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四十章:天价对联

第四十章:天价对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燕莺穿绣幕,半窗玉剪金枝!”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

    “山光扑面经宵雨,江水回头欲晚潮。”

    .............

    十副对联,不算多,也不算少,宁采臣脑海中装了不少,写出来不是难事,润笔、题字,一气呵成,白雪小丫头穿着红色的棉衣,脸蛋也是红嘟嘟的,大眼睛,长睫毛,精致的像个瓷娃娃,在旁边帮着宁采臣磨墨,还时不时的看宁采臣写字,那认真的样子,别提多萌了!

    一个书生,一个小女孩,嫣然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让人多人侧目!

    宁山在旁边也没有闲着,宁采臣写完一副,他就拿过来卖出去,倒是一旁卖豆腐乳的白素素,显的清闲,一双美眸注视着宁采臣这边,美艳妩媚的脸上挂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容,一种淡淡的温馨和幸福充斥在心头!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白素素心里想道,不过接着又是眼神一暗,宁公子才华卓绝,而我却以嫁过他人,又有什么资格和宁公子在一起,别人又会怎么说,又会怎么看宁公子,娶个寡妇过门,我这不是败坏宁公子名声吗?!

    白素素心有些乱,落花有情,流水岂非无情,对于宁采臣,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天,但是如果能和宁采臣在一起,心里却是一百个愿意,这个世界,女人终究是弱势群体,如果能有个靠得住、优秀有能力,自己又喜欢的男人依靠,谁愿意在外面抛头露面,但是一想到两边的情况,她心里就乱了,宁采臣越出色,她心里就越乱,对于自己寡妇的身份,她放不下,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宁采臣,在这个世界,女子贞洁看的很重!

    另一边,宁采臣已经写好了十副对联,不过并没有停下来!提笔写了第十一副——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咦!宁公子怎么又写了一副!”

    下面有人看到宁采臣写完十副对联后没有停笔,反而又写了一副,不由得惊愕,这是什么个情况?!不过没等众人询问,宁采臣已经抬起了头,给众人解惑道——

    “他家不用惊疑,按照刚刚的说话,我没天确实只卖十副对联,不过除此之外,我还会特别写一幅对联,这副对联我称为对王,算是众多对联中的金品制作,也不会像普通的对联卖掉,如果有人想卖,可以通过竞价的方式,不过这副对联有起底价,好了,就这些,我还有事,接下来这副对联怎么卖宁山会告诉大家,如果想买的可以留下来看看!.....”

    “大山,我马上要去老师那里一趟,铺子你看着!”

    “那这副对联呢!?”宁山道!

    “你就这样....这样.......!”

    宁采臣低声在宁山耳边说了几句,后者则是嘴巴越长越大,到最后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一副见鬼的模样!

    “小雪,哥哥有事去了哦,等下再回来!”

    宁采臣没有管宁山的惊愕,而是弯下腰在白雪脸上捏了捏,对这个小丫头,他是怎么看怎么喜欢,尤其是捏白雪粉嘟嘟的脸,都成了一种习惯,感觉不捏就心里不舒服!

    “嗯,哥哥再见!”

    小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她很喜欢和宁采臣在一起,但是不黏人!

    “再见!”宁采臣笑了笑,又站起来,对一边的白素素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出店铺!

    最后,宁采臣走了,铺子里只剩下宁山,还有旁边的白素素和白雪母女,铺子外面还围了一些人,不过相比之前已经少了很多,但也有不少,三四十几个,这些人都是想看看宁采臣所说的最后一幅“对王”怎么卖!

    既然说是“对王”,那么这副对联肯定好了,最起码比前面的十副要好,虽然在场没几个人知道对联到底好不好,因为大多都是大字不识的人,但是他们相信宁采臣的话啊,如果是之前,宁采臣说什么“对王”,这些人一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不同了,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宁采臣就是一位文人大才,这样高身份的人说的话肯定假不了!

    说白了,就是名人效应,逼格高了,名气大了,你说的话也就让人容易信服,就像有一些文人大家,振臂一呼,响应者无数,这就是名气,这个世界的名人含金量很高,不像地球上的那些什么“砖家”“叫兽”,形象完全扭曲了!

    所以,很多人留了下来,对宁采臣口中的“对王!”翘首以待!

    不过宁山却是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额头都冒了汗,因为刚刚宁采臣的话把他吓到了,他怕说出来有人会拿鸡蛋砸他!

    “对王怎么卖,你倒是说啊!”看到宁山不说话,等的人却是坐不住了!

    你他娘的傻站在那里干**啊!

    “是啊,我们还等着买对王呢!”有人道

    “那个,你,你们买不起!”宁山有些傻傻愣愣的,加上一紧张,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却把刚刚那个说要买对联的人气的三尸神暴跳!

    “什么?买不起,你瞧不起我是不是,你告诉我,多少钱!”

    顿时,那人就不干了,什么叫做你买不起,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人吗,他娘的,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一个纯爷们,这怎么能忍!

    这绝逼不能忍!

    “多少钱,你说,我王麻子还就不信买不起一副对联!”

    体内到对方的话,宁山更急了,他没有什么坏心思,也没什么看不起人的意思,刚刚只是紧张之下说出的心里想法,也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补救,一时间有些急了!

    “对啊!你倒是说说,多少钱,我们就不信,还买不起一副对联!”其他人也叫到!

    白素素在旁边也看得有些急,她担心这样闹下去会对宁采臣的生意有影响,但是碍于自己的特殊身份,又不好说什么。宁山额头冒了一些冷行,被这些人盯着,感觉如芒在背,心想,我说的是实话,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不管了!反正是公子说的,到时候你们有问题自己去问公子去,最后,宁山也被这些人盯得受不了了,心一横——

    “公子说了,最后一副对联称为对王,价值远远不是前面的对联可比,这副对联采用拍卖形式,价高者得,底价,一银币!”

    底价!一银币!

    轰的一声,宛若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一银币什么概念,他们这些人一个月也就赚够差不多这个数!所有人傻了,被这个数字震惊到了!

    白素素也震惊了,满脸不可思议,一副对联要买一个银币,而且是底价拍卖;对面米铺老板蒙蔽了,一个脚软,差点没摔倒在地,我耳朵出问题了吧,隔壁老王目瞪口呆,心里狂吼,你他娘的抢钱啊,一副对联一个银币,你这不是抢钱,你这是打劫啊,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街上的人傻了,尤其是刚刚那个嚷着要买对王的人跟是被涨耳朵脸色通红,一个银币,把他买了也不值啊!

    宁山也有些脸红,因为他感觉别人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心里那叫一个蛋疼——公子,你把大山坑惨了!

    安静过后就是哗然一片,很快,天价“对王”传开了,如同风一般!实在是一个银币的价格太高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