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俗人回档 > 正文 第25章 妹子说她是36D

正文 第25章 妹子说她是36D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陈建有情敌了。

    一个姓左的官二代向苏以发起了疯狂的追求,传说这个预科班的官二代从去年军训就疯狂追求一个传媒学院的女生,但猛攻不下,不久前还让那个女生在食堂把一盆热汤扣在了他的头上。

    脸上烫出来的泡刚好,官二代又找到了一个让他疯狂的女生——苏以。

    陈建很郁闷。

    虽说经常和苏以打电话、一起上自习、逛个街什么的,但他暗示了两次,苏以一直没明确表态。

    以陈建的观察,苏以这个女生,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温温婉婉的,不太好接近却也不难说话,但她外圆内方,心里装着很多东西。

    陈建总觉得她有一个很长很细致的人生规划,但他不知道那个规划里都有什么。

    官二代开着轿车、手捧玫瑰第三次站在楼下等苏以的时候,苏以把电话打到了717,约陈建晚上见面。

    陈建那好看的嘴角仿佛都挂着等待宣判的悲伤。

    下午7点多,当园林学院的院花苏以手拿一条围巾,独自站在6A号楼门口等人的时候,无数东森少男的梦碎了。

    陈建到门口的时候,苏以什么也没说,走到陈建跟前,把手里的围巾围在陈建脖子上,试了试长短,然后把围巾摘下来,放到陈建手里,跟他说:“我织的。”

    被巨大幸福击中的陈建站在原地足足一分多钟,一直被女生追逐的他第一次体会到天堂向自己开门的感觉。

    陈建这一生都没有像那天那样希望冬天快点到来。

    看到陈建手里的围巾,边学道觉得苏以的审美口味很重。

    苏以织围巾用了两个颜色,黑和红,两个颜色一样一半,泾渭分明,边学道已经开始为陈建冬天的衣服搭配操心了。

    官二代是个执着不服输的官二代。

    尽管苏以明确表示已经有男朋友了,但官二代认为只要还没结婚,他就有希望,他甚至找人从中传话,让陈建识相点退出。

    陈建是个斯文人,他没搭理官二代。

    一周后,陈建去于今租的房子,出了点钱,让于今找两个在本市帮他卖外挂的校外游民。

    结果没几天,在一个下雨的后半夜,官二代停在学校附近的本田车被人砸了,砸得那叫一个惨。

    正因为这次突然上门,陈建是第一个发现于今屋子里有女人的。

    女孩是湖南人,初中毕业,跟老乡出来找工作,在松江几个网吧干过收银,不知怎么的跟于今在网上认识了。

    于今现在生怕自己认识人少,什么人都敢打电话说几句。

    听说她是网吧收银,就联系她和网管帮他推销外挂,一来二去女孩赚了点钱,就说要请哥哥出来吃顿饭感谢一下。

    女孩要请自己吃饭,于今那是从来不怕的,两人都是南方人,彼此很快产生了亲近感,没多久就住到了一起。

    于今现在外挂分成加上自己卖点装备什么的,每月几万块进账,边学道跟他说过,这游戏最少能火2、3年,外挂的收入到2003年都不会太差,于今对边学道的话还是很信的。

    从第一眼起,他就相中了这个说话软软、皮肤白白的湖南妹子,尤其是这个妹子亲口承认她的确是36D,并且于今也亲手测量、实地考察了。

    于今觉得网吧收银的工作不用干了,他现在就算包养都包得起。

    也是从36D出现后,于今开始思考他和边学道合作这件事。

    最开始,能拿到钱于今就是满足的,边学道每次分钱都让给他点,于今也很满意,开始几千几千的没什么太大感觉。

    可是4月份第一次收入过10万,再分钱的时候于今的心动摇了。

    他开始想自己没日没夜的辛苦,开始想自己挂科的麻烦,他开始期待下次分钱的时候,边学道能主动把分成变一变,但边学道从来没提过。

    于今有时候也想得明白,路子是边学道找的,技术边学道出的,自己不过是帮着吆喝吆喝,每月拿到的钱,整个东森大学找不出第二个在校生能赚到。

    这都是因为自己玩游戏,因缘巧合才和边学道成了合伙人,看看717寝的几个男生,每月还在为几百块生活费算计,自己应该知足。

    可是真的知足么?

    于今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依附边学道干下去,他得找一条自己的路。

    这个念头在36D上了于今的床以后越发清晰浓烈。

    于今要请717全寝吃饭,介绍自己的女朋友。

    可以带家属,特别指出,是家属,没确定关系的不算。

    结果吃饭那天,只有陈建带了苏以,艾峰带了南娇。

    于今找的地方没有上次边学道找的地方好,但也不差。

    饭桌上,于今正式把36D也就是周玲介绍给了大家。

    南娇对于今只请家属,不请603的人很不满意,在饭桌上变着法儿找于今喝酒,结果先把自己喝倒了。

    艾峰碍着面子,没法帮。

    苏以和周玲陪南娇去卫生间的时候,童超问于今:“三哥,太幸福了吧,这身材。”

    杨浩边吃边“嗯嗯”地点头称是。

    于今笑骂道:“你们几个注意点啊,别总盯着我儿子的食堂看,就算想看,能不能矜持点隐蔽点看啊?我媳妇没咋喝酒,都让你们几个看脸红了。”

    说完跟李裕说:“我算有主儿了,李薰归你了,你抓点紧啊。”

    李裕说:“快了,快了,等我和老边把歌练好就快了。”

    于今一梗脖子:“边哥会唱歌?”

    “边哥?”艾峰问:“你不是比老四大么?”

    “我俩单论。”于今说完没给他们解释。

    艾峰听得一头雾水,只有李裕和陈建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

    为了校庆,学校和学院几次动员,团委、各级学生会、各艺术团体轮流上阵,拉人拉钱拉关系,想节目、编节目、排节目,忙得不亦乐乎。有人来班级里选人,边学道压根没搭理这茬。

    除了大合唱,就是集体舞,再就是诗朗诵,想想都无聊,而且一旦进去,肯定占用海量时间排练,他才不会参合这玩意。

    宋佳有男朋友了。

    一次寝室没人的时候,杨浩告诉边学道宋佳的事,他还记着刚开学时宋佳和边学道走得比较近。

    不久之后,在校后勤总公司资助贫困大学生的仪式上,边学道见到了宋佳和她的男朋友。

    宋佳把自己的男朋友谭家杰介绍给了边学道。

    谭家杰是江苏人,材料系的,这次受资助的31个学生中就有他,因为成绩优秀获得了1000元的助学资金。

    简短交谈,拥有成年人阅历的边学道捕捉到了谭家杰身上明显的凤凰男气质,自卑中掺杂着自傲,敏感戒备而努力装出见过世面的样子。

    从两人的站姿和表情中,边学道看出在和宋佳交往中,谭家杰占据着绝对的主动,他应该觉得这个衣食无忧家境不错的女生跟他谈朋友,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宋佳眼光好。

    看着一脸甜蜜的宋佳,边学道说不出更多的话。

    同学而已,棒打鸳鸯的事能不干还是别干。

    爱情这东西,外人谁都品不出当事人心里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