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五十三章:礼

第五十三章: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宁家,正屋,宾客满座,今天人来的很多,差不多郴县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知县唐仁镜,都尉孙复,林家家主林怀远.......成两排坐在两边的宾客位置上,宾客的座位安排也有讲究,都是按照地位的高低座的,谁坐那个位置都规定好的,这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不过都不用宁采臣安排!

    纪原坐在高堂的主位置上,宁采臣立身旁边,等待冠礼开始,本来按照冠礼的流程,加冠者冠者沐浴后,由赞者协助梳理头发,更换采衣采履,然后安坐于东房(更衣间)内等候;不过自春秋战国时期,礼乐开始崩坏,秦始皇虽然统一六国,但是崇尚武风,礼乐也不受重视,随后到现在又经历战乱,很多礼乐都已经废弃,不似以前,礼节要做到一丝不苟,一点瑕疵都要讲究,很多东西都变成了能简则简,只要大体如是就行了!

    纪原坐在主位上,不言苟笑,很严肃,也不说话,宁采臣自然也就不能说话,倒是下面的宾客传出交流的切切声,一眼看下去,宁采臣认识的不多,比如说李家家住李晟、何家家主何权,这些都是郴县大家族,但是他都不认识,今天来这里,大多是冲着自己老师纪原的面子,当然,其中也未尝没有冲着结交他的意思,毕竟他现在领悟文气,不再是以前的穷酸书生!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一个司仪捧上幅巾,走上前台——

    “要开始了!”“开始了!....”

    看到这一幕,台下的宾客也都安静下来,宁采臣也几步走到前台的司仪旁边,跪在原先准备好的席子上——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司仪大喊了一句,纪原也从座位上起身,接过司仪手中的幅巾!

    冠礼归结起来是三加三拜,按照原始的冠礼流程——

    一加:即冠者转向东正坐;有司奉上幅巾,正宾接过,右手执后部,左手执前部,走到冠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然后跪下(膝盖着席)为冠者戴上巾,然后起身,回到原位。赞者过来为冠者好巾。冠者起身,宾向冠者作揖。冠者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幅尽相配套的深衣大带的衣服;

    一拜:即冠者着深衣大带幅巾出房后,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父母亲行正规拜礼;

    二加:即冠者面向东正坐;正宾再洗手,再复位;有司奉上帽子,正宾接过,走到冠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赞着

    为冠者去幅巾。正宾跪下,为冠者着帽,然后起身复位。赞者帮冠者正帽。宾向冠者作揖。冠者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帽子相配套的襕衫和腰带的衣服;

    二拜:即冠者着襕衫和腰带帽子出房后,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正宾行正规拜礼;

    三加:即冠者面向东正坐;正宾再洗手,再复位;有司奉上幞头,正宾接过,走到冠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

    庆。”赞者为冠者去帽。正宾跪下,为冠者着幞头,然后起身复位。赞者帮冠者正幞头。宾向冠者作揖。冠者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幞头相配套的公服;

    三拜:即冠者着公服、幞头出房后,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所有来宾行正规拜礼。随后是办成人礼酒,就正式成人了。

    不过时至今日,三加三拜已经只是大致流程,不似以前那样详细,现在差不多长者为加冠者戴上纶巾,行完长者礼仪就差不多了,而且宁采臣父母早晚,就是一拜之礼都完不成!

    “戴上此巾,以后就是成年人了,遇事处事都要思而后动,切记急躁冒进,为师给你取字进之,此乃锐意进取之意,但要戒骄戒躁!......”

    纪原为宁采臣戴幅巾,提醒道!

    “老师挂怀,学生必当谨记!”宁采臣躬身道!

    戴上幅巾,宁采臣向纪原拜了拜,随后又和宾客见礼,虽然现在的成人礼差不多很多地方都缩减了,但是在对宁采臣而言,依旧繁琐的厉害,比前世结个婚还要麻烦,这一弄,足足半个多小时........

    礼成之后,又在内院中摆好酒席,招待宾客,宁采臣坐在纪原身边!

    “博源先生,林某敬你一杯,感谢前几日救命之恩!”宾客席上,林怀远起身向纪原敬酒,博源是纪原的字!

    “林老爷客气了!”

    纪原笑了一声,举起酒杯和林怀远在空中虚碰了一下!

    “进之,在坐诸位,都是贵客,你也该敬诸位一杯才是!”坐下来,纪原又对宁采臣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在座的人都听得清楚,目光向这边看来!

    宁采臣闻言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站了起来——

    “今日采臣加冠,感谢诸位捧场,这一杯,采臣自饮,怠慢之处,还请诸位不要见怪!”

    说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又给自己倒一杯——

    “有朋来,不亦悦乎,这一杯,采臣敬诸位!”

    宁采臣虚空举杯,举止文雅,一席话说的彬彬有礼,让在场众人听得心中大悦,就连孙复这个不善言辞的武将脸上也难得的笑容,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宁公子客气了!”“同饮!”“同饮!”

    宾客尽欢,同饮一杯,纪原满意的看着这一幕,宁采臣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一杯酒,现场的气氛也变得热闹起来,敬酒声不绝于耳,有人向宁采臣纪原敬酒,不过纪原没有回敬,因为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在场之中还真没有人值得纪原敬酒,不过宁采臣却是要起身,别人敬酒,他也要回敬,他还没有纪原那么高的逼格!

    林怀远的席位上,林雪莲一直低着头,美丽的脸上有两摸绯红,只是时不时的偷看宁采臣,甘钰莹也看着宁采臣,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恨不逢时的感觉!

    “你们干嘛?里面不能进去!”

    “走开,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拦我们!”

    ..........................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随后就见一个白衣公子带着一个黑衣侍从走了进来,还有在后面追上来的福安和福泰!

    (PS: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