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043章 归来,离去

043章 归来,离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结束了与周建林的见面后,杜柯心里踏实了。他和胡玉成乘坐下午四点的航班飞离杭城,于当日傍晚回到了南港。

    在南港机场的国内达到厅已有人等候多时了,他们在迎接杜柯。不过不是粉丝、记者们,全国锦标赛冠军回家后的迎接规格还没这么高。

    接机的是杜柯全家人,他的全家人包括但不限于他父母二人。

    等候在国内到达厅的杜柯家属有:他父母、大伯、姑姑、舅舅、舅妈、小姨、小姨夫,以及堂兄、表弟、表妹,共计11人。

    以上11人皆各有所长,杜柯的父亲曾是游泳运动员,母亲曾是射击运动员,大伯曾是长跑运动员,姑姑曾是羽毛球运动员,舅舅曾是射箭运动员,舅妈曾是排球运动员,小姨曾是网球运动员,小姨夫是现役网球教练员。

    说完上一辈,再看看跟杜柯同辈的兄弟姐妹。

    杜柯的表弟是他姑姑的儿子,比杜柯小一岁,专职打游戏,是一名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表妹是小姨的女儿,今年14岁,她父母从事的是运动性极强的网球运动,但她喜静,学习国际象棋已经7年了。最炫酷的就是堂兄了,他是杜柯大伯之子,今年25岁,是一名动力伞运动员,动力伞是很小众的一种极限运动,全国注册的动力伞飞行员只有450人,堂兄就是其中之一。

    杜柯的父亲姓杜,他母亲姓柯,他父母崇尚公平主义,故给儿子取名杜柯。

    接机的杜、柯这两姓一大家子成员,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打枪的、射箭的、用手扣球的、用拍子抽球的、用鼠标键盘杀怪的、坐着不动全靠脑的,他们从事着或从事过各种类型的体育项目,堪称体育大家庭、运动员世家。

    在中国人传统的家族形态意识中,十分重视传承。

    除了杜柯,杜柯的这些兄弟姐妹虽没从事父母曾从事过的项目,但也做着和体育运动相关的事情,所以他们的父母都是支持他们的,即便是打游戏这种听起来玩物丧志的事儿、或是动力伞这么危险的极限运动,长辈们也没过多阻拦,只是提醒后辈们要注意安全、干一行就得爱一行。

    都是搞体育的人,在他们看来,拿到全国冠军、打破全国纪录的杜柯那是光宗耀祖啊,因此全家出动,奔赴机场迎接他们的家族英雄凯旋归来。

    杜柯和胡玉成这时拖着拉杆箱已经出来了,杜柯的全家老少立马实施包围战术,将杜柯围在圈中。

    表弟虽是打游戏的吧,但并非宅男,他挺会来事儿的接过杜柯的拉杆箱,一脸崇拜的表情:“哥,666,六六六六六,太尼玛溜了!我们都看过直播的,真特么羡慕嫉妒你呀!”

    表弟的母亲也就是杜柯的姑姑,她一巴掌打在表弟后脑勺上,训斥着:“满嘴鸟语粗口,公共场所注意文明!”

    随即姑姑轻轻拍拍杜柯的胳膊,柔声道:“杜柯,好样的,你是我们老杜家的骄傲。”

    大伯亦对杜柯赞不绝口:“看,我就说吧,三岁看到老,你三岁时我就看好你了,杜柯你果然没让大伯我失望啊!老杜家以你为荣!”

    舅舅有些不乐意了,对大伯道:“别一口一个你们老杜家老杜家的,咱们老柯家也有一半的股份好吧,你让杜德威自己营养生殖、细胞分裂出一个儿子来,他行吗?”

    小姨又对杜柯谆谆善诱道:“杜柯啊,你已经拿了游泳冠军,要不来玩玩网球呗?”

