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30章 表白在漫天烟花下

正文 第30章 表白在漫天烟花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校庆越来越近,筹备工作如火如荼。

    一天在篮球场附近,边学道遇到了前世自己社会学的室友,一行6个人,横穿篮球场向图书馆方向走去。

    这个6个男生不认识边学道,但边学道熟悉他们每一个人,包括他们的性情、习惯、喜好,知道他们每一个人毕业后近10年的发展走向。

    其中那个叫冯东的,最是让边学道记忆深刻。

    农村出身的冯东,大学时是贫困生,毕业后进了广电口的下属单位,靠会来事儿、肯送礼、能喝酒,混得不赖。

    毕业6年后,大学班级13个人在松江聚会,当着一帮老同学的面,冯东挥动着100块小费,找茬骂了饭店的小服务生一顿。

    在松江市并没有给小费一说,那次是边学道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有人给小费。

    2002年的冯东,还没有10年后在饭桌上跟同学说自己出门又刮了车小修一下要8000多、女朋友最近又看上一套200多万的房子、家里250平的房子太难收拾、昨晚跟省里某部长的秘书刚吃过饭的猖狂劲儿。

    2002年的冯东,还没有10年后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我办事,不管多大官,把成捆的钱往他桌子上一放”。

    2002年的冯东,还跟在寝室里家境比较殷实的同学身边努力讲笑话,以求吃两顿免费食堂。

    看着6个人远去的身影,想着10年间这些人之间关系的调整颠倒,边学道无比清醒地认识到,只有想办法赚钱,穷尽一切努力赚钱,让自己有钱有势,才能不给得志小人在自己面前炫耀的机会,才能把那些得意便猖狂的人踩在脚下,踩死碾碎。

    临近毕业的大四学生,情绪最躁动,最容易闹事,学校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世界杯还没结束,大四的学生就被赶离学校了。

    学校的官方说法是不能耽误毕业生到单位报到,但学生间都传言,是校庆在即,大四学生指挥不动,约束不了,学校怕出事。

    毕业多年后,边学道始终不能理解学校当时的逻辑,事实上,无论一个学生在学校时多么顽劣不堪,离校后对学校都是有感情的,不少大四学生想亲眼看看十年一次的母校校庆,但他们没有机会。

    大四学生离校前一周,东森大学的内部校园点歌台出奇火爆,要离开的学生一遍一遍点播着《那就这样吧》。

    歌词中的某一个段落细节,反复敲击着即将分飞的校园恋人的心坎,像一个不敢当面告别的男孩,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一起走过最美岁月的女孩,明天自己将踏上远去的列车,从此天各一方。

    傍晚时候,校园各处的音箱里,先是放了一遍小刚的《黄昏》,然后在《致爱丽丝》的背景音乐下,女播音员念了一篇投稿,名字叫《再见》:

    再见了,

    我亲爱的校园,

    我没来得及走遍你日益舒展的轮廓,

    就要跟你说一声道别。

    再见了,

    我亲爱的兄弟,

    我们还有很多约定没有完成,

    就要踏上南去的火车。

    再见了,

    我心爱的姑娘,

    还没来得及当面跟你说一声我爱你,

    只能把这份爱恋藏进心窝。

    再见,再见,

    这楼这树这歌,

    再见,再见,

    这风这云这雪,

    再见,再见……

    整个717寝,只有边学道能感知沉浸到这种离别的情绪中,其他人因为毕业还早,阅历不够,要么在为校庆忙碌,要么在为考试忙活。

    …………

    进入7月,市面上的外挂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谁的外挂稳定,谁的外挂更新得快,谁的外挂口碑好,决定着各自的收入。

