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623章 还是练剑吧

623章 还是练剑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杜柯现在拥有田径页、游泳页、射击射箭页、自行车页、台球页、击剑页共六张刻录页,他切到田径页去感知目标,系统就模拟出目标的田径属性,切到游泳页进行感知,则感知目标的游泳属性……其他刻录页是一样的原理。

    实际上杜柯刚才对许思亭感知了六次,他现许思亭练别的项目也许很难练出名堂,唯独练田径里的中跑,有可能出成绩。

    杜柯偶然现许思亭跑个28oo米很轻松,相对于其他同龄人来说很轻松。

    于是杜柯跟许思亭聊天的时候,自然随意的拍拍小伙子的身体,先感知了许思亭的田径属性。

    许思亭的田径属性显示:

    耐力21,体质12,度14。

    其他五个属性没有显示。

    显示不出来的属性表示,许思亭的力量、爆力、敏捷、技巧、精准都在1o以下,业余级。

    杜柯又先后感知了许思亭的游泳、射击射箭、自行车、台球、击剑等属性,全都显示不出来一个属性,皆是业余级。

    所以杜柯得出初步结论,这位16岁的高中生许思亭,他适合搞田径里的中跑项目。

    别看许思亭长的瘦、白皮细肉,和田径相关的体质还不错,中跑主要靠有氧供能,许思亭具备不错的有氧跑身体素质,12也是半职业级了。

    许思亭的耐兼备,耐力达到了21的职业级,杜柯认为同时注重耐的中跑最适合许思亭。

    当然了,许思亭也许在其他项目上也具备天赋,但杜柯只能感知他所拥有的六个项目。

    杜柯继续跟许思亭聊天,问许思亭你的学习成绩如何啊,学业是否紧张,有什么兴趣爱好,今后想读哪所大学,人生规划是怎样的……

    许思亭有问必答,老老实实挺乖的一个男孩,“我刚读高一,成绩马马虎虎,英语、化学还可以,其他功课一般般……平时爱好读书、听音乐,但老妈非要送我来学习击剑……今后啊,我妈说今后让我去法国念书,英国、德国也行……留学回来之后,我妈说让我从事金融服务业……”

    杜柯说到:“你很听妈妈的话,但你自己的想法呢?”

    许思亭有点迷茫:“我啊?我也不知道啊,我妈说了……”

    男孩子到了十六七岁,叛逆是正常的,但许思亭这个oo后是个乖宝宝,温顺又听话,还有些迷惘。

    杜柯循循善诱:“其实你很有某方面的运动天赋,你再休息会儿,然后跑个8oo米,两圈。”

    许思亭点点头:“哦,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跑8oo米,但杜校长说了,照做就是吧。

    杜柯让许思亭休息一会儿,他去跟操场上其他二十几个孩子聊天,把孩子们都感知了一遍。

    感知完了,杜柯现也就是许思亭有运动天赋,其他孩子还是好好念书吧,尝试一下击剑运动,陶冶情操、强身健体就好了。

    杜柯让教练带着其他学员回剑馆,操场上就剩他和许思亭两人。

    杜柯手里拿块码表,亲自当起了令员:“许思亭,两圈8oo米,预备,跑!”

    许思亭闻令出,小伙子还真能跑。

    两圈8oo米跑完,杜柯一看码表:1分59秒o2。

    “很好!我就说了,你很适合练中跑!”杜柯很欣喜,许思亭没有接受过任何中跑或者说田径的专业训练,便跑进了2分钟之内,这就是天赋。1分59秒o2,这是二级运动员水平了。对许思亭加以系统科学的中跑训练,很有可能出成绩。

    “哦?真的吗?我真适合练习中跑?”许思亭一看奥运冠军杜校长都在表扬自己,也显的开心,又问到:“杜校长,中跑就是8oo米吗?”

    杜柯耐心解释:“8oo米、15oo米被细分为中跑,这两个单项对度、耐力都有要求。你的爆力、力量不是很强,不适合练快力量型的投掷、跳跃项目,也不适合练短跑。而你的耐、体型适合搞中跑,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如果你想学习中跑,我就亲自教你。”

