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29章 论文第一作者

正文 第29章 论文第一作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红砖楼招租的房主是东森大学退休的教授,老头不爱说话,表情很严肃,老太太倒很慈祥,看人笑眯眯的。

    边学道看见了准备出租的房间。

    房间很大,有家具,淡雅干净,几盆植物装点着窗台,采光很好,最难得的是房间里有网线接口。

    边学道对环境很满意,就是价格有点高,一月550,这都够在外面租一间房子了。

    边学道把价格讲到500,说可以先交一年的房租。

    老两口商量了一下,同意了,但要约法三章:不能带男男女女在这过夜,不能半夜回来打扰他们休息,不能在房间里鼓捣音乐。

    边学道说没问题,下午就签了合同。

    通过交谈,边学道知道房东老两口都姓沈,夫妻一个姓,感觉很少见。

    签完合同,边学道打电话给王文凯,说要去工大跟他聚聚,如果方便让他带上温师哥。边学道清楚,全国排名前20的工大,在那里学计算机的妖孽很多,自己既然要在互联网上刨食儿吃,多交点朋友有好处。

    三个人约好在麦当劳见面。

    温师哥是个经常在外面跟人打交道的,从第一次见到边学道就觉得这个男生不普通,吃东西时,边学道说想组装两台电脑,CPU、内存和硬盘都要顶配,要液晶显示器。

    其实组装电脑的事儿,边学道自己能搞定,他就是想借机会跟这两个人联络一下感情,吃吃饭,再给点辛苦费,以后真求到他们了,也好张嘴。

    温师哥很懂事,买电脑时找熟人很是帮边学道砍了价,而且每样配件他都要把关,没问题才让组装。

    走的时候边学道给王文凯留了1000块钱,让他帮着安排温师哥。

    王文凯拿着钱说:“太多了。”

    这个时候李裕开车到了,边学道把电脑搬上车,跟他摆摆手说“再联络”,上车走了。

    温师哥心里比王文凯明白,两台电脑花了3万多,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人,不会太在乎请客花500还是1000。

    温师哥问了王文凯几次:“这个姓边的同学什么来头:”

    王文凯说:“没什么来头啊,同学好多年,就一普通人。”

    普通?

    听到王文凯用这个词形容边学道,温师哥感觉很滑稽。

    跟李裕回到红楼,把电脑组装上,李裕就赖着不走,要在这儿住。

    边学道说:“跟我说没用,你得去把我房东搞定才行。”

    从那天起,李裕只要去边学道那,进门不是拎点水果,就是拎点蔬菜,还经常主动帮老两口擦地,老两口拿这个一脸阳光的男生有力使不出,慢慢也就默许了他偶尔在边学道那屋住一晚。

    一天,边学道正在家更新CS透视外挂,接到了班长的电话,班长说形势课严教授让边学道去他办公室一趟。

    形势课严教授?找自己干嘛?

    边学道问了严教授办公室的位置,敲门。

    “进!”

    边学道走进屋,见只有严教授在,笑呵呵地说:“教授您找我?”

    严教授居然站起来了:“哦,贸一的边学道吧?坐,坐。”

    边学道有点受宠若惊,这可不是教授该给学生的礼遇。

    来的路上边学道想了一遍,自己应该没犯什么事,尤其是能跟严教授挨上的事,但他还是摆正了自己的态度,半个屁股挨着椅子,上身略微前倾,一副悉心受教的样儿。

    边学道不说话,他在等严教授开话头。

    严教授喝了一口茶,说:“你交的论文我看了,十年展望,写的很不错。”

    边学道想起那篇论文了。

    心想原来是那篇论文的事,这严教授挺有眼光啊,居然看出来了,还以为他看都不看,随便翻几下就给分呢。

    “谢谢教授夸奖。”边学道说。

    严教授沉吟了一下,说:“我想知道,整篇论文都是你自己写的么?嗯,我的意思是说,你有没有从网上或者别的地方借鉴一下?当然,我不是训导你,让你们这些孩子写这样大的论文确实很难,上网找一些观点和资料是情理之中的。”

    “都是我自己写的。”边学道说。

    严教授摸着茶杯问:“里面的观点和推测都是你想出来的?真没借鉴别人的论文?”

    “是的,没有。”边学道回答得很干脆。

    严教授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你这个年纪,怎么能掌握这么深的经济理论?说说。”

    边学道说:“我爱看报纸,从初中时就爱看,现在每天上课也看。”

    边学道隐约猜到问题出在哪儿了,但管不了那么多,先搪塞过去再说。

    他初中看的报纸不超过10张,但就算自己说天天看,谁又能去查?

    这一点严教授有印象,这个男生经常在课堂上大模大样地看报纸,要是再有杯茶水,就像极了自己坐机关的那帮同学。

    其实这些天,严教授已经把边学道论文里的一些观点挨个仔细查找过,没有相似的论文,也没有这样系统的论述,加上其中几处明显外行人的说法,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篇原创的论文。

    严教授不大相信这是学生找人代笔的,谁能随便找到这样水平的代笔?

    那么,只要确认这篇论文是学生写的,他就要进行下一个步骤了。

    把一些想当然和太绝对的用语替换一下,把一些话用专业术语表述,把一些地方再好好润色一下,署上名字,就可以在重量级刊物上发表。

    毕竟刚刚入世,有人欢呼雀跃,有人忧心忡忡,大家讨论得正在兴头上,媒体也乐于在这个时候表达自己的关注点。

    严教授做了一个决定,沉稳地说道:“是这样,你这篇论文写得很不错,当然,有一些地方还是稚嫩了一点,但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把关。”

    说到这,教授从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起身,走到边学道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接着说:“我一个同学,在国内一个重量级刊物当副总编,他跟我说过,有学生写的好论文,让我推荐给他,能发表出来,也算我这个当老师的帮你们铺铺路。你这篇论文,我很看好,我给我那个同学叨咕了几句,他也很看好,让我把论文发给他,行,就发表。”

    要发表?边学道完全没预料到会是这样一个走向。

    严教授继续说道:“我这个同学建议说,这样的论文要发表,只署你的名显得有点单薄,不够分量。我是这样想的,传过去的时候,把我的名字加在后面,你看怎么样?”

    边学道明白严教授的态度从何而来了。

    可是没必要啊!

    就算严教授直接拿着论文加个名字发表了,自己一个学生又能翻出多大浪花?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学生,这样的经济类论文,不是科研类论文,换谁都相信教授参与写作了。

    有些事一时想不明白,但边学道知道自己还是要表态:“严老师!”

    边学道立刻把“严教授”换成了“严老师”,他知道这样称呼显得更亲近:“其实我论文里的不少观点,都是从您课堂上讲的观点里整理出来的,我就是加入了一点自己的联想,如果要发表,您一定当第一作者,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署名了。”

    严教授很欣慰。

    这个边学道太懂事了,不仅把第一作者让给了自己,还暗示论文的核心观点来自自己,少了许多后顾之忧。

    之后的谈话气氛更加融洽,严教授关心了一下边学道的平时生活,客气地说:“有什么困难来找我。”

    边学道礼貌地感谢老师的关心和爱护,离开时严教授甚至起身送了他几步。

    边学道脑子里有点乱,走到运动场,坐在看台上,静静想着这件事可能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想了半天,自哂了一下,一篇论文而已,漫天都是,能怎么样?再说还有严教授在前面顶着呢。

    算了,还是回去琢磨赚钱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