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七章:宁山

第七章:宁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郴县是梁国三川郡的一个县城,这样的县城在梁国不在少数,在县下面还设乡、村,郡、县、乡、村四级构成梁国的地域划分,郡、县之间还有城池,一郡之地大约三十道六十万平方千米,整个梁国四郡相当于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千米,相当于地球上的中国土地面积的六分之一道七分之一之间!

    与中国古代不同,神州的人口并不少,三川郡三千多万人口,整个梁国人口接近一亿六千万,郴县作为一个县城,管辖方圆近五百里,就有近百万人口,就是放在后世地球的中国也是一个人口大县,关是郴县县城的人口也有数万!

    从纪府离开,宁采臣就沿着来时的小路,一路返回,如果沿着县城中间的大马路回去,没有个把小时是走不回了,转过几个弯,穿过几条巷子,到了陈河边,可以看到一些洗衣服的三姑六婆和一些划船打鱼的渔民!

    沿着陈河一路顺流而下走了一段路,最后,宁采臣走进了一条光线有些不好的小巷子!

    杂乱、破败!

    这是方明走进小巷后的第一映像,不过与前世地球上那些城里廉价的住房区的小巷污水横流,臭气弥漫,像是多年不见光不同,这里的小巷更多的是一种荒凉,像是稀有人烟的感觉,小巷旁边的有几栋木房子都不知道多就没人住了,有的房子都塌陷了一角!

    事实上,这里平时住的人也确实少,挨近城边,住的人家只有寥寥几户,小巷左右的路面都长了杂草,有些已经到了膝盖!

    小巷大约有一百米长,出了小巷是一片空旷地,生了几棵大树,不过叶子已经落完了,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空地后面出一个围墙,由泥巴铸造,不过那个很老旧,墙上出现了很多裂缝,有好多地方的墙都倒了,周围也长满了杂草,在泥巴墙的最中间有一道木门,木门的一半已经没有了,里面一个小院子和一间盖着茅草的小木屋,这就是宁采臣现在住的地方,木屋后面上去就是虎阳山!

    宁采臣沉默,迈步走进院子,院子差不多一个篮球场大小,左边栽种的有两棵碗口大小的大杨树,墙边的地方长了一些膝盖高的杂草,一个圆石桌和两个石凳摆在院子最中间,旁边还摆了一口水缸,里面盛了大半缸水,用一个木盖盖在水桶上面,防止灰尘树叶掉进水里面!院子的正后面是一间木屋,四五十平方米左右!

    一间正屋,两间偏房!

    家徒四壁,一目了然,这是宁采臣的直观印象,正屋中间摆了一个四方桌的木桌子,上面一张油灯,墙角摆放了一个小米缸,和一个煮饭、炒菜通用的锅,两双碗筷!

    宁采臣将书放在桌子上,在屋子里看了看,走到米缸旁边,揭开盖子,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一粒米都没有剩下,随后,又在两间偏房看了看,每一间偏房里面都只有一张单人木床,木床上面扑了一层厚厚的干草,干草上面是一张破席子和一床单薄又破烂的床单!

    沉默!还是沉默!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宁采臣心中还是有些蛋疼,这到底是穷成了什么样子,真尼玛的是滴米不剩!!

    走出屋子,宁采臣又在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发了一会儿呆!

    做事!没心情!

    抄书!让我静静的坐一下吧!在地球上,他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也算得上小康,物质生活早已不是追求,精神追求才是目标,但是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巨大的反差,任谁也一下子难以反应过来!

    坐在院子里,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因为宁采臣不知道做什么,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准备做晚饭吃完饭,但是米缸里滴米不剩,菜也没有,他能做什么,就这样坐着发了一会儿呆,看着西边的太阳一直沉落下去,天边的云层被染红了半边天,然后又慢慢变暗.。

    “咕咕!.咕咕!.。”

    最后,肚子不争气的叫声将宁采臣拉回了现实!