    “好呀!”许思亭重重点头。

    现了一颗好苗子,杜柯感到欣慰。

    他也清楚,搞短跑,除了自己之外的中国选手可能很难出头。

    但在中长跑、田赛项目上,中国青少年好苗子有望取得突破。

    里约奥运会就是很好的证明,越来越多的黄种人在中长跑、田赛项目上都能闯入决赛,虽然摘金夺银还有困难,但人种论已不是制约中长跑、田赛项目黄种人选手的最大桎梏。

    中国十几亿人,天赋出众的好苗子不会少,但练废掉的苗子也很多。杜柯自己就被练废过,样样都会,却没有一样能达到职业水平。

    感知在手,杜柯带几个徒弟没问题,能不能把徒弟带成世界冠军、奥运冠军还不好说,但杜柯相信自己不会把徒弟给练废掉。

    接下来的几天,许思亭放学之后就来俱乐部练习中跑。

    杜柯亲自指导许思亭练习中跑,先只练一个单项,就是8oo米。

    “三个月之内,你给我跑进1分54秒之内!”杜柯对许思亭下达任务,跑进1分54秒之内,也就是一级运动员水平了。

    二级运动员升级为一级运动员这不难,一级运动员到健将级、国际健将是道坎,这需要时间。

    杜柯也很忙,花几天时间亲自带徒弟没问题,但不可能天天如此。

    杜柯心中已有安排,他打算请个专业的田径教练来俱乐部带许思亭。

    田径教练负责常规训练,杜柯时不时感知一下许思亭的属性,把握大方向。

    专业田径教练资源,杜柯并不缺乏,他认识很多退下来的田径运动员,其中有人在社会上混的并不如意。

    但田径教练没到位,许思亭的母亲先来俱乐部投诉了。

    “杜董,我送儿子来你们这里学习击剑,你怎么让他练中长跑?”许妈颇有意见,许思亭这位乖宝宝回家后肯定跟老妈说了,我昨天干嘛了,今天又练了什么。

    杜柯解释到:“不是中长跑,是中跑,8oo米。你儿子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许妈反问:“你们这不是击剑俱乐部吗?我不在乎两万多的学费,但我送儿子是来学击剑的,不是跑步!”

    杜柯:“许思亭练习击剑可能成为不了职业剑手,但他练习中跑极有可能出成绩,有朝一日代表国家出征世界大赛并不是妄想。”

    许妈不乐意了:“我儿子将来是要出国留学的,当个什么运动员?运动员这么辛苦,出了成绩,拿了奥运冠军,兴许能光宗耀祖,但全中国有几个人能拿奥运冠军?为了我儿子今后的前途,我不同意他专门练习跑步!”

    事关儿子的前途,许妈十分强硬,并不因为眼前这人是名震世界的体育巨星杜柯就退让半分。

    许妈这么一说,杜柯现自己好像是有点主观。

    杜柯可能有职业病,他有意无意的从专业运动员角度去感知俱乐部里的青少年学员,但有些家长不这么想。

    比如说许思亭的母亲,她就没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职业运动员。许妈让儿子学击剑,其实就想让儿子多个特长而已。

    杜柯知道许思亭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型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就这么个独生子,让他成为跑步运动员?人家父母舍不得啊,日复一日的训练跑步,多辛苦呀。谁敢保证我家孩子能成为田径奥运冠军,杜柯你能保证吗?

    杜柯也不敢保证,他能保证的就是最大程度激孩子们的潜力和天赋。至于个体学员最终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需要几年的时间来证明。并不是每位家长都敢赌上几年孩子的大好青春。

    “行吧,还是让许思亭学习击剑吧。”杜柯最终还是尊重许妈的意思,她是许思亭的合法监护人。

    杜柯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去干涉许思亭未来的人生,除非许思亭有强烈的渴望想成为职业运动员。但这孩子没什么主见,谁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就中国国情来说,那种从小就立志成为运动员、父母也支持的苗子,或许才是最合适的苗子。

    “徒弟这种事情,也要看缘分啊。”

    换上击剑服、头盔之后,杜柯暂时将徒弟一事放在一边,练起了佩剑。

    刷刷刷!

    嚯嚯嚯!

    剑道上,杜柯跟一位击剑教练对练起来。

    杜柯的步法很快,他将教练逼的不住倒退,专刺教练的持剑小臂。

    教练抵挡不住了,最难防守的身体部位就是持剑臂。

    在佩剑单项中,击中对方的躯干、头部、手臂,都算击中有效得分部位。

    花剑单项中,只有击中对方躯干部位才算有效得分。

    重剑最为自由,击中对方身体任何部位都算有效得分。

    节奏最快的剑种是佩剑,很多时候双方往往打不到3局,一局没打完,就有人得到15分获胜。

    重剑的攻击面积最大,但重剑出现“互中”情况时,双方各得一分,使得防守在重剑里十分重要。擅长防御的重剑手如果取得一两剑的领先优势,他或她完全可以依靠防守耗完三局。

    佩剑的规则是“裁判优先权”,鼓励进攻,如果出现互中情况,即双方同时击中对方身体有效部位,那么主动进攻的一方得分。

    三个剑种的竞赛规则、技战术侧重点各有不同,有相通之处也有区别,杜柯之所以先选佩剑,因为他天生喜欢进攻,他喜欢快节奏的激情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