    边学道开始投入固定的时间维护外挂,用更多免费的辅助工具推广my123。

    边学道忙不开的时候,就让李裕帮忙维护他的woyou论坛,审核帖子内容,更新首页。

    边学道说一定要给他工资,李裕压根没当回事。

    一天晚上李裕回来的有点晚,一问,原来李裕加入的那个志愿者爱心社团凑了一笔钱,去看望了几户孤寡老人。

    李裕是第一次去,跟大家一起打扫屋子,陪老人说了半天话,走时悄悄把自己身上的钱全给老人留下了。

    开朗、真诚、有爱心,这是边学道眼中李裕身上最闪光的品质。

    这个脸上总挂着没心没肺笑容的阳光男生,心里有他自己的一套处世准则。

    …………

    7月8日,校庆前两天,身在学生会又是帅哥的陈建被安排到校外的指定宾馆,接待参加校庆的校友。

    艾峰参加的集体舞项目进行了最后的彩排,其他所有人都有各自的任务,就连边学道都被分到一块志愿者的胸牌。

    7月9日,校庆前一天,学校几个进出口全部设岗,校园里的高级轿车一下子多了起来,负责迎接的校乐队一遍又一遍吹号敲鼓,以示欢迎的隆重。

    一天一宿没现身的陈建打来电话,说宾馆里见到好多样貌好、身材棒的师姐,几个师姐对他很有兴趣,要不是有了苏以,他百分之一千会把持不住。

    边学道在电话里警告陈建,一定要守身如玉,狂热的官二代可还没彻底偃旗息鼓呢!

    校庆正日子终于到了。

    跟记忆中一样的乏善可陈。

    从宿舍楼看过去,体育场周围被拉着条幅的氢气球笼罩,边学道觉得再加把劲儿,就可以赶上《飞屋环游记》的配置了。

    上午的校庆大会,晚上的校庆晚会,志愿者边学道,在体育场周围忙了一整天,引导观众和校友进出场,折腾出一身汗。

    等晚会开场,主持人的声音传来,看身边还有学生在值守,边学道溜回了红楼。

    房东老两口对学校有感情,都出去看演出了,锁好门,边学道在卫生间冲了个澡,听着音乐躺在床上养神。

    朦朦胧胧正要睡着,手机响了,李裕在电话里问他在哪?边学道说在家,李裕说那我等会再找你。

    隔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是于今,问他看没看演出,聊了几句,挂了。

    边学道把手机调到了震动状态。

    又隔了一会儿,手机开始震动,第一遍震动了好久,边学道没接,过了几秒,又开始震动……

    这觉彻底没法睡了。

    接起来,是李友成。

    李友成问边学道在哪看节目呢?边学道说人多崴了一下脚,在寝室歇着呢。李友成立刻问他崴得重不重?上药了么?边学道说没事,已经能走了。

    烟花汇演开始了。

    边学道卧室的位置刚刚好,他早知道礼花就布置在红楼前的篮球场上。

    站在窗前,看着炫目的礼花在天空中绽放,看着下面警戒线外密密麻麻、仰着头对烟花指指点点赞叹不已的人群,边学道竟莫名出现了一种独醒的感觉。

    电话再次震动,看号码是李友成。

    “喂,你能走路么?我在你们寝室楼下,我买了点治疗扭伤的药水,你能下来取么?”

    “你在那等我一会儿。”

    说完,边学道下楼,向寝室楼跑去。

    快到的时候,他改了姿势,装着左脚有点不利索,走了过去。

    李友成拎着个塑料袋,不时向7楼窗口望去。

    边学道在身后喊她的时候,李友成明显吃了一惊。

    边学道解释说:“他们打电话说烟花汇演要开始了,这边有楼挡着视线,我就过去看看,毕竟10年才这么一回!”

    李友成把手里的袋子递给边学道,问他:“走走?”

    “行,正好活动活动。”边学道答应了。

    人都集中在体育场周围,校园里路上的人很少。

    烟花表演还没结束,不同颜色的礼花在头顶上炸出各色的光线,教学楼的玻璃,一下是红的,一下是黄的。

    体育场舞台上的节目进入到最后的高潮,阵阵集体的欢呼声如潮水一样涌来。

    两人慢慢地走着,置身于既喧闹又安静的环境中,坐在喷泉旁的椅子上,看着各色射灯映照下喷泉,李友成开口了。

    “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吗?”今天的李友成直接得有点不像她。

    边学道诚实地说:“我心里有一个人。”

    仿佛早就预知到了这个答案,李友成舒了一口气,接着问:“我见过她吗?”

    “你没见过。”边学道说。

    李友成不再问了,边学道的思绪却飞到了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徐尚秀身上,回想两人婚后徐尚秀的一颦一笑。

    李友成站起来,对边学道嫣然一笑:“说了,就没有遗憾,送我回去吧。”

    烟花散去,人也散去了,留下空荡荡的舞台,独自回味片刻之前的五光十色、热闹喧嚣。

    校庆之夜,陈建没有回来,寝室里的七个人都累了,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