    “天要黑了!”

    宁采臣站起身,感到肚子一阵饥饿,事实上,他早就饿了,奈何没有东西可填肚子,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院子外面远一些的地方景象都已经开始模糊了,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宁采臣的视线中,向院子走来!!

    来人一米九左右的身高,身材魁梧高大,身穿灰色抹布衣服,长相很普通,浓眉大眼,给人一种忠厚粗犷的感觉,右手拿了一把材刀,左手提了个黑色袋子!

    宁采臣认识对方,正是宁山,比他大一岁,小时候被宁父宁母捡回来,在家里一直充当下人的角色,四年前两个老人去世,宁山也没有离开,一直留在宁家,若非因为宁山,估计原来的宁采臣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问题!

    “大山!”宁采臣迎了过去!

    “公子,我回来了!”宁山走进门,看到宁采臣就是咧嘴叫了一声,露出一口大白牙!

    “给,公子,这是今天卖柴买的!”

    走到宁采臣面前,宁山就笑着将手里提的黑袋子递给宁采臣,好奇的接过来,大概半斤左右,打开一看,就看见里面有一个大碗口大小的大饼和一些碎米!

    “这是你买的!”宁采臣抬头问宁山!

    “嘿嘿,今天砍得柴多买了点钱!”见宁采臣问话,宁山憨厚的笑了笑,随后又在怀里摸了一下,摸出两个铜币:“给,公子,这是我今天卖柴的,今天卖了六个铜币,比平时多一点,就买了半斤米和两个饼!饼我吃了一个,剩下一个是给公子你买的,剩下的半斤米够我们早上吃了.。”

    说完,宁山笑着看着宁采臣,又将连个铜币放在石桌上递给宁采臣!

    “不用,你拿着吧?!”宁采臣道!

    “啊!”宁山惊愕了一下!

    “我是说我拿着平时也没用,你拿着吧,以后每天买东西都要开销,这些钱你拿着,以后还要买东西啊!”宁采臣道!

    “啊,哦,好!好!”听到宁采臣这么说,宁山才笑着应了两声,然后将两个铜币拿回去,小心翼翼的塞到自己怀里的小布袋里,就像宝贝一样,事实上,这两个铜币,在宁山眼里就是宝贝,比他的命还要重的宝贝!

    看到宁山小心翼翼的动作,宁采臣却是心里有些发堵!

    “公子,你吃饼啊,怎么不吃啊,你今天晚上还没吃东西呢!”宁山收好钱,又转过头见宁采臣还在发呆,就催促道!

    “嗯,好!”

    应了一声,宁采臣拿出袋子里面的饼吃了起来,咬了一口,咀嚼了一下,他也没吃出来这个饼是什么做的,像是米做的,又像参杂了其他东西,有些干,硬,味道一般般,算不上好吃,也算不上难吃,肚子也有些饿的厉害,宁采臣就大力的咬了几口!

    不过很快,他的动作就慢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宁山在眼睁睁的看着他吃,还不时的在咽口水!

    “你也吃一点,我一个人吃不完!”

    将饼从中间分了一半递给宁山!

    “啊!不!不!不!我吃了,公子,我吃过了,你吃!”宁山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是有些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

    “叫你吃你就吃,我一个人吃不完!”宁采臣眉头一皱道,不过他却没想到,宁山反而直接站了起来,提着桌子上的米就往屋里走去!

    “公子,我去把米倒进锅去,明天早上起来煮!”

    沉默!还是沉默!

    看到宁山有些逃也似的走进屋子,宁采臣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宁采臣吃完了一半饼,另一半留给了宁山,走进屋递给宁山的时候,这家伙怎么都不要,最后还是宁采臣以命令式的让他吃,因为他知道,哪怕吃了一个饼,对宁山这种大个子,而且整天在山里砍柴的人来说也不够!
第六章:读书行路章节目录第八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