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三十二章:临场练字

第三十二章:临场练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夜,月明星稀,今晚的月色很圆,也很亮,如同一****玉盘刮在天空中,给大地铺上了一层莹白的纱衣,此时的时间已经很晚,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已经闭门熄灯睡觉,不过也并不全是如此,林府的内院中,一根根火把将这里照的灯火通明!

    林府的内院不小,假山池潭,还有一排桃树,一个小亭子,一个圆石桌!!

    此时的庭院中有两个人,一个一身黑色盔甲打扮的武将,正是孙复,暗劲修为的武者,也就是上次那个飞身斩掉虎妖头颅的武将,孙复是郴县守兵的最高军官,都尉军职,因为也经常在知县唐仁镜手下抓捕犯人,被很多人称为孙捕头!

    孙复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长相刚毅,脸庞菱角分明,如同刀削一般,尤其是一双眼睛,很锐利,透露着武将的凌厉,给人一种气势逼人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手持一柄银白大刀,横刀坐在石桌旁边!

    另一个人就是宁采臣,正在亭子中写字!事实上,这里远不止两人,林怀远和一些林家家丁都躲在院子周围的厢房和正房中,时刻关注着外面的变化!

    两边的厢房中都是林家的家丁,三十几号人,正堂中,林怀远和自己的夫人王氏、小妾甘钰莹和女儿林雪莲一起,带着四个丫鬟和两个家丁一起,尸婴的事情已经在林家传开,弄得人心惶惶,没有人敢单独一个人,差不多全都集中在了可这里!

    “老爷,关靠孙都尉和宁采臣行不行啊,你看那个宁采臣,现在还在那里写字,怎么看都是文弱书生一个!....”

    屋子里,王氏透过窗户看着内院中的孙复和宁采臣,对于孙复她还比较放心,但是对于宁采臣,她信不过,怎么看怎么觉得宁采臣比一般的家丁还要不靠谱,文弱书生的样子,让人怀疑这货能不能杀掉一只鸡,尤其是这个时候,宁采臣还在那里写字,让她觉得这货很不靠谱!

    “姐姐多心了,老爷既然把宁公子请来,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大隐于朝野,小隐于市井,我想宁公子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旁边的甘钰莹道,她这番话说的很有讲究,看似平淡之言,却暗中带刺,表面上是说宁采臣,相信林怀远的目光,能把宁采臣请来,宁采臣肯定有过人之处,而王氏的那番话质疑宁采臣,则是间接的质疑林怀远的目光,果然,甘钰莹的话落下,林怀远看向王氏的目光多了一丝不愉,沉声道——

    “宁采臣已经领悟了文气,怎可与那些普通的书生相提并论!”

    “啊,文气!....”

    这一下,倒是甘钰莹吃惊了,她刚刚说那番话,只不过是为了恶心一下王氏,在王家,王氏是正妻,经常打压她,正妻与小妾之争在大族不是罕见事情,一开始她还能忍让,但是王氏时不时的在她面前摆正妻的架子,所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所以甘钰莹反击了,只要有机会就会和王氏争锋相对,她没想到,之前随意说的一句话,宁采臣还真不简单!

    文气!出生书香世家,她自己也算个小才女,对于文气自然清楚,更明白领悟文气意味着什么,但是在她记忆中,哪个领悟文气的文人不是一代文学大家,可以说,领悟文气,基本上都称得上文人大家,因为文气本生就是对于读书的一种领悟,没有渊博的学识做基础是领悟不了的,但是每一个文学大家不是四五十岁以上,像宁采臣这样,不急弱冠,就领悟文气,绝对惊人!

    王氏也不说话了,她是林怀远的糟糠之妻,不是什么才女,但是对于文气也有所耳闻,领悟文气的文人,一旦成气,彻底掌握,身份和那些书生不可同日而语,就是他们林家也要礼貌对待,所以她不说话了!

    “不过他只是刚刚领悟文气,还没有彻底掌握凝字成型,所以今晚才叫孙都尉一起来帮忙!”

    顿了顿,林怀远又道,王氏松了一口,才刚刚领悟文气,没有凝字成型,那么宁采臣还没有超脱普通人的范畴,甘钰莹不说话,不过一双美眸很亮,就算没有凝字化形,也已经很了不起了,领悟了文气,而且不及弱冠,凝字化形还远吗!

    甘钰莹的眼睛很亮,看着窗外小亭子中写字的宁采臣,一身白色儒衫,身体修长文雅,面容俊美,一双眼睛漆黑深邃,很认真,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吸引她的视线,出生书香世家,她从下最理想的夫君是一个文人,一个有能力又不失文雅的文人,但是后来家道中落,他无奈嫁到林府,嫁给了比她大二三十岁的林怀远做小妾,在外人看来,她是飞上枝头成了凤凰,但是在内心,她确实孤独的,嫁入林家,但大多时候她却独守空闺!

    这一刻,有一棵叫做不安分的种子在甘钰莹心里滋生,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没有表现出来!

    庭院中,宁采臣身材笔直,在身前的白纸上写写画画,这一次他没有抄书,而是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春心莫共花争花,一寸相思一寸灰!”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恶其体肤,空乏其身......”

    一字一笔,勾勒出毫无章法诗词短句,全是随心执笔,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感悟着那一抹灵光,或许是压力越大,动力越大,宁采臣能明显感觉到,文气成型的那一层屏障已经触手可及,似乎只要自己轻轻一桶,就能踏出那一步,真正的掌控文气,凝字成型,不过又似乎缺少一点东西,迈出了半步,最后半步却有些迈不出!

    “还差一点!”

    宁采臣有些心急了,他急切的想要踏出那一步,彻底文气成气,凝字成型,具备攻伐手段,而不是停留在孕气阶段,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自信,应对接下来的尸婴,这个世界很精彩,他还有大好年华不想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尸婴!

    “呼!呼!.....”

    起风了,夜风呼啸,吹的庭院中的一排桃树枝桠沙沙作响,卷起了地上的一层砂石枯叶,宁采臣的衣服和头发都被吹的凌乱起来!

    “嗯!”

    坐在石凳上的孙复眼睛一台,看着宁采臣,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因为他分明看见,在夜风下,哪怕宁采臣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头发也飘飞了起来,但是宁采臣笔下的纸张不曾动一下,就是他写好的扔在旁边的写满字迹几张白纸也不曾动一下,风吹在上面,就像是吹在了铁片上,而不是吹在纸张上,如果是平常的纸上,在这样的大风下,早就飞了起来!

    (PS: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