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魂武战皇 > 第859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859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东方宇的解释极度到位,九公主一手托腮,眼神不断在小鸦和犼的身上流转。

    三公主和六公主却又惊叹不已,他们已相信东方宇确实能出口成章了。刚才的评价本身就像是诗。特别是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意境极好,与桃花诗如出一辙。

    就连犼和小鸦都有些感动了,在哥哥的眼中,自己是不是太优秀了?

    犼竟下意识地瞥向空中,好像要在白天找寻月亮。不过他好像真的看到了,嘴角噙着笑意。朗朗星空之中,月亮的确卓尔不群,与群星大不同。

    小鸦咧嘴憨笑,自己太牛了,只要有酒,天子呼来不上船啊,哈哈。

    时间仿佛凝固了十来分钟,还是三公主怕让座中年轻俊彦失望,笑道:“好了,小九,这个问题就探讨到这里,该让大家献诗了吧?我想诸位公子肯定准备了不少佳作,那就开始吧。”

    平台上弥漫着的尴尬气氛终于被暂时缓解,座中文武双全之辈不少,更有不少是国家文坛领袖的公子,比如当朝太子太傅晋开来的公子,吏部侍郎许仲之的公子。

    这都是名门之后,之前也专门找门下清客准备了数诗词,精挑细选了拿来,幻想着在三位公主面前一鸣惊人,倾倒芳心。

    于是乎,诸位贵公子你方唱罢我登场,或抑扬顿挫,或慷慨激昂,赞叹与吹捧齐飞,奴颜与婢膝一色。

    东方宇暗暗品评,感觉其中不乏佳作,特别是在对仗和用词方面,极尽艳丽之能事,已把天下好词用绝。

    三公主很满意地咀嚼着诗中的繁华,一脸陶醉,让众公子们很有成就感。

    六公主依旧不冷不热,看不出她的真正心意。

    还是九公主,赤子心性,表情丰富至极。不过,东方宇能感觉出来,那是浓浓的失望。

    三公主害怕她扫了大家的兴,连忙提示般地道:“小九,你看各位公子的诗做的多好,你最喜欢哪一?”

    九公主认真想了想,回答道:“这些诗好是极好的,甚至能与本朝各位大人的诗相仿佛了。”

    三公主露出了微笑,妹妹总算没有太任性,说的还算得体。

    不想九公主话峰一转,道:“但我觉得其中有些腐朽的气息,太老了,没有清新的意味。这让我又想起了前不久刚刚出现的那桃花诗,这诗用词并没有太艳、太险之处,但它却真情流露,狂放飘逸,飞扬跳脱,犹如诗坛的一股清流。”

    东方宇感觉现在有无数的灼热目光看向自己,如果眼神能杀人,自己已被凌迟。

    假如东方宇不是武痴的话,现在一定会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不得不说,九公主年龄虽小,但在诗词造诣上却是极高。

    她有自己的标准,不愿与世俗为伍。

    或许是因为桃花庵主原型的缘故,小鸦和犼竟然都对九公主产生了好感。

    三个公主相比,三公主有些过于稳重,还比较事故。六公主又太清高,难以接近,只有九公主至情至性,让人愿意亲近。

    右丞的次子马嫣然忽然站起,向九公主揖手道:“九公主评价的中肯。我承认,我这诗是在家琢磨了数日,又经家中诸位相公审修,确实过于圆滑了。”

    他话锋一转,向东方宇道:“既然桃花庵主亲身在此,自然不能再拿已经做好的诗来搪塞了。今天小雨菲菲,让这春色更多几分娇嫩,我们就请桃花庵主做应景诗吧。”

    众人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想那《桃花庵赋》必是千锤百炼的作品,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才写成,让他即景赋诗,恐怕立刻就会露出马脚。

    于是,众人纷纷起哄:“对,就让桃花庵主做一雨中春花词吧。”

    东方宇的眼神有些闪躲,他低头向桌上找了碗酒,就唇,慢饮,似乎在苦思冥想。

    九公主其实早想接话了,看他这时正在饮酒,只得等待。

    万众瞩目之中,他这碗酒足足喝了十分钟,把这群公子气得直磨牙,杀人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喝完了一碗酒,偏偏小鸦最喜欢别人喝酒,尤其是大哥,本不好饮,这时立刻殷勤地替他满上。

    这次东方宇不待九公主话,在众人惊异又鄙视的目光中,端了酒碗站起,竟回身自顾自地走到平台边,看着台外的景色,慢慢地踱步。

    九公主芳心如同撞鹿,很激动,桃花庵主真要即景赋诗了。

    众人则撇嘴,那桃花诗他们都读过,水平太高,想要再做一同等水平的,做梦!

    燕雨楼直接嘲讽:“装!继续装,我看一会儿他能做出什么破诗。”

    韩东立刻附和:“我见过装样的,真没见过装的这么顾头不顾腚的,我就纳闷儿了,待会儿他怎么下台呢?”

    恰逢此时,一阵风袭来,外面的小雨突然变大了一些。雨打芭蕉,树叶沙沙作响,飘起落红无数。

    东方宇仿佛突然来了灵感,仰头将一碗酒全部喝下,摇了摇头,转身大步走到场中,将酒碗抛向小鸭,他向三位公主拱手,朗声饮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挣!”

    一声脆响,三公主一直在摆弄的烟笼水翠笛竟然落在桌下,她撂裙遮掩,亲自急急拾起,也不知有没有摔坏。

    然而,这根本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论是另两位公主,还是场中众公子,都已被这诗所震慑,连呼吸声都骤然消失。

    东方宇心头暗暗得意,幸亏即时想起苏轼这小众的《定风波》,否则还真有可能出洋相。

    “竹杖芒鞋轻胜马”,这似乎又回到“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的意境。而“一蓑烟雨任平生”,是不是和“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相似呢?

    诗为心之声。

    两诗竟然彼此共鸣了。

    特别是最后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一语双关,竟是真的无情吗?

    九公主捏呆呆从座中转出,学着刚才及笄时的揖礼,郑重向东方宇道谢:“谢谢先生,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这真的是人力所为吗?先生是怎样从这静谧的景色中凝聚出这仿佛有灵的诗句呢?”

    东方宇呵呵一笑,在一众人几乎要喷血的震惊中,云淡风轻地道:“公主殿下,妙诗如天上星辰,本来就有,我只是偶尔采撷罢了。说到底,这算心有灵犀吧。”

    九公主痴痴地道:“心有灵犀?只要心有灵犀,真的能随手从天上采下这么好的诗吗?”

    东方宇微笑道:“殿下,其实我刚才做出了两,只是选了一好的送给您,另一恰恰能说明这心有灵犀的妙处。”

    “噗!”

    “噗!”

    “噗!”

    有好几个妙公子已经暗伤,就差真的吐血。

    六公主眼中第一次如有星辰在大海中起落,就像水晶宫一般。

    东方宇慢吟道: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858章 赤子风流章节目录第860章 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