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五十章 医治

第五十章 医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没有银针!”

    叶荣耀也傻眼了,这个病叶荣耀能治,但是以叶荣耀现在的本事,治疗的手段就是使用针灸,没有银针,怎么实施针灸啊。叶荣耀现在有些郁闷自己为什么没有买一套银针,这样要是遇上特殊情况,自己也能使用上。

    “缝衣针可不可以。”一位围观的老太太问道。

    “缝衣针也可以。”

    叶荣耀一听老太太的话,立即说道,毕竟这个时候,缝衣针也是针,虽然效果上有些不如银针,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干看着强。

    李沧海赶紧到那位老太太哪里拿来一盒缝衣针针,立即给叶荣耀送了过来。

    “医生,还需要做什么?”

    李沧海着急地问道。不管怎么说,地上躺着的可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啊,要说最紧张、最担心的,莫过于他了,只是他清楚,这个时候不能慌乱,慌乱了反而情况更加糟糕。

    “先把老人平着躺好。”叶荣耀说道。

    李沧海不敢迟疑,立即照做,小心地把老人平躺好。

    “把里面的那个车枕拿出来,垫着老人的头。”叶荣耀又喊,一个司机样子的人不顾仪态地冲过去。

    将老人平躺下来,叶荣耀伸出十指,往下按住老人的胸口,时而轻,时而重,时而捏,时而拿,来回推动。

    然后快速地在老人的身上插入十几根缝衣针,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反应慢的人,简直跟不上叶荣耀的下针速度。

    “医生,我父亲可以了吗。”李沧海见叶荣耀停止用针了,就着急地问道。

    “还好,算是把命保住了。”

    叶荣耀擦擦额头上的汗后,有些喘气地说道,毕竟是第一次施针,叶荣耀还是有些紧张,以至于整个人都冒汗了。

    “医生,我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是李沧海最关心的问题。

    “应该很快吧,你自己看吧。”叶荣耀有些无力地说道。这给人看病,比干体力活还累。

    只见老人的脸色慢慢红润起来,本来身体微微颤抖的,现在也慢慢平静下去。那些人看了一阵喜悦,谁都看得出,老人正在恢复,虽然老人依旧闭着眼,但从他享受的表情得知,情况肯定好转了。

    “老公,你看爸的脸色,没有那么苍白了,红润了!”王静茹的女人指着地上的老头,开心地惊呼了起来。

    毕竟只要自己公公没事情,什么都好说,自己和自己老公的责任也小了很多。要不然自己夫妻俩都不敢会京城了。

    “我知道了!”

    李沧海没好气地说道。遇上这样变脸跟变书一样的老婆,李沧海也是很无奈啊。

    “医生,我爸现在情况?”李沧海问道。

    “这次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叶荣耀淡淡的说道:“可以不去医院了,应该马上就会醒来了。”

    “是么?谢谢医生”

    李沧海一听叶荣耀的话,顿时松了口气,连声道谢!这次父亲突然发病,要不是这位医生出手施救,想来父亲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我这是在哪里?”

    这时候,地上的老头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喘着粗气,有些虚弱的对李沧海问道。

    “爸,你醒了,太好了,我扶你!”王静茹这立即走过来,伸手扶住坐起来的老头。

    “我是怎么了?”李远山有些疑惑地问道。

    “爸,你不知道啊,你刚才突然在马路上晕倒了,可吓坏我们了。”王静茹立即说道。

    这个时候,王静茹不再扯是柳亦菲撞上老人了,毕竟事实很明显,既然自己公公已经没事情了,王静茹也不需要再找人担责任了。

    “是吗?”

    李远山回忆了下,自己好像是突然呼吸不畅,然后晕倒过去了,至于后面的事情,李远山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爸,是这位医生救了你。”李沧海指着叶荣耀对老头说道。

    “谢谢医生,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过的了这一关了。”

    李远山谢道。作为老人,最怕的就是生病,因为一旦生病,很危险,就如同一次跟死神搏命战役。

    “不用谢我,老人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叶荣耀见到老头如此真性情,心下倒是生出了不少的好感

    “呵呵!好多了,比吃药管用。小兄弟厉害呀!不知如何称呼?高就何处?我姓李,这是我儿子。”李远山看着叶荣耀说道。

    叶荣耀抹了把汗,淡淡一笑:“李老好,我叫叶荣耀,高就不敢说,农民一个,也不是什么医生,让你老见笑了。不过你老的病难办呀!治起来相当麻烦。”

    “小兄弟,这次真的多亏你呀!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沧海松了口气。

    “不必客气了,我也是恰好路过而已,只要不要再为难我朋友就好了。”叶荣耀笑了笑。

    “怎么回事?”李远山疑惑地看着自己儿子问道。

    “父亲,事情是这样的……”

    李沧海脸色有些难看地把事情的过程,跟自己父亲说了一遍。

    “瞎胡闹。”

    李远山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妇。走到柳箐箐的面前道歉道:“都是家门管教无方,让你受委屈了。”

    “算了,你老没事就好。”

    柳亦菲淡淡地说道。遇上这样的事情,柳亦菲的心情也不好,也不怎么愿意搭理这家人。

    “这位医生,谢谢你,沧海,你记下这位小兄弟的电话,今天的事情,一定要重谢!”

    “是。”

    李沧海听了父亲的话,连忙转头看向叶荣耀,父亲的话叶荣耀也听见了,所以李沧海倒是不用再转述一遍。

    “重谢就不必了,只要让我的朋友离开就可以了。”

    叶荣耀淡淡的说道。重谢什么的,叶荣耀倒是不在意,叶荣耀现在也算是小有钱的人了,也不太差钱,而且出手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让柳亦菲脱身而已。

    “不,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老头一命,登门道谢是必须的。”李远山摇摇头说道。

    “真的不必了,都是些小事而已。”

    叶荣耀说道。一看这老头的气质及他儿媳妇刚才的态度,这家人非富即贵,叶荣耀不怎么想跟这类人接触,在叶荣耀看来,有钱、有权的人心机太重了,自己这个小小农民还是离远些好。

    “不管怎么样,小兄弟你救了我的性命,这份情谊我一定要记得的,沧海把我私人电话给小兄弟,小叶以后有事可以聊系我,大事不敢说,小事情还是能解决的。”李远山吩咐自己儿子。

    李远山的话却让李沧海很是震惊,自己父亲竟然这么重视这位小医生。

    要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华夏可是很有地位的,哪怕现在退休了,可是在华夏政坛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只是父亲让他如此做,李沧海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然后快速的在名片后面的空白处写上了父亲的电话号码,交给了叶荣耀。

    叶荣耀也没有在意,收下名片,就要离开。

    “等一下……”李远山突然叫住叶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