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34章 外挂如毒

正文 第34章 外挂如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裕爷爷过生日,全家去外地祝寿了。

    一个人无聊的边学道,想起很久没见到球场上那些踢球的小男孩了,到校外后身的棚户区打听了一下,走到一个出租书的小屋前。

    走进去,里面光线很暗,小说和漫画并排摆在木质的框架上,屋里的气味很怪。

    边学道随意看了一眼书架,问坐在床上摆弄收音机的男人:“许志友是住这儿吗?”

    男人见边学道不是来租书而是找许志友的,态度就不是很热情:“出去干活了。”

    “干活?在哪?”边学道问。

    男人朝窗外一指:“拐角的水站。”

    “谢谢。”

    不大的所谓水站里,就一个中年妇女,边学道也没打听,在附近转悠。

    过了10多分钟,段奇峰、倪恒、许志友、成大器4个骑着一个三轮车回来了。

    见到边学道,他们很意外,骑到跟前,成大器说:“边哥,找我们吗?”

    边学道点头说:“嗯,没课,出来转转。”

    “等一下,我跟老板娘算一下数。”许志友说。

    一会儿,几个男孩出来了,许志友手里捏着15块钱。

    边学道什么都没问,他知道孩子也是有秘密和自尊心的。

    “现在有时间么?”边学道问。

    “有啊。”几个孩子说。

    “走,吃东西去。”边学道说。

    男孩们知道边学道大方,都很高兴。

    “想吃什么?饺子?还是麦当劳?”

    “饺子!”

    “麦当劳!”

    见意见不统一,边学道使出了民主集中制的精髓:“那就吃饺子!”

    饺子快吃完的时候,边学道让几个孩子继续吃,他带着成大器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告诉司机,去最近的麦当劳。

    在麦当劳边学道点了足够10个人吃的量,跟成大器一人两个大袋子,打车回到饺子馆。

    领着孩子们到红楼下,边学道上楼,取下来两个端午节时买的帐篷、防潮垫和扑克,然后小部队直奔主楼。

    几个人累死累活爬上了主楼楼顶,歇了一会儿,边学道支上帐篷,让几个孩子去楼下教室抬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上来。

    楼顶野营开始了。

    有吃有喝有玩,几个男孩子高兴坏了。

    边学道也不知自己怎么和几个孩子这么投缘,他就是特别想和这些孩子说说话,散散心。

    玩累了,大家躺在帐篷里说话。

    4个孩子家境都不好,不是父母离异,就是丧父丧母,许志友是跟他姐夫一起生活。

    许志友说:他父母40岁才生的他,不久因为车祸都去世了,他是跟着姐姐长大的。他姐姐长得漂亮,不知道怎么认识的,跟了当时很有些钱的姐夫。

    他姐夫早些年是个足球运动员,上世纪90年代曾经踢过几年甲A,后来因为参与卖球,得罪了一些人,被别人在比赛中废了右腿。

    再后来他姐姐得了一场大病,已经踢不了球的姐夫倾尽所有,还是没能留住他姐姐的命。

    他姐夫跟当年的队友借了些钱,开了一个足球学校,却因为不懂经营,效益越来越差,最后在东森大学后面盘了个租书屋。至于在修车厂的足球学校,纯粹是打发时间、转移自己注意力的小营生。

    几个孩子都喜欢足球,身体素质也都很好,许志友姐夫认同孩子们用足球锻炼身体,但坚决反对他们走职业球员这条路。

    边学道站在楼顶,极目远眺,问了站在左右的男孩们一个很俗气的问题:“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我想当球员,挣大钱。”这是倪恒。

    “我想坐时光机器,回去看姐姐。”这是许志友。

    “我想周游世界。”这是成大器。

    “我想去没人的星球居住。”这是段奇峰。

    “我想站在这里往下撒尿。”这是边学道。

    梦想,有时候,不是想做而做不到的事,而是能做却不敢做的事。

    只要你克服内心的恐惧,做了,梦想也许触手可及。

    第二天,边学道带着4个男孩,去了李裕带他去过的5个老人家里,跟4个男孩一起帮老人收拾了屋子,干了一些体力活儿。

    第三天,边学道带着4个男孩,去了条石大街,找了家格申体育用品商店,指着阿迪、耐克和李宁三家店说:“进去挑,全身的足球装备,我出钱。”

