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44章 女寝楼下的冲突

正文 第44章 女寝楼下的冲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说过,你生日时我会送你个表达我心意的礼物,正好你男朋友在,周围人也不少,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了,就在这儿送你吧。”

    “我跟你说,小白脸一般都是银样腊头枪,中看不中用,还是我心细,给你准备了这个……”左亨说着,拆开包装纸,打开盒盖,从里面拿出一根电动棒递到苏以跟前。

    “这人就是混蛋!”

    苏以的脸一下就气白了,靠在陈建身上。

    没等陈建发作,边学道跟李裕说“你去抱住二哥”,拿起李裕车上的棒球帽戴到头上,开门下车,从旁边抢过左亨手里的东西扔进李裕车里。

    李裕也下了车,一把抱住要冲过去的陈建:“今天你不能动手,你得忍住。”

    左亨见有人搅局,扭头看见带着帽子的边学道,伸手推搡他:“你算老几?想替别人出头?”

    左亨连推了边学道几次,左亨推一次,边学道退一步,退一步,说一句:“你别动手!你别动手!你别动手!”

    左亨越推用的力气越大,最后推的这下,边学道被推得趔趄了一下。

    看边学道似乎不敢跟他动手,左亨胆气更足,改推为杵,说:“推你怎么地?动手怎么……”

    没等左亨说完,边学道直起身,一拳砸在左亨腮帮子上,跟着一脚,直接把左亨踢倒在奥迪车旁。

    事出突然,奥迪车里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摸着自己挨打的腮帮子,左亨眼睛都红了,他用手背敲着奥迪车的后备箱,喊道:“我艹你妈!都下车,打死他。”

    说完,扶着被踢的部位起身,打开后备箱,在里面找东西。

    左亨一喊,从奥迪车里下来三个男生,扑向边学道。

    这次奥迪车上的男生更像是左亨在班级里找的跟班,不是上次饭店里出现的那几个体育男。

    其实不难理解,兔子喝多了酒都敢跟狼单挑,左亨上次是去酒桌上挑事,怕717跟他动手,他当然要带武力值高的在身边。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众目睽睽下恶心人,他不信陈建这个学生会中的标兵敢动手。

    左亨算错了陈建,也算漏了边学道。

    开始时,边学道每天守在10A后门,是为了能看到日思夜想的徐尚秀。

    到后来,变成了边学道对自己鲁莽行为的一种警醒和体罚,他想让自己记牢一点冒冒失失的想当然会受到宿命怎样的回击,他想让自己记牢一点蝴蝶效应的可怕。

    边学道不是得道高僧,再怎么静坐也化不开心里的躁郁。

    静极思动。

    权力、女人和拳头,是写进男人基因里的东西,这几样最容易触发男人的兴奋点,此时的边学道就兴奋极了。

    自见到徐尚秀后,压抑了一个多月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他需要打人的畅快,也需要挨打的痛感。

    冲过来的三个男生,一高两矮,其中高的跟边学道差不多高,但体型瘦不少。

    看三个男生动作,就知道要合力制住边学道,让左亨动手。

    边学道没让他们得逞。

    他没有躲,而是用更强的爆发力,像愤怒的公牛一样迎面冲了过去。

    边学道最先锁定了正中间的瘦高个。

    没料到边学道不退反进,瘦高个的步伐和动作都还没到位,边学道的窝心脚就到了。

    边学道是个常踢球的,这一脚还带着助跑,瘦高个像被重卡撞上的麋鹿,向后便倒。

    一些角度好的围观者,甚至看见被踢上那一秒,瘦高个两只脚都离地了。

    瘦高个直接被踹出战圈,另外两个男生根本没时间调整,就扑了上来。

    一个在身后搂住边学道胳膊,一个死命揪边学道的衣服。

    身后这个男生,力气明显不如边学道,边学道绷住上身左右挣脱两下,双臂向两侧发力,挣脱了束缚,没有回头,直接向后一个肘击。

    也是这个男生倒霉,他的身高,让自己的脸正好在边学道肘击的轨道上。

    一声脆响,边学道身后的男生仰头退了两步,鼻血迸出好远,再也站不住,一下坐到地上。

    见血意味着斗殴升级。

    “啊!”

    “打起来了!”

    “见血了!”

    围观的人群呼啦一下散开。

    边学道的脸上也挂彩了,被左侧的男生一拳打了个结实,棒球帽也掉了。

    人群在打斗够不着的距离上重新聚合,女生中,有人捂嘴,有人捂眼睛,有人侧过身不敢看。

    男生则是一脸兴奋,伸着头、张着嘴,双手握拳、肩膀用力,一个“打”字在喉咙处来回滚荡,似乎随时能冲口而出。

    左亨终于从后备箱里找到要找的东西,一根棒球棒。

    他回过身,发现己方三个人,两个已经躺地上了,就是一愣。

    边学道看见左亨手里的棒子,不理另一个男生,冲向左亨。

    最暴力的一幕出现了。

    身旁的男生连打带拽,怎么都拉不住边学道,左亨抡起来的棒子,也被边学道用胳膊挡住了,他直直冲到左亨跟前,双手抓着左亨的头发,用力向下一带,右膝跟上,迎着左亨的脸,就是一个垫炮。

    再发力,左膝。

    然后右膝。

    太狠了。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人群自发地向后退了一步。

    左亨带来的唯一一个还站着的男生,看见边学道用膝盖蹂躏左亨,已经吓傻了。

    松开软绵绵的左亨,边学道抹了一把眼眶上的血,扭头看身后的男生。

    这一眼,没什么冷冽寒芒,也没有精光外露,但包括男生在内的附近不少人,都看到了边学道眼睛里的凶狠。

    在边学道的注视下,男生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退到人群边缘。

    边学道没理退开的男生,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左亨,大声说:“找你好几天了,在这儿让我逮着你了,杜哥说了,你下次再找小姐不给钱,就准备在医院躺一个月吧!”

