞青原本有些不太情愿,直到此刻方知自己获得的好处,可谓千载难逢。

    行礼完毕,卞青站起身,这才望向玉壁墙头的肖像,画卷古朴素雅,画中的人物,竟然是一位绝美的女子,这女子仰天望月,只有一个淡淡的背影,然而就在望向女子轻抬的右手之时,他的脑域顿时一阵轰鸣。

    “是她,原来是她——”

    一个卞青既恐惧又愤恨的声音,自他的脑域深处嘶吼道。声音虽然极低,却还是被卞青感应到了。这是迷雾丛林消失的黑血弯刀的声音,那黑血弯刀内隐藏着一个异域魔灵,没有想到,这个恐怖的恶灵,竟然隐藏在了他的脑域之内。

    那恶灵的声音一闪而过,肖像中女子的右手,卞青突然觉得异常熟悉,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完美无暇的手臂,他也曾在浩淼仙宗的地下空间内见过,他的隐形戒,当时就戴在这样一支手臂之上,那手臂是如此完美动人,卞青事隔多年,依然难以忘记。

    “通灵祖师,浩淼仙宗,黑血弯刀,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卞青头大如斗,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神秘,好像是一个个谜团,却又有着似有还无的关联,他不能说,纵使是对祥云老人,他也不能说出这些秘密,因为他也只是猜测而已。

    “卞青,你已经拜过祖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蓬莱仙宗通灵一脉的席弟子了,等一会儿,你持我指令,去南岸的执事峰,领取你的身份令牌,我蓬莱仙宗的大致情况,你自然会清楚明白,为师就不跟你啰嗦了。”

    祥云老人难掩心中喜悦,通灵祖师早在数千年前已飞升上界,而他是通灵祖师最为忠爱的弟子,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弟子,一直以来,祥云老人想破碎虚空,升入上界,去寻找自己的授业恩师,苦修数千年,却只达到了元武尊境,根本未能如愿。

    通灵祖师并非蓬莱仙宗的宗主,但她的地位,在数千年前,并不比蓬莱仙宗的宗主低多少,祥云老人与他的师弟胡由一,是一双因战乱失去双亲的孤儿,被通灵祖师所救,不仅将二人养育成人,还传授他们一身的武技功法。

    在蓬莱仙宗,通灵一脉最为特殊,平素可说是无人敢于招惹。这完全是因为通灵祖师当年的威名,这白云峰是她的专属修炼之地,纵使是蓬莱仙宗的宗主,也不敢轻易打扰这个地方。

    “卞青,你一身武技功法极为庞杂,为师也无法一一看出来历,这是你的机缘,我不会逼你说出一切。但武道一途,贵精不贵杂,贵专不贵散,贵衡不贵巧。撇开你的功法不谈,你先将所掌握的武技演示给为师,为师自有说法!”

    祥云老人并没有要求卞青对自己行拜师礼,他早就看出卞青嗜武如命,知道收伏徒弟之心的最佳办法,莫过于让他学有所获,只要自己诚心传授,让卞青学有所成,以卞青的脾气禀性,自然会对自己这个师傅尊敬有加。至于那些繁文缛节的虚礼,不要也罢。

    祥云老人的一番话,让卞青汗如雨下。他自幼好武,却苦于无人传授,十五岁之前,只偷学了一套“排云掌”,却没有得到过任何行功的功法。

    自从离开了哥舒城,他一路上奇遇不断,修习的功法心诀越来越多,掌握的武技也同样五花八门,在行功心法方面,因为哥舒魔元诀霸道异常,他连天羽心法都修炼不了,只能修炼炼心神功这项辅助心法而已。

    反而是在武技方面,卞青不断收获一件件珍贵的元器,并由此开始习练各种武技,有拳法,有弓法,当然,还有他最为喜欢的剑法、身法,为了提升武技境界,他依靠人的识海天赋,几乎吸纳了数十万种武技招式,并以此为引,不断充实到他的武技之中。

    修习的武技招式虽然五花八门,但卞青更喜欢化繁为简之道,却也并未受太多影响,然而,过份依靠识海的帮助,难免在消化武技方面,有生吞活剥之感,看似随心所欲,往往在对敌之时,还要依靠自己最为精通的几式武技破敌,这是卞青的无奈之处,今日被祥云老人一说,立刻有所明悟。

    祥云老人是以理服人,卞青听得是心悦诚服,自然在师傅面前不敢隐瞒,把一身的武技,都使了出来。

    从排云掌到破空拳,再到长弓剑法、天羽剑法,龙神弓法,空间步法,他可说是毫无保留。

    及至最后,卞青把自己领悟的匿形术、慑魂术也演练出来,一一呈现在祥云老人面前,并无一丝一毫的顾虑阻碍。

    祥云老人起初是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满意,然而到了后来,却是越来越担心,越来越忧虑。

    卞青的其他武技还好,唯独有两项武技,在看完卞青的展示之后,祥云老人的眉头紧皱,几乎坐立不安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