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六十八章:燃血咒

第六十八章:燃血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漆黑的光芒,乌黑如墨,铺天盖地,从蛇妖头顶的独角射出,这一瞬间,天地是黑色的,也是血色的,厚重的北城门城墙,石砖一块块脱落,一大片的倾塌,那是被黑光腐蚀了,万物消融,被黑光扫中,城门、城墙变得坑坑洼洼,倾倒一大片,上边融化出墨黑色的液体.......

    “啊!....”“天,这是什么....”“救我....”

    惨叫声此起彼伏,北城门所有聚集的人都被黑光扫中,但仅仅只是一瞬间,因为黑光扫在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他们整个身体都消融了,皮肉、骨骼、毛发,到最后成了黑红色的液体,这是骇人的一幕,惨烈如修罗场,整整数千人,无一生还,尸体都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短短十几分钟,全部成了血水....

    整个北城门破败不堪,尸体融化成的血水汇聚成了一大片血潭,宁采臣和宁山的身体也僵住,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却无能为力,不仅仅是两人,就是在南城门城墙上的唐仁镜等人也远远的看着这一幕。

    “师姐,成了。”红衣女子看着青衣女子面露喜色。

    “呵呵,如此多的人死在血童子座下妖兽手中,无边业力烧下,这次血童子拆翅难飞。”青衣女字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倒是可怜了这些人,说起来,他们倒是无辜的。”红衣女子又道,看着北城门的惨状,不过却并未从她脸上看出多少自责。

    “血童子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他们也是为诛杀这个魔头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青衣女子淡淡的说了一句。

    两人的声音不大,但是却也不小,让立在屋顶上的宁采臣和宁山听得清清楚楚,至于那头蛇妖,似乎刚刚那一击用尽了全力,虚脱了,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只有猩红的眼睛还在闪动,表明他没有死。

    呵!这就是宗门修士啊!

    听着空中两个女修士的对方,宁采臣心里却感到一股说不出的讽刺,出离愤怒,有凌冽的杀意,感觉要从胸口跳出来,他感觉空中的两人说不出的虚伪恶心,明明是她们故意将蛇妖引到北城门,就为了引燃什么燃血咒,对付血童子,还说的大义禀然。

    死得其所,所么讽刺的话。

    这就是修士,这就是宗门,自以名门正派,口中打着维护天下苍生的口号,心中却视苍生为蝼蚁,手下已经不知沾染多少无辜生灵的血液,自语为是的正道!

    高高在上,漠视苍生,还要当****立牌坊,穿上虚伪的外衣,这就是宗门!

    “公子,我要杀了他们。”

    宁山眼睛赤红,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看着空中的两个女修士。

    宁采臣没有说话,不过目光很冷,也并没有出手,而是看向另一边的战场。

    空中,白衣男子依旧和血童子纠缠,不过此时的白衣男子却是从刚刚被压制变得胜券在握,和血童子硬拼一记,远远躲开,随后就见他手中拿出一张血红色的菱形物体,像是符篆,上面闪烁着复杂的符文和文字。

    “血童子,你作恶多端,无辜杀害无辜百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白衣男子立身飞剑上,突然厉声大喝,随后,就见他手捏一个法印,手中的符篆猛然间迸发出刺眼的红光!

    “轰....”

    火焰,赤红的火焰,从地上升起,陈河中、残破的大地上、破败的北城门,一些人的尸体上,都升起了红色的火焰,说不出的妖异,尤其是北城门那红黑色的血潭中,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十几丈高,覆盖方圆数百米!

    红色的火焰,冰冷妖异,感觉不到温度,但却看的人不寒而栗,恍惚间,里面有万千厉鬼嘶吼,像是刚刚那些死去的人化成了厉鬼,要寻仇索命。

    这是业火,传言一个人作恶杀戮太多,天地就会降下业火诛杀。

    最后,万千业火或大或小,全部化作火光,涌向天空中的血海,蛇妖是血童子座下妖兽,被血童子控制,业火也直接找上了血童子,可以看见,整个血海都被红色的火焰包裹,火焰也是红色的,但却看得清楚,整个血海被点燃,燃烧着赤红的火焰,视线中,血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整个天空都被烧成了血红色!

    “血童子,今日我烧了你的血海,看你还能不能逃命。”

    白衣男子脚踏飞剑,遥遥的看着在业火中挣扎的血童子,业火之下,难有活口,在蜀山,血童子从业火下逃过一劫,但是境界从元神境界跌落到阳魂境界,他自信,以数千生灵血液为代价,引燃燃血咒,降下业火,足够诛杀血童子,消除蜀山的大敌。

    “血童子,你作恶多端,今日命绝于此,也算为民除害了。”青衣女子也开口朗声道,美眸含笑。

    “哈哈,为名除害,蜀山、峨眉,名门大派....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血海已经彻底消失,露出血童子的身影,整个人被业火包裹,可以看见,血童子的四肢和身体都在慢慢消融,被业火烧成了灰烬,不过他还没有彻底死去,有些稚嫩的声音从业火中传出,带着无尽的嘲笑——

    “我血童子自认不是好人,但比起你们蜀山、峨眉,一群满手献血却满嘴仁义的伪君子,就这一点,我血童子比你们强,哈哈哈哈哈,等着吧,我会再下面看着,看你们蜀山、峨眉断宗灭派,断宗灭派......啊....”

    天空如血,最后只留下血童子死亡前的最后一声惨叫和诅咒,业火也消失了,但是天空还是血红色的,充满了血腥、肃杀,地上,蛇妖死去了,它是血童子灵魂控制的座下妖兽,血童子死去,蛇妖也跟着死去,庞大的身躯横陈在大地上。

    万物寂静,三道身影立身在低空中,距离地面三四十米的地方,是剩下的那三个修士,一男两女,宁采臣和宁山立身在下面的一座还算完好的房屋顶山,目光看着空中的三人,后者也感受到了两人的目光,看了下来,事实上,他们早就注意到了宁采臣和宁山,不过并没有太过在意。

    “刚刚,是你们说要杀我。”

    最后,青衣少女开口,打破了沉寂,,刚刚宁山说的话不小,她们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早就注意到了这几个郴县里面的武者,打算现在清算。青衣女子目光直视,她长的很好看,瓜子脸,身体修长,但是很自傲,眉宇间透露着一种高高在上,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宁采臣和宁山,出声质问。

    “师姐,我去杀了他们。”红衣女子眼睛闪过一丝寒光:“看他们眼露杀意,留下可能是个祸害。”

    “算了吧,世俗凡人,不理解我等仙门良苦用心,让他们道个歉吧。”这时候,白衣男子开口淡淡道,有些悲天悯人。

    说完看着宁采臣和宁山,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看到两人还是不说话,红衣女子却是怒了——

    “放肆,没听到君师兄的话吗。”

    (PS:第二章,宗门出现了,后面其他东西也会慢慢出现,很快也会写第一个聊斋剧情,话说,大家觉得写哪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