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61章 算你有良心

正文 第61章 算你有良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东森大学14个学院,除了土木和机电学院各有一支偶尔合练一下的院足球队,其他学院都靠临时拼凑,基本没有合练。

    经管院的体育部长于恒先是按年级找到各班的体育委员,让大家推荐各班里的足球好手,拢出一个大名单。

    然后,在学院里以脑筋灵活著称的于恒找到了学校足球班的老师,用一条烟,拿到了最近两年足球班的考试成绩表,他觉得分数比印象更靠谱些。

    于恒是个细心人,很快他就发现成绩表上,个别人的名字后面有个不太醒目的“+”,找到体育老师问明白,原来是一些学生在考试时有一到两项特别突出,打分老师就会用这个符号标记一下。

    经管院在足球班的学生,只有两个人名字旁有这个符号,一个叫杜与梵,一个叫边学道。

    于恒很快找到了两人所在班级的班长,麻烦来了,杜与梵没什么问题,边学道却因为擅自离校在隔离楼里待着呢。

    好在这次“东森杯”的规则比较宽松,学校也知道让这些平时不怎么锻炼的学生踢满90分钟有点不靠谱,为了上演激烈对抗,增加精彩程度吸引学生,所以放宽了球队人数和换人名额,整场比赛每支球队有7个换人名额,还有一个被视为漏洞的规则,即如果哪个队外援多,可以一直换外援,只要每次外援上场间隔超过15分钟即可,次数不受限制,但必须保证场上只能有1个外援。

    什么是外援?不是本国人可算外援,不是本校人可算外援,不是本院人可算外援。

    外国的不用说,留学生一直有个小圈子,这次还专门设了留学生队。

    外校的不用说,全松江市的大学差不多都在封校。

    外院,各院都有足球队,除非被淘汰了,不然谁要是不给学院出力直接当外援,他还想不想混了?

    规则一出,体育部的几个足球特优生,甚至长跑特优生、跳高特优生、滑冰特优生、武术特优生、拳击特优生、散打特优生、跆拳道特优生都极受欢迎。

    有些人不明白,长跑和跳高特优生还勉强说得过去,一个可以跑动牵制拉开防守,一个可以门前争抢头球,其他武术、散打算怎么回事?

    随后有人解释,其一,这些人运动多,身体素质好,到后期都跑不动了,他们就是奇兵;其二,吓唬人。最重要的是,你看国家队里,从主力到板凳,有几个不会武术的?人家武术是主业,足球充其量算捞钱的业余爱好。

    要说各院拉外援的办法真是不多。

    别说没钱,就是有钱想去“大自然”搞个一条龙,学校都出不去,白搭。

    你说跳墙出去?别闹了!学校最角落的隔离楼都快塞满了,传说里面跟寂静岭似的,就算你踢得跟郝海东一样,我都不陪你一起玩命。

    于是,大家只剩下两招儿,一招吃饭儿,一招儿美人计。

    请吃饭谁都会,反正都是第四食堂,大不了别人请你10个菜,我请15个,别人请15个,我请20个,吃不了?打包带回去给寝室人吃。

    据说每天第四食堂的宴请饭局,从早上9点排到晚上熄灯。

    美人计一出,16支球队,哑火一大半。

    几个理工科学院,本来就是和尚庙,有的班级一共就2个女生,不论长什么样,都跟国宝一样供着。放在班级里调和阴阳解解闷还行,要说派出去施展美人计,那简直跟骂街差不多。

    大家将心比心,谁要是派理工院系那水平的女生来跟自己套近乎,呸,不仅不去他们院当外援,等场上遇见,玩命也要灌他几个球才解恨,太看不起人了。

    结果不出所料,9个足球特优生,被经管、外语、文法、传媒、园林、研究生院瓜分。

    开赛前4天,于恒拿出一个29人的球队大名单,给院学生会主席看。

    主席只看了一眼人数,就说不行。最起码再找11个人进来,你是没看见机电和土木院的名单啊,一个52人,一个59人,人家板凳太深啊!咱就算不上场,人数上也不能弱了气势。

    于恒听得眼前直发黑,板凳深说的是人多吗?

