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七十章:落幕

第七十章:落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住手。御剑——万剑归一。”

    白衣男子大喝,在这一刻出手,脚下飞剑飞出,幻化出万千剑影,如箭雨铺天盖地向宁采成射去,想要阻止宁采臣,但是已经迟了,宁采臣的动作太快,血气迸发,幻化出一根巨大的血气手指,闪电般出手!

    “啊——噗嗤——轰隆隆....”

    惨叫声响起,是红衣女子,不过声音只是一瞬间就戛然而止,血红色的手指落下,碾压在红衣女子身上,直接将被她的身体碾碎,除非是元神境界的大修士,没有身体也能凭借元神夺舍重生,但是阳魂境界的境界却万万没有这般手段,木屑横飞,瓦片穿空,那栋房子直接在这一指之下坍塌了。

    做完一切,宁采臣跟着一个闪身,横空挪移出去近百米,躲过后面白衣男子的攻击,落在一个高大的树冠上,遥遥的看着白衣男子,宁山也站在不远处的一处房屋顶山,他一直没有出手,不过很警惕,因为他在防止对方逃走,不过显然,即使这一刻,白衣男子也没有逃跑的打算,因为他一直都很自信。

    另一边,唐仁镜、白素素他们也过来了,不过没有上前,远远的退开一边,站在街道上,看着这边的大战。

    “好!杀得好,宁公子好样的。”远处,有人大声叫好,但是他的声音却带着哭腔。

    “这些畜生,草菅人命,害死多少乡亲,一定要全部杀了啊,一个不留。”有人咒骂,对这些修士深痛恶觉。

    “天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你们修士的战斗,为什么要牵扯道我们这些凡人。”有人失声痛苦,看着北城门那边的惨状,大声质问。

    唐仁镜抬着头,双眼赤红,双拳紧紧的我在一起,指甲直接插进了血肉中!

    “听到了吗?”宁采臣看着空中的白衣男子!

    “你不该杀了她们。”白衣男子脸色有些不好看,根本没有理会那些普通人的叫喊控诉,也没有理会宁采臣的话,而是看着坍塌的废墟和被钉死在树干上的青衣女子,最后看向宁采臣:“今日,你必死,敢与我们蜀山剑宗和峨眉作对,谁来了也就不了你,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邪魔,呵呵,那就是邪魔又如何,今日,我这个邪魔就好好看看你们这些名门正派有什么本事。”

    宁采臣笑了,气极反笑,这些名门正派,不仅自负,而且虚伪,明明双手沾满了鲜血,还要披上虚伪的外装,自语正道,让人厌恶。

    “今日,我这个邪魔,就要为死去的百姓讨个公道,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有什么本事,杀!”

    “轰!”

    话落,宁采臣的身体高高跃起,如同炮弹射向空中的白衣男子,在他脚下的那棵大树树冠直接断裂,脚踏虚空,一身气血迸发,一连打出八记散手,或指、或拳、或掌、或腿,从四面八方扑向白衣男子。

    武策七十二个动作,柔和了各种拳法、指法、掌法、腿法、爪法、身法等武学,现在直接被宁采臣施展出来七八种!

    “御剑——破剑式!”

    白衣男子脸色微变,手中捏出一个剑诀,脚下的飞剑化成一柄六十多米长的银白色巨剑,竖斩而下,似乎撕裂了真空,同一时间,他的身体快速倒退,因为他清楚,武者修炼体魄,近身战是武者的长处,相对而言,修士注重灵魂的修炼,近身战却是短板,一旦被同级别的武者近身,修士多半没有胜算。

    轰!

    巨剑斩下,磨灭宁采臣的攻击。

    “喝!”

    宁采臣长啸,右手再次探出,化作几十米长,抓向白衣男子。

    “不自量力,给我灭。”

    飞剑再次暴涨,刚刚对拼一记,他占据上风,现在更自信,甚至在心里,他一直很自信,只不过现在对宁采臣的忌惮更加少了一点,身体不退反进,手捏剑决,操纵飞剑劈向宁采臣,没有过多的花俏,竖劈而下,他要以绝对的力量诛杀宁采臣!

    这个敢于挑战他们大派威严的武者,必须铁血镇压。

    “赐你死亡。”

    白衣男子脚踏虚空,面色平静,无悲无喜,有一种掌控一切的自信,白衣飘飘若剑仙,银白色的巨剑撕裂空气,对准宁采臣斩下。

    “喝!”

    就在这时,宁采臣猛然一声大喝,文气爆发!

    “嘭,噗嗤!轰隆隆....”

    可以看见,一层无形的力量以宁采臣为中心,在他脚下的几栋房屋直接崩塌,白衣男子也是脸色徒然一红,只感觉胸口像是被一柄千斤铁锤砸中,哇的突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如同稻草人一样倒飞了出去,操纵的飞剑也劈在了地上,大地也被劈出一条大裂缝。

    “文气!”倒飞出去的白衣男子失声大叫,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没想到宁采臣还领悟了文气,而且明显比武道还要强。不然他也不会一下子重创,哪怕是出其不意。

    “弓!箭!”

    宁采臣趁胜追击,凝字化形,左手捏出一柄银白色水晶长弓,右手凝聚出一只银白色光箭,后背弯弓,成射雕状。

    “取你狗命!”

    “嗤!”

    光箭破空,如同一道璀璨的流星,似乎贯穿了虚空,直接奔向还没有停住身子的白衣男子。

    “给我破。”

    白衣男子变色,仓促的捏了一个剑诀,竖掌成剑,斩出一片剑光,想要磨灭光箭。

    “噗嗤、、、嗤!...”

    最后,一朵血花在空中绽放,剑光直接被磨灭,光箭没入白衣男子体内,轰然炸裂,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白衣男子——死。

    宁采臣的身体也落在了一处屋顶上,看着空中杀下来的血雨,还有一些肉末,那是刚刚的白衣男子的!

    至此,峨眉的两个女修士、蜀山的男剑修,三人都直接死亡,但是宁采臣却感觉不到诛杀敌手的快意,目光看向北城门,那里的城墙破难了,有一大片倾倒,在城门口,有一大片红黑色的血潭,那是那些逃到北城门口的人,现在全都化为血水,整整数千人,尸骨无存。

    大战落幕,唐仁镜他们走了过来,宁采臣和宁山也落在了街道上,身后是一大群人,都是郴县的居民。

    “呜呜....”“呜呜......”

    慢慢的,人群中有了呜咽声,到最后,哭喊声响成一片。

    “夫君。”

    白素素眼圈发红,站在宁采臣的旁边。

    宁采臣不说话,脸色沉默,这一战,他赢了,但也输了。

    “公子,你的手。”

    高兰出声,发现宁采臣的右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沾满了鲜血,手掌处有一个巨大的口子,那是刚刚和白衣男子大战的时候留下的,虽然战斗结束的快,看起来是他以雷霆手段诛杀白衣男子,但事实上,他自己也受了伤,若非突然动用文气,打了对方一个搓手不及,这一战会更艰难。

    修士中,以剑修最擅长攻伐,蜀山剑宗,攻伐第一,并不是没有道理。

    (PS: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