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六十一章:流民

第六十一章:流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寒冬,大雪纷飞,进入腊月过后的第一场大雪纷纷扬扬,一夜之间,整个梁国处于雪地之中,江山万里,白银素裹,厚厚的的积雪铺在大地上厚厚的一层,踩进去,能没到小腿,这场大雪来得突然,一点准备也没有!

    东岩郡,一处小村庄,一个看起来八九岁的小女孩穿着破旧的棉袄走在雪地上,脚下穿的是布鞋,但是已经破了,大脚拇指都漏了出来,踩在雪地上,皑皑的白雪直接没过小女孩的小腿肚子,融化的积雪已经沁湿了布鞋和裤脚,天气很冷,冷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

    小女孩走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上留下一行脚印,手里抱着一些捡回来的被雪沁的有些湿润的干枝桠,一张小脸黑漆漆的,像是好多天没洗了,只能看到一双大眼睛黑漆漆的,像黑曜石一样!

    一双小手冻的通红,嘴唇也有些发紫,因为天气太冷了,冷的入骨!

    “娘亲,娘亲!小雅回来了!”十几分钟手,小女孩抱着枝桠走进一个小村子里的小茅屋,茅屋简陋,窗户烂了,四处通风,茅屋中有一个火坑,火坑旁边,摆了一张床,一个妇女一动不

    动的躺在上面,盖了一床薄薄的棉被!!

    “娘亲,娘亲!”小女孩叫了两声床上的妇女,发现妇女没有说话就抱着干枝桠走到火坑旁,一边将细小的感知呀崴断,一边开始生火:“娘亲,你等一下,小雅找来了干树枝,马上生火,等火升起来了就不冷了!....”

    小女孩一张脸脏兮兮的,冻的红紫的手不断崴着干树枝,一边熟练的做着烧火的工作,一边自语,像是对床上的妇女说的,又向是对自己说的!

    本来这些活是不需要小女孩来做的,但是半个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饥荒在东岩郡出现,事实上,饥荒什么时候没有呢,这些年来,梁国的哪个地方不会发生一些饥荒,但真正的问题却是一场瘟疫疾病也伴随着饥荒出现,几天时间就席卷了大半个东岩郡,没有人知道瘟疫是从哪里出现的,但是来的太猛了,等人们放映过来已经有些迟了.....

    “娘亲,你等等,火马上就好了,就不会冷了!”

    将细小的干树枝铺在火坑里,又用一块烂布点燃,放在上面,小女孩的手法很熟练,事实上,她这样已经做了十几天了,瘟疫出现过后,去隔壁县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自己娘亲也感染瘟疫一病不起,躺子床上,村子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一些染上病或者走不动的老人!

    很快,火生起来了,从一开始的小火苗,道后面的大伙,一股暖意在屋里出现,驱走深山的寒意!

    “娘亲,娘亲,火生起来了!....”

    小女孩有些高兴,走到床头又叫了妇女几声,不过妇女没有吭声!

    “娘亲还没醒吗?但是小雅好饿啊!”看到床上的妇女没有回答,小女孩不由得摸了摸肚子,两天前,屋子里能吃的东西就已经吃完了,这两天她一直饿着肚子,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外面找了一些野菜根拿回来煮了吃,但是现在,大雪太厚了,野菜根都找不到了!

    “娘亲说,睡觉可以不饿,我也睡觉!...”在床前站了一会儿,见妇女还没有醒过来,小女孩也爬上床,转进了破被子里面,抱着妇女闭着眼睛睡觉,不过睡了一会儿,小女孩怎么都睡不着——

    “娘亲,小雅好饿啊,你什么时候起来带小雅去找吃的啊!”

    “娘亲,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啊,小雅想他了!”

    “娘亲,你怎么这么冷啊!”

    叫了几声,没有提年间妇女的回答,小女孩爬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娘亲,直接妇女被头发有些遮蔽的脸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有些发青了,嘴唇也是青紫色的,整个身体都是僵硬冰冷的,发现这一点,小女孩一下子害怕起来了!