    小姨夫则妻唱夫随:“我看行,中国男子游泳队已取得了突破,可中国男子网球项目还是一片空白,你随便前进一小步都能留下历史性的足迹。”

    很阳刚气质的堂兄酷酷的对杜柯说:“杜柯,男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展翅翱翔于天空、施展抱负在凌云之际,别呆在人间了,跟哥一起上天吧。人间渡得万种劫,总有一天还是要飞升的,晚飞不如早飞你说是吧。”

    ……

    一人一句,七嘴八舌,把杜柯搞的是昏头转向,不知该如何作答,杜柯有些懵逼了……

    他母亲柯美华一直没靠近儿子,只是站在人圈外围静静的注视着杜柯,她的微笑很含蓄,却也掩不住内心的自豪。柯美华想着,现在就让你们玩个够吧,杜柯回家了那还不是我说了算。

    杜柯拿了游泳冠军,在场的这一大家子中,唯一的一个游泳运动员杜德威早就想冲上去刷存在感了,不过他的老队友胡玉成是和杜柯一起下机的,所以他得在外围陪着胡玉成唠唠。

    胡玉成看着众星捧月般的杜柯,百感交集:“半年前,杜柯这小子还在他们校队里混着,现在却已是省队一哥了。下个月他从迪拜回来后,也许就轮不到你们来接机喽。”

    “什么?”杜德威吃了个大惊,随即悟出点什么,惊渐渐的转化为喜,喜上眉梢的杜德威问到:“下个月,迪拜,那不是亚锦赛吗?杜柯要进国家队了?”

    “你是他爹,你自己去问他吧,我撤了,祝你们今晚的家庭聚会玩的尽兴。”胡玉成也不作答,他拍拍杜德威的肩膀算是告辞,这便离去了。

    杜德威抑制不住激动心情,杀入重围冲到杜柯面前,对着杜柯喝一声:“说!”

    “爸?说……说什么呀!我不是犯人啊!”杜柯也是醉了。

    杜德威带着期盼的询问:“你进国家集训队了?”

    “啊?”

    “这么猛!”

    “国字号?”

    “吊翻了,哥!”

    杜柯还没回答,亲戚们倒激动兴奋了。

    现场局势太火爆混乱,杜柯只好从容淡定的点点头:“是,今早才接到国家队教练的通知。先别问太多,咱能回家慢慢聊吗?我很饿啊……”

    舅舅大手一挥:“回什么家啊!海皇宫我都订好VIP包房了,走走走,赶紧的,咱们的庆功宴马上开始,边吃边聊,别在这里扰民了。”

    ……

    一顿家宴吃的很欢乐,大家得知杜柯即将入选中国男子游泳国家集训队,并会代表中国队参加迪拜亚锦赛,无不欢欣鼓舞。不管是杜家还是柯家,这都多少年没出过国手了。对于杜柯的父辈这一代人来说,为国争光这种事情是最为崇高的。杜柯能进国家队,即将走出国门,全家自然都是鼎力相撑。

    国家集训队并不是每天都存在的,有国际比赛任务了才会组起,国字号选手平时也是在各自的省里训练,随时响应国家的号召。

    次日,杜柯来到了省游泳队训练基地,他知道自己会进国家队,但并没人告诉他何时去何地报道,所以他还是先到省队来训练,再说省队里的消息也更灵通、可靠。

    又过一日,杜柯终于收到了周建林的正式通知:“杜柯,请于10月22日前赴南海市华南游泳训练基地报道,可早不可迟,请务必遵守国家队纪律。”

    今天是10月19日,也就是三天内杜柯便要赴国家队报道。南海市离南港很近,华南游泳基地设在南海,是国家游泳队的冬训基地。10月底,北方已是寒冷、有些区域都降雪了,南部沿海地区的最高气温却尚在25度往上走,冬训基地自然是要设在气候温暖的南方。

    这才刚到家几天又得离去,怀着一份憧憬以及些许对家人的不舍,杜柯收拾着行李,准备踏上新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