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六十三章 给动物取名

第六十三章 给动物取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狗有狗宝,猪有猪宝,牛有牛黄,马有马宝,说白了,就是它们肚子里的胃结石而已,都是名贵的中草药,因为是稀少,所以价格卖给的很贵。”叶荣耀解释道。

    狗宝是生长在狗胃里一种石头样的东西。多呈圆球状或椭圆球状,一般直径1~5厘米,表面呈灰白色或灰黑色,略有光泽,并有多个类圆形突起。

    质地坚重细腻,指甲一划可见划痕。断面为白色或牙白色,呈同心环状层纹,近中心部较疏松,但多不能分离,气微腥,味微苦,嚼之有粉性而无沙性感觉。传统中医认为具有降逆风、开郁结、解毒之功能。

    主治胸肋胀满、食道癌、胃癌、反胃、疔疮等,是多种良药的重要原料。狗宝为我国传统中医药材,自古与牛黄、马宝并誉为"三宝"。

    而牛身上的牛黄,又叫西黄、犀黄、丑宝。牛的胆囊结石(少数为胆管结石),天然牛黄。

    马宝俗称马粪石、黄药,为马科动物马胃肠中的结石,具镇惊化痰、清热解毒之功效,主治惊痫癫狂、痰热内盛、神志昏迷、恶疮肿毒及失血等症。

    猪宝是猪身上生长的一种结石,又名猪辰砂,是一种名贵紧缺中药材,是猪胆囊、胆管、肝管等脏器中的结石,外形如同豆粒,或呈粉末状,外观呈粉红色或棕褐色,表面有少许光泽,药用功效类似牛黄。

    “老公,你的意思这狗的肚子里有狗宝?”柳箐箐说道。

    “对,绝对有。”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老公,你不会要杀了这条狗取它身上的宝贝吧?”柳箐箐有些不忍地看着那只可怜地趴在车上的大土狗问道。

    “杀它,怎么会呢,这可是我花了八百块买来的,怎么舍的杀呢,你也太小看你老公的医术了。”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不用杀它,太好了。”善良的柳箐箐开心地说道。

    “老婆,以后它们就是我们家里的成员了,你给它们取个名字吧!”叶荣耀提议道。

    “好啊,我最喜欢给小动物取名字了。”

    毕竟才是十九岁的小女孩,特别兴奋,稍微想了一会儿,柳箐箐就想好了名字,“老公,这位鹦鹉,我们就叫它樱樱好了,这只小狗狗就叫它小白,这只土狗既然给我们家带来宝贝,我们就叫它旺财,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都挺好记的。”叶荣耀对柳箐箐给这三只动物取的名字没有什么异议。

    就这样这两狗一鸟,就成了叶荣耀院子里的一员了。

    给这些家里的新成员简单地喂了些食物,把“旺财”和“小白”分开放置后,叶荣耀提着装有鹦鹉的笼子往厨房而去,叶荣耀准备吃完饭,顺便把鹦鹉的舌头修剪一下,那样有利于它学说话。

    ……

    “老公,你这样把鹦鹉的舌头修剪了,它不会有事吧!”

    柳箐箐有些不放心地看着被自己男人修剪了舌头,嘴上还在流着血的鹦鹉,担心地问道。

    “没事,鹦鹉的恢复力很不错的,等会儿我再给它针灸一下,过一个晚上,明天基本上就可以正常吃东西了。

    叶荣耀说道。今天叶荣耀除了买了这三只小家伙外,还专门开车到县城最大的药店买了一套银针,毕竟自己身边带有一套银针,遇上突发事情也不至于措手不及了。

    “那就好。”

    听自己男人这么一说,柳箐箐算是放心了,柳箐箐可是有些舍不得“樱樱”这个小家伙死去。

    ……

    第二天早上,叶荣耀没有开车都县城卖菜,一是后院的菜已经没有多少了,叶荣耀也不急着卖掉;二是叶荣耀想趁着下午去玟州前把“旺财”身上的东西给取出来。

    叶荣耀从屋里搬出两张长凳子,想了想对站在院子里逗着“小白”玩的柳箐箐说道:“老婆,你帮我去成叔那里买三斤白酒来。”

    叶荣耀嘴里的这位成叔,全名叫叶天成,也是整个桃源村唯一一家小卖铺的老板。

    “买白酒干嘛?”柳箐箐不解地问道。

    “这不是要给旺财动手术吗?咱们没有麻醉药和消毒的酒精,就用白酒代替好了。”叶荣耀解释道。

    “哦。”

    柳箐箐应了一身,就往院子外面走去,身后跟着三个来月大的“小白”,经过昨天晚上叶荣耀的特殊驯兽,这个小家伙已经完全熟悉了这个新家,跟叶荣耀和柳箐箐特别地亲近,一些简单的命令,它都能听的懂。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高品质的狗在先天上比“华夏田园犬”聪明很多,而“小白”又是高加索狗和圣伯纳狗杂交的品种,可以说把它父母的优良血统都继承了。

    十几分钟后,柳箐箐从成叔那里买来了五斤装的白酒。农村这种白酒,大部分都是自家酿的,虽然味道上比不上市场上那些几百、上千一瓶的白酒,但也差不了多少,农村人特别喜欢喝,最起码的,不会有什么工业酒精,喝着放心。

    “多了两斤?”

    叶荣耀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老婆问道。不会是自己老婆多买两斤酒让自己喝吧?可是自己答应过她,在家里除非来客人,否则自己滴酒不沾来的。

    “是成叔硬多给的,还不收钱。”柳箐箐无奈地说道。

    “不会吧,他那个小气鬼,舍得不要钱白送?”

    叶荣耀非常吃惊地问道。要知道叶天成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吝啬鬼来的,哪里会白送五斤白酒给自己啊,虽然说也就二十来块钱的东西,可叶天成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啊。

    “当然不是白送的,他家儿子不是过几天要订婚吗,他想请你帮着整几桌菜,连我拒绝的机会都不给。”柳箐箐无奈地说道。

    “这个成叔太会算的,这五斤白酒就算劳务费了,算我给他白干活了。”叶荣耀有些无语地笑道。

    “那倒不是,他怕到时候请不到你,提前下定金,等办完酒席会包一个大红包的。”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算了,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办他烧这桌菜吧,大家乡里乡亲的,这点事情也没什么。”叶荣耀说道。

    “老公,这白酒有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吗?”柳箐箐问道。

    “不需要了,等会儿给旺财做手术,你带着小白到后院去,我怕你看了害怕,毕竟血淋淋的。”叶荣耀说道。

    “哦……”

    柳箐箐应了声,就带着小白出后院了,虽然柳箐箐很想看自己男人怎么给“旺财”动手术,只是柳箐箐她晕血,见不得血淋淋的场景。

    叶荣耀拿着五斤装的白酒来到“旺财”的身边,也没有跟它废话,也不管它喝得下,喝不下,直接把五斤装的白酒灌了三斤多金“旺财”的肚子。

    三斤多的白酒下肚,“旺财”醉醺醺地摇头晃脑几下,就直接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