    几个男孩不敢相信,都没动。

    边学道说:“只有20分钟时间,过时间的自己付款。”

    男孩们“唰”的一下不见了。

    倪恒挑了一套耐克。

    段奇峰挑了一套阿迪。

    许志友挑了一套李宁。

    成大器是混搭。

    边学道给自己也挑了双球鞋,然后问许志友的鞋码,给他又买了一双阿迪。

    男孩们兴高采烈地回了家,走到红楼附近的时候,温师哥打来电话,问边学道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去工大附近的避风塘找他。

    边学道到的时候,温师哥已经在等他了。

    坐定后,温师哥开门见山地说:“明年我研究生毕业,我这个人不适合上班挣工资,想自己干点事,我出技术,你有没有兴趣?”

    边学道喝了一口茶:“你准备做什么?”

    “开发游戏!”温师哥说。

    边学道一愣:“要多少启动资金?”

    “50万。”温师哥说。

    “开发游戏?”

    “对。”

    “开发游戏的话,50万不太够吧,再说,游戏做出来后效果不好怎么办?”

    温师哥憋了一会儿说:“我已经深入研究了《传奇》的游戏兴奋点,不会不好的。”

    边学道说:“好吧,咱们可以copy《传奇》,别人也可以copy咱们,你应该了解国人的复制能力,况且,游戏开发周期长,等咱们的游戏出来了,没准就落伍。”

    温师哥说:“这点倒是没想到,你有什么主意?”

    边学道说:“其实我的想法跟你差不多,都是打《传奇》主意。”

    温师哥看着他,等他接着说。

    边学道说:“建私服。”

    “私服?”

    “对。”

    “源代码哪儿去弄?”温师哥问。

    “想办法,不要忘了,这游戏是从韩国买来的,那边已经上线两年了。”边学道说。

    温师哥沉思了一会,轻轻点头。

    边学道接着说:“还有。”

    “还有?”

    边学道说:“外挂还要继续做,我的技术太粗糙,你来做一定更完善。”

    温师哥问:“做《传奇》外挂?”

    边学道说:“不,如果可以,做市面上所有效益好的游戏外挂,我觉得,《传奇》只是网络游戏蓬勃兴起的开端,看到《传奇》赚钱,会有更多公司投入资金引进、开发游戏。”

    “运营商下狠心封外挂怎么办?”温师哥问。

    边学道说:“这个决心首先就很难下,其次,不是所有运营商都有这个勇气。”

    “外挂就是游戏里的毒品,用一次就会产生依赖,会上瘾。一个服务器,只要有几个人用,其他人就会觉得不公平,就会跟着用,蔓延速度是非常快的。这个时候,运营商有两个选择,要么封杀,要么放任。”

    “先说封杀,这点不容易做到。想全面封杀外挂,只有游戏运营商们团结一致,集体封杀一切外挂的存在,对外挂有个针对性的措施,再争取政府部门的帮助,形成一个有效的法律文件,这招一出,外挂彻底完蛋。但是按照大部分运营商的狭隘心理,这一点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只要游戏档次差不多,十家运营商封外挂,一家不封,玩家肯定会向不封外挂的游戏里流动,这时,有人占便宜,有人吃亏,一来二去,封外挂的同盟就不复存在。”

    “而且,就算真封杀了外挂,会有什么后果?游戏里的角色都是有朋友的,封杀了一个,可能跟着流失两个,这就少了三个玩家。就算有这个魄力,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我说过,外挂是会上瘾的,玩家用过了外挂,已经适应有外挂的游戏,现在不让他用了,大部分人是玩不下去的。所以,出于人气和收益的考虑,运营商多数会对外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分就行。”

    “至于放任,是不可能的,顶多是大家有一种默契。外挂会加速游戏的枯萎,运营商会因为外挂的存在加速游戏圈钱的速度和力度,又或者,他们也加入到外挂队伍中,官方开发一些外挂出售,争取效益最大化。”

    “所以,只要注意分寸和自我保护,做外挂,能赚几年快钱。”

    温师哥看着对面的边学道,忽然觉得他的眼睛像一个漩涡,深深的,黑黑的,不知道通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