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7章 钱老师的故事

正文 第7章 钱老师的故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到了6月中旬,天热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把男生吸引回课堂多看点书,教政治的钱老师换上了筒裙和黑丝袜。对这穿法边学道没什么感觉,也不觉得多特别,但班里的男生发誓说,前两年绝对没见钱老师这么穿过。

    这个世界有很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坏事传千里就是一条。

    没两天,学生中就传开了,传说是钱老师和本校一个年级主任晚自习时在办公室偷情,被他在本市另一所高中当老师的丈夫知道了,两人大吵了一架后,开始冷战分居,准备离婚。

    事情传到这个地步,肯定是没法善了了。

    不在乎台下男生炽热的、别具含义的眼神,钱老师穿着筒裙丝袜大大方方地坐在台上,偶尔有几个女生上去问题,她都细致地讲解分析,边讲还边看着学生脸上的表情反应,发现真的懂了,她会轻轻地点点头。没人去问的时候,她就慢慢地翻着自己手上的书。

    看过太多报道,从网络、报纸上窥视世间万象,拥有成年人灵魂的边学道能感受到钱老师身体里压抑着的火山一样的情绪。

    最起码,很可能她只是一个代课教师,不在编制内。她的职称,她的住房,她的待遇,她的收入,她的考评,像钱老师这个年纪的女教师,有太多东西在别人手里攥着,需要想办法去争取。

    下课铃响,钱老师慢慢起身,把讲台上的书收拾好,走出了教室。蓝色上衣,黑筒裙黑丝袜,多年以后,边学道依然记得这天钱老师走出教室的这个侧面,仿佛带着一种别样而决绝的美。

    董雪又窜过来坐了,这次是她把郭东撵到自己座位上去的。写了几道题,她侧着头看边学道,边学道微笑着和她对视,董雪首先撤走了目光。

    近距离观察下,边学道已经可以确定,等这个女孩上了大学,有时间收拾,学会了打扮,磨砺一下气质,保准就是一个女大十八变。

    往下看,呃……外衣拉锁是拉开的,里面是一件比较紧身的t恤,胸前鼓鼓的。用中年男人的生活经验,边学道严肃地测算了一下,这最起码也是d,弄不好得是e。

    边学道有点挠头。我不过就是看了看你解解乏,之前话都没说一句,怎么就把你招来了?看这意思似乎可以来一场高三黄昏恋,还是最后几分钟那种。

    可是边学道心里有道坎儿。那就是,他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女是徐尚秀,尤其是徐尚秀还是一个各方面很优秀的女人,基本上,只要自己高考考得好一点,3个月后就能在松江市见到她。至于其他女人,都是过客。

    边学道甚至想到,自己真要是跟董雪牵个手、亲个嘴、搂下腰啥的,算不算出轨?

    想着徐尚秀,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边学道忍住了胡思乱想,接着背书。参加过高考、大学和单位无数次考试后,边学道早就知道,一切考试都是围绕教材考的,尤其是注重基础知识的高考,题都是围绕教材变化而来的,把教材吃透,能够以基础知识应万变。

    董雪很难过。

    身边的这个男生,身上似乎有种奇怪的魔力,尤其是坐在他身边的时候,董雪隐隐能感觉到从边学道身上传递出来的笃定、沉稳,以及一种厚重的成熟感。对,就是成熟感。这种感觉对一部分18、9岁的小女生有着超强的杀伤力。这应该是董雪生来第一次对异性产生主动接近的欲望,她有点不知所措,但性格里的勇敢基因让她做出了从未有过的主动窜座举动。

    高三最后的日子里了,班级里的包容性大大增强,几乎所有行为都可以用释放高考压力来解释,只要不过格,老师也就不太深究了。如果异性之间的接触能缓解高考前的烦躁,只要你情我愿,坐在一起之类的也未尝不可。再说了,就剩 来天了,你再处对象,能处到什么程度?

    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周航跟边学道问起了董雪的事。高中时代的孩子,还是很单纯的,只要觉得关系好,禁忌话题没那么多。

    边学道用一种很技巧的方式给自己解了围,又暗捧了一下周航,“董雪其实是想问你的,看你平时一本正经的,不太敢。然后看我平时总往你那跑问问题,就来问我,其实好些我也弄不太明白,这两天我找你问的题,其实好几个都是她问的。”

    周航隐隐觉得这话里有不太对的地方,但他还是挺受用边学道的说法。

    下午第一节是政治,边学道按照自己复习计划的进度,自顾自地忙活着。同桌郭东忽然用胳膊碰了一下他,见他抬头,郭东的眼神向董雪撩去。

    边学道看了一眼,有点茫然地看向郭东,郭东做出个无奈的表情,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边学道再看去,原来董雪把外衣脱去了,里面是个白色衬衣,白色衬衣里面是……黑色胸罩。

    显然后排男生也发现了这点,一些成绩靠后纯粹在混日子的男生互相之间“咻咻”地招呼着,然后目光像发现敌情的探照灯一样向董雪的后背聚拢。

    在这些对女人研究为零的男生眼里,董雪的黑色文胸比讲台上钱老师的黑色丝袜更有诱惑力。

    坐在董雪侧后方的边学道,从董雪侧脸表情的变化看出了董雪的局促。

    其实边学道心里是有感慨的,在他眼里这些同学的表现充满了少年时代的生活气息,看见什么都新鲜,甚至会为别人的注视而羞涩,很多原始淳朴的性情,若干年之后,都将从这些孩子的脸上和人生词典里消失,变成一个个自己都陌生的人。

    晚自习开始前,董雪来找边学道,告诉他下晚自习在校门口等她。说完就回自己座位了。

    高中最后的时光,在一些孩子眼里,像是一段漫长的沙漠旅行,单一、焦躁而绝望;在一些孩子眼里,是生命中第一场严格意义上的阶层划分,有些人注定了自此之后跟不上其他人的步伐。但在边学道眼里,本来似乎够用的时间,却像加了速的沙漏,越进入角色,越发觉所欠甚多,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丝慌乱。

    这个时候,董雪走近了他。像一只好奇的小动物,受天性的催动,被边学道吸引而来。虽然董雪在他眼里,小女孩的定义要多于同学,但异性的青睐还是给了边学道相当的鼓舞和力量。

    最开始,董雪坐过来的时候,他会微微分神。到后来,闻着小姑娘身上的香气,像被一种奇怪的力场笼罩,他会气定神闲,效率奇高。

    于情于理于保护女孩子的自尊,边学道都没有爽约的理由。

    边学道扶着自行车,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学生走得差不多了,董雪推着车走了出来。

    停在边学道面前,董雪递给他一个小铁盒,说:“这是你的酬劳,现在送我回家。”

    把东西交到边学道手上,董雪骑上车,向校门右边拐去。把小铁盒装好,边学道骑上车向董雪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