    她时间过死人的,治于人为什么会死,小女孩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人死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身体也会慢慢的烂掉......

    “娘亲,娘亲,你醒醒啊!...娘亲!”

    “不要丢下小雅,小雅怕....”

    ...............................

    三川郡,郴县,客来酒家,外面的街道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二楼靠窗的位置上,宁采臣和唐仁镜相对而坐!

    宁采臣一身白衣,肩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毛皮大衣,唐仁镜也是一身便装,没有穿往日的官府!

    “你这地方生意是越来越好了”唐仁镜看了看周围络绎不绝的客人,又饮了一杯酒!

    “酒也好!”喝完,唐仁镜有说了句:“喝了你的酒,以后别的酒都难以下肚了!”

    “唐大人要是喜欢,待会儿我让小二给你稍几坛回去,当然,钱还是要给的,不然待会人家说我贿赂大人不是,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坏了别人名声可不好!”宁采臣笑着给自己和唐仁镜一人倒了一杯,开口道!

    “你小子,小气就是小气,还要给自己找理由。”唐仁镜笑骂了一句!

    “我这是为唐大人考虑,酒是小,但是坏了大人名声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宁采臣自饮自酌了一杯,面带微笑,这间酒楼是他一个多月前盘下来的,如今也成了郴县闻名的酒楼,最主要的还是宁采臣地球的记忆起了很大作用,这个世界的酒他喝过一次,特别烈,而且有一种涩味,像是后期工作没有处理好,所幸他前世对酿酒的原理有些了解,也不难,甚至自己还动手做过,名酒弄不出来,一般的米酒之类的他还是搞得定!

    原理都差不多,新酿的就被宁采臣命名五粮液,因为是用粮食酿的,直接盗用上一世的知名品牌,也因为五粮液,客来酒楼名声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

    “最近看唐大人眉头紧锁,是有什么烦心事。”

    “嗯!”说道这里,唐仁镜的脸色有些沉重:“最近城外来了很多从东岩郡过来的流民,听说那边发生了瘟疫,大半个东岩郡都被波及!”

    “你是说城外的那些流民!”宁采臣若有所思!

    “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说到这里,唐仁镜叹了口气:“难啊!”

    难,当然难,城外至少聚集了上万流民,进城也不是,不进城也不是,郴县也只是一个小县城,这么多流民进城,饥寒交迫,天知道会生出生么祸乱。

    “可有对策,如果长久把这些人拒之城外,恐怕也会发生暴乱,说起来,这些人也都是可怜人.”

    “我又何尝不知道。”唐仁镜摇摇头:“我十天前就已经将这件事情上报给朝廷,但是....”

    “但是没有回音。”宁采臣接口道:“如今朝纲混乱,朝堂上的那些人,恐怕不会太在意这些事。”

    唐仁镜不说话,连宁采臣这个局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不是笨人,而且身在官场,怎么可能不知道朝堂上的事情,梁王昏庸,好大喜功,偏偏无才无德,听信谗言,以至于如今的梁国民不聊生,乱象横生。

    “唐大人,一座大夏,内部腐朽了,会怎么样....”宁采臣又道。

    “摇摇欲坠。”

    “是啊,摇摇欲坠,如果最后一根顶梁柱也倒了呢。”

    会倾塌——唐仁镜心里本能的说了一句,不过话到嘴边就生生咽了回去,眼神震惊的看了一眼宁采臣,他不是笨人,相反很聪明,正是因为聪明,他明白了宁采臣的意思,却是让他额头冒出了冷汗。

    大厦倾倒,这可是大逆不道之言。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一次东岩瘟疫,如果朝廷不处理好,恐怕长久以来的负面影响会爆发。”

    宁采臣又说了一句,但是唐仁镜却不接话了,因为这有些吓人!

    “大人,大人,不好了,城外的那些人暴动了。”

    就在这时,一个官吏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PS: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