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50章 把他换作你

正文 第50章 把他换作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边学道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是随后的接触让边学道从百炼精钢化为绕指柔的熔炉直接掉进了寒冷刺骨的冰渊。

    边学道把手里的礼袋递给徐尚秀,徐尚秀没有接,而是问:“你不是来还伞的么?”

    边学道笑着说:“想着要带来的,出门时忘了,你先拿着,我这就回去取来。”

    徐尚秀接过礼袋打开看了一眼,认出了是广告里的诺基亚手机,又递还给边学道:“这个我不要。”

    边学道说:“这个是我昨天去商场参与活动时,现场幸运抽奖得的,你拿着吧。”

    徐尚秀看着边学道说:“我有男朋友。”

    边学道说:“这是两码事,没关系。”

    徐尚秀说:“有关系。”

    边学道说:“有了电话,你跟男朋友打电话也方便。”

    徐尚秀说:“他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边学道说:“你不要,我也会不高兴的。”

    徐尚秀咬了咬嘴唇说:“我不要。”

    边学道站了一会儿,跟徐尚秀说:“不要就不要吧,我拿走。”

    徐尚秀深深地看着边学道:“伞我不要了,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有男朋友。”

    说完,徐尚秀转身上楼了。

    边学道拎着礼袋,感觉袋子里像装了太行、王屋两座山一样重。

    他预料到了徐尚秀可能会拒绝,但没想到拒绝得这样彻底,他刚刚才看到一点曙光,又被浓厚的乌云挡住。

    第二天,边学道远远看见徐尚秀进了11A,又去楼下找了徐尚秀一次,得到的回复是徐尚秀不在。

    第三天,是第二天的翻版。

    第四天,边学道去徐尚秀上课的教室外面等。

    下课了,边学道看见了从门里走出来的徐尚秀。

    徐尚秀也看见了边学道,她微微蹙起眉头,用眼神制止了边学道走上前说话的念头。

    看见徐尚秀的表情,边学道忽然觉得,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是适得其反。

    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边学道不停地想,自己错在哪了?

    难道说一开始想要跟徐尚秀提前接触就是个错?

    难道命运要求他俩一定要在2009年相遇才是完美的缘分?

    边学道不是一个特别会追女孩子的人,从来都不是。现在他真的有点黔驴技穷了,他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让徐尚秀转而爱上自己。

    像左亨赖皮狗一样穷追不舍直到由爱生恨?

    还是就此收手寻机拆散徐尚秀和陶庆,自己再重新出现?

    追,还会产生蝴蝶效应吗?

    等,要等多久?

    想了一夜,边学道选择了等。

    做出这个选择,一是性格使然,二是为了维护面子。

    重生以来,董雪、宋佳、李友成,甚至在单娆身上,边学道都能感觉到女生对他的好感,这种感觉不知不觉中让边学道发生了一点变化。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边学道没有想到,只要他再坚持一下,一切就会不同。

    再一次在呼叫器里拒绝了边学道,徐尚秀静静躺在床上,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几天前在楼下,边学道说手机是他参与活动得的,徐尚秀知道他是说谎,但她很满意边学道的心思。

    后来边学道说“不要就不要吧,我拿走”,徐尚秀再次被打动了,她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其实,自从那天给边学道送伞回来,有两天晚上徐尚秀梦到了边学道,仿佛这个人是自己生命里一个很熟悉的人,两个人在一个房子里生活,像亲人一样。

    徐尚秀被奇怪的感觉惊醒了,她努力寻找这种感觉的源头,但一切都飘飘忽忽,没有踪迹可寻。

    世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徐尚秀在嘴上已经判了边学道死刑,可她近来想起边学道的次数却越来越多。

    徐尚秀反复在边学道面前强调自己有男朋友,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她害怕自己还没有跟陶庆有个说法,就臣服于边学道的追求攻势。她更不想因为一件礼物就对边学道和颜悦色,她怕给边学道一个自己看重物质的印象。

    徐尚秀不知道的是,她是什么样的人,边学道心里清楚无比,绝对不会因为她接受了礼物就看轻她。

    第五天,徐尚秀没有等来边学道。

    第六天,也没有。

    直到寒假开始,边学道都没有再出现在徐尚秀面前。

    整个寒假,徐尚秀以复习英语准备考四级为由,推了几次陶庆的约会。

    徐尚秀的变化让本来就敏感的陶庆感觉到了危机,他频繁地往徐尚秀家里打电话,每次碰到徐尚秀父母接电话,都会嘴巴极甜地问候两位家长的身体。

    徐尚秀父母知道陶庆的存在,但女儿大了,哪个不谈恋爱?

    徐家家长没接触过陶庆,两人没什么大意见,就是觉得这小子大学考了三年有点不光彩。但女儿从小就有主见,才刚刚大一,离谈婚论嫁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也不好深说什么。

    除夕夜,跟陶庆在电话里说了一会儿,徐尚秀躺在沙发里看春晚。

    她手里有本书,书里夹着边学道给她的那张信纸。

    那张纸徐尚秀看了好多次,越看越觉得里面的歌词意味深长,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关窍。她甚至想,那个小子能在后门坐两个月,为什么只找了自己几次就消失了?如果有边学道的电话,徐尚秀现在一定会打电话给他,问他这张纸里的歌词是什么意思。

    整个春节,徐尚秀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想一遍,如果开学后边学道继续那样追求自己,自己怎么办?如果真的答应了边学道,陶庆会怎么样?寝室的同学会怎么看自己?

    “真是一个难题啊!”徐尚秀在心里想。

    边学道没有给徐尚秀出难题。

    下学期开学后,边学道从徐尚秀的视野里消失了。

    学校定的是正月十七开学。

    正月十四恰好是2月14日情人节,徐尚秀坐早上的火车回到松江,然后以晕车不舒服为借口,推掉了陶庆数次约会要求,在寝室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熄灯,也没等到边学道来找她。

    徐尚秀再次听人说起边学道,是寝室同学之间聊天,说去年在10A后门等人的男生,等的是咱们院的女生部长,男生比部长低一届,部长当时没同意,这学期两人突然好上了。

    徐尚秀知道那个等人的男生是边学道,知道边学道当时等的是自己,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院里的女生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