    说完,边学道扒拉开人群,撩起衣服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走到围栏边,翻栅栏,走了。

    除了附近的人,外围和楼上的学生大多没听清左亨跟苏以说什么,也没看清左亨手里的东西,但都看到了暴力血腥的斗殴。

    那完全是两种风格的打斗,一边是学生式的缠斗,一边是近身下重手。

    “这才是爷们啊!”

    “咦,刚才翻栅栏走的,好像是前阵子守在11A门口的那个小子!”

    边学道动手的时候,廖蓼站在寝室窗前,看见了左亨,也看见了边学道。

    路过的单娆当时就在不远的人群外围,她看见了左亨手里的东西,明白左亨是什么意思,然后看到边学道用话撩拨左亨先动手,最后又扔下一句让左亨有口难辩的话翻栅栏走人,单娆觉得这个强悍聪明的男生太有意思了。

    苏以的生日宴取消了。

    边学道离开时说的话,转移了一些人的注意力,让苏以和陈建没太丢脸面。

    李裕更是在“三木园”里置顶了边学道说左亨的那句话,好几天大家讨论的话题都是杜哥、找小姐和霸王嫖。

    陶庆很失望!

    他听说了11A门口发生的事,都说当场见了血,本来他欣喜非常,期待学校狠狠处理边学道,最好能开除。

    但随后反常的风平浪静让陶庆心里的失望远超过其他人。

    腹诽了无数次东森大学的管理,陶庆在自习的时候偷偷写了一封边学道打架的举报信想邮寄给校长,邮寄之前突然想到要是这封信流出,自己右手的字体很容易被认出来,左手又不会写,思来想去偷偷把信夹在书里放进了柜子。

    陈建连着几天买水果送到边学道红楼的家里,边学道说:“二哥,再吃我都要吐了,拿回去给兄弟们分吧,没啥大事,上次买电脑我的火没消利索,这次揍完人,彻底神清气爽了。”

    这话不假,自从打完架,边学道整个人看上去没那么抑郁了,恢复了从前的神采。

    因为现场见了血,边学道已经做好被学校处分的准备,同时他也没太在乎,这么点事儿,够不上开除学籍,只要不是开除学籍,边学道就可以拿钱把处分销了。

    在大学里,不惊动公安局,就没有钱摆不平的事。

    陈建一直注意着教务处的风声。

    然而奇怪的是,似乎民不举官不究,也好像什么力量在压制,这次事件居然没有引来学校的关注和惩处。

    边学道脸上的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严教授来电话,让边学道有时间去他办公室一趟。

    在办公室里,严教授关心了一下边学道最近的学习情况,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他很看好边学道的学术思维,他希望边学道平时多看看国内外经济期刊,大学四年争取再写出两篇有独到见解的论文,这样对边学道毕业后的路有帮助。

    看着边学道脸上的伤,话锋一转,严教授说他听说了边学道跟人在女生宿舍楼前打架的事,本来校方是要严肃处理的,是严教授动用了大量关系,加上打架另一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施加了影响,才没让边学道背上一个“留校察看”继续学业。

    从办公室出来,边学道知道严教授是想告诉他,上次论文的人情已经还给他了,想要继续获得严教授的庇护,就再写出够分量的论文。

    边学道还是很承严教授这个情的,销处分的钱他不在乎,但肯定要花不少精力,要找关系、装孙子、陪笑脸,现在这样无疑好得多。

    在寝室想了一个晚上,边学道决定抽时间找点国外发展电子商务的资料,争取在淘宝出现之前,写出一篇关于电子商务前景的论文。

    边学道恢复了他大部分的生活规律,晨练、看报、上课,中午不再去门口守着徐尚秀,但晚上偶尔还是会去坐一会儿。

    边学道已经忘了上次打架的事,但其他学生不那么想。

    “三木园”里就曾出现过讨论边学道会得到什么处分的帖子,随着时间推移,教务处却悄无声息,就有学生开始说,打架的这两个人都是背景深厚之辈,从两人都是从车上下来的就可见一斑。

    帖子出现没一会儿就被李裕锁定沉底,其他同类帖子也都是差不多的命运。

    听寝室同学说起这事后,边学道笑了,他没想到自己名字也有成敏感词的一天,虽然仅仅是在李裕这一亩三分地上。

    717的人好几天没见到于今了,以前于今也会几天不回寝室,但他隔两天必会把电话打到寝室,跟大家扯一会儿皮,最近几天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孔维泽总念叨想跟于今唠嗑了。

    童超省吃俭用买了个新手机,当宝贝一样捧着。

    柜员说前三次充电需要充够12小时,寝室的电时给时停,童超犯了难。

    他本想去红楼找边学道给他充电,可听杨浩说边学道的房东不太好说话,而且最近老边在家养伤,就去校外找于今。

    童超回寝后,带回来一个消息,于今被打了,伤得比边学道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