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十九章:隔壁老王

第十九章:隔壁老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年文士一身青色儒衫,头戴纶巾,面白青须,手中拿了一把纸扇,纸扇打开在胸前扇了扇,很是骚包的抬着头,目视着门口上宁山贴上去的对联,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随后就只听中年文士朗声道——

    “闲人免进贤人进,盗者莫来道者来!”

    沉默,一片沉默,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这副对联,好不好啊!?这是重点!很多人都不明所以,因为在场大多都是凑热闹的大老粗,斗大的字也不认识一个,纯属就是凑热闹的,真正有些文学修养的就那么几个!

    “怎么样,这副对联好不好啊!”有人忍不住了,对中年文士开口,只见中年文士不说话,眼神不断变换,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难道不怎么样?!”有人看到中年文士的脸色推测!

    “我想可能也是吧,年纪轻轻又怎么能写出多好的对联!”又有人低声道,所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宁采臣年轻的外表实在没有什么信服力!

    “弄不好是这年轻人写不出来好对联,又怕丢了面子,就随便写了一副出来!”又有人推测!

    渐渐的,议论风潮有些偏了,一个个看向宁采臣的脸色多了些嘲讽,宁山和白素素两人则是为宁采臣心急,他们不认识字,所以也不知道宁采臣写的对联怎么样,只能看出来宁采臣写的字很好看,但是内容怎么样他们就真不知道,听到周围对宁采臣不利的言论,两人心里有些急!

    “啪!啪!....”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整清脆的掌声响起,随后就见人群被推开,林怀远在四个随从的拥护下走到人群前面,看到门口上的对联率先拍手道:“绝对!绝对!闲人比贤人,盗者比道者,音同而字不同,意跟不同!宁公子写了一副好对啊!”

    林怀远出声赞叹,他虽不是文人大家,但也有一些文学修养,看出了这副对子的精妙!

    “林老爷!”

    宁采臣站了起来,对林怀远做了个揖,有些惊讶林怀远出现在这里!

    “呵呵,不知道宁公子在这里开铺子,老朽不请自来,宁公子不会介意吧!”

    “哈哈,哪里,林老爷前来,舍下蓬荜生辉!”宁采臣客套道,这可是个大土豪,打好关系很重要啊!

    下面,人群也炸开了锅,林怀远的出现引发了不小的骚动,因为林家在郴县声望很高,县望之家,商贾大家,这样的大人物对于平头百姓而言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大人物,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出口赞叹宁采臣写的对子——绝对!

    这一个很高的评价!这么看来,宁采臣写的对子不仅不差,而且好得很,绝对啊!一时间,议论风潮再次转变!

    “看不出来,这居然是一副绝对,太出乎意料的,我还以为这副对子不怎么样呢!”“屁,我早就知道这副对子了不得,你看宁公子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又师从纪原先生,肯定是有大学问修养的人,写出的对子怎么可能会差,也就是你们这些目光短浅的人才会怀疑宁公子!....”

    “我也一早就觉得宁公子非常人,写出的对子不会差!”

    没有人怀疑林怀远的话,因为他的身份摆在这里,所以议论风潮立马由一开始讽刺怀疑变成了赞叹!

    “诶,那个中年文士呢,他刚刚怎么不说话?!”有人又想起了刚刚那个一开始说话的中年文士,结果一看之下,那个文是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影:“擦,这个欺世盗名的家伙,还以为他有多大才华!”

    “咦,你们看,宁公子的字也很好看啊!”有人注意到了宁采臣的字!

    “是啊,真的很好看,感觉...感觉....”一个大汉出声,但是话到嘴边又想不到什么形容词,最后眼睛一亮看向旁边王老板的铺子,正好有几副对联:“感觉比旁边的那家写的字好看多了!”

    我真TM机智,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点赞了!大汉的话说完,心里就忍不住暗暗为自己点赞致,但是旁边一直不说的王老板的脸就彻底黑了,他刚刚早就看到了宁采臣的对联,也看出了其中的厉害,但是一直没说话,因为宁采臣和他存在竞争关系,这种成全对手的傻事他不干,但是没想到这一下火就烧到自己这边来了!

    熟话说,人比人得气,货比货得扔,什么事情最怕有个比较,大汉的话直接成了导火线,吸引了群众的视线!

    “真的啊,宁公子的字比那边的好看多了!”

    你妹!你不说会死啊!被人补了一刀,万老板脸更黑色了!

    “感觉宁公子的字俊逸飘洒,有一股大家之气,相比之下,隔壁的就像是鸡爪写的,没得比啊!”又一个人开口,直接神补刀!

    噗嗤!王老板直接气的一口老血喷出来,脸都绿了,你他娘的出来,你出来,有种再说一遍,看我不打死你,什么叫鸡爪写的,你他娘的才是鸡爪,你全家都是鸡爪,王老板的一张脸成了酱紫色,而偏偏却无法反驳,事实上,他的字并不难看,工工整整,但是和宁采臣的相比之下,却显得差了几阶,宁采臣的字俊逸飘洒,带着一种灵性的美感,似乎有了灵性,这一比较,就不言而语了,人都是在比较的时候抬高好的,贬低低的!

    王老板一张脸漆黑,他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另一边,对面的米铺老帮也是一脸铁青!

    “今天倒是多谢林老爷了!”听到周围的话,宁采臣心里也有些高兴,他知道今天这一次,自己铺子的名声算是打出去了,而且是超乎意料的好,当然,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林怀远,所以他又对林怀远施了一礼,以示感谢!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是金子终会发光,我只是说了句实话!”林怀远摆摆手!心里却是对宁采臣的印象大为提升,有才华,而且做人谦逊有礼数,最主要的是,宁采臣对他表现出来的尊敬让他很受用!

    “今日林老爷来庙街是来买东西吗!”宁采臣又问道!

    “嗯,出来买点东西!”林怀远应了一声,随后又问宁采臣道:“不知纪先生可曾回来!”

    “今日早上我刚刚去过老师家,不过老师还没有回来!”宁采臣道!

    “没回来啊!”林怀远有些失望,宁采臣不动神色,不过却注意到了林怀远眼中的忧虑和语气中的失望,眼睛又瞟了瞟林怀远身后的四个侍从,发现其中两个侍从都提着东西,是一些符纸!眼神一动,宁采臣道——

    “今日林老爷来此,是采臣的荣幸,想为林老爷些一副对联,不知林老爷意下如何!”

    林怀远在想别的东西,他还在这几天晚上的遭遇,让他心里越来越不安,听到宁采臣的话本来本能的视线根据觉得,不过话到嘴边又改了口,心想,反正想太多也没用,多添烦恼,不如看看宁采臣能写出什么样的对子,心思一动,林怀远就开口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