    于恒一咬牙弄出个48人的大名单,只要是在足球班表现尚可的,一锅端,连李裕和童超都进了队。

    整个赛程共32场比赛,于恒抽到第3组,跟机电、文法、计算机院一组,种子队机电院可以不考虑了,主要看对另外两支队时表现怎么样。

    合练开始。

    各种吃独食,各种开大脚,各种漏球,各种体力跟不上。李裕放眼数了,真正算得上会踢球懂规则,上了场还能考虑到越位战术的,也就7、8个人。

    而这7、8个人心还不齐,属于2个小圈子,基本全是中前场类型,位置重叠。

    于恒可没忘了边学道,他告诉李裕和童超,一旦边学道隔离结束,立刻进队待命。

    李裕在电话里把情况跟边学道说了,可边学道全身心都在单娆身上,听过就算,压根没往心里去。

    确实是全身心。

    边学道在徐尚秀身上碰壁迷茫的时候,单娆用她独有的魅力,攻陷了边学道孤独的心。本来就对单娆有好感,这次单娆不顾安危追到隔离楼,老男人边学道失守了最后一道防线,跨过了友情和爱情之间那道鸿沟。

    隔离马上要结束了,本来应该是高兴的事儿,边学道却有点不想出去。

    最后几天,单娆也知道边学道就要出去了,而自己却不知道还要待多久,高兴又神伤。一天中午跟边学道独处时,分开在即的两人并肩侧身躺在单人床上,面对面说着话。

    边学道闻到单娆头发的香味,鼻子向单娆头上凑。

    单娆搂着边学道说:“出去我要好好洗个澡,都要臭了。”

    边学道在单娆耳根处闻了几下,“我闻闻,不臭啊,还是香的。”

    单娆不干了,扭着腰不让边学道闻。

    渐渐地,两人抱住了对方。

    自己马上要出去了,为自己而来的单娆却要继续在隔离楼里的过着不自由且胆战心惊的日子,边学道觉得出去之前,应该与单娆明确彼此的关系。

    边学道坐起来,把单娆也扶起来,两人面对面,边学道郑重地说:“单娆,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单娆没有一丝犹豫,干脆直接地回答说:“我愿意。”

    说完这句话,单娆整张脸像一朵明朗绽放的牡丹,刹那流露出无边的笑意和欢喜,她俏皮地抬起下巴,看着边学道说:“算你有良心。”

    边学道握着单娆的双手说:“出去后,我每天都会来看你。”

    隔离第13天,边学道给单娆一个任务,让单娆明天送饭时附带一张便签,询问每间屋子里的人有什么迫切需要帮助的地方,让他们把回答好的便签跟体温表一起放在门口。

    等边学道出去后,可以尽量帮着办。边学道在这里隔离过,知道被隔离人的苦恼。他一是真想帮大家解决点问题,二是每天可以堂而皇之地来见单娆。

    第15天,隔离结束。

    边学道先回红楼,把身上的存折放进柜子里锁好。好好地洗了个澡,然后回到909,却发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在寝室里,把单娆收上来的便签整理了一遍,将一些要求靠谱的放在一堆,把一些要求过分比如要电脑、要女人、要经济补偿的扔在一边。

    问题相对比较集中,有一些是想出钱改善一下伙食,有些是想送进去几本专业课的书和小说,有些是需要一些面额的密码电话卡,有些是想让寝室同学送点换洗衣裤,有一个是让寝室同学把他的照相机送进去……

    给李裕电话,才知道今天是第3组的比赛日,上午一场,下午一场。

    现在经管院正对阵计算机院,目前比分3:4落后,李裕让边学道赶紧来体育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