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024章 下站会去哪

024章 下站会去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杜柯去更衣室冲完凉、换完运动服后,来到待命区,观看余下的比赛。他暂时还不能离开游泳馆,大概再过十来分钟,他将再次站上领奖台,领取本次大运会个人第二枚金牌。

    游泳队将于明日离开津门回南港,杜柯环顾津门理工大学游泳馆一周,观众看台上群情沸腾,池中的运动员奋力拼杀,他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留下美好记忆的场所,人们总是愿意多停留一刻的。

    杜柯在这座游泳馆留下的记忆绝对美好,因为他的收获颇丰,冠军、金牌、荣耀、赞美,除此之外,他还完成了第一个日常任务。

    获得100米自由泳冠军后,系统奖励了杜柯20奖励点。

    这还没完,还有一个bonus,杜柯以50秒56的成绩打破了大运会100米男子自由泳纪录,又获得了10点奖励点。

    实际上,他是通过一场比赛完成了双日常任务,共计获得30奖励点。至于要如何使用这30奖励点,杜柯想着先存起来吧,最近都没有比赛了,研究研究再说,反正也不会过期。

    “赚翻了,哈哈!”一赛双日常,想想也很爽呀,杜柯笑逐颜开。

    “当然赚翻了,两块金牌,虽不是纯金的吧,但也有点含金量,两块加一起卖去金店,能卖好几千呢。老子一个月的工资也才好几千,你两天就赚到了。”胡玉成手里拿着块金牌,这是昨天杜柯获得的400米金牌,他对着金牌呵口气,用手指弹一弹、放耳边听听响,搁嘴里咬咬,在用他的土办法鉴定黄金纯度。

    杜柯义正辞严的说:“金牌能拿去卖的吗!要是真到了山穷水尽的一天,我宁愿卖个肾,也不会卖金牌的。”

    “还你还你,收好喽,说说而已,你是在我的带领下获得这金牌的,我们市队给你提供了专业的训练场所和营养师精心安排的膳食搭配,所以我们市队也有股份的,你想卖我还不同意呢。连金牌都能卖掉的运动员,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胡玉成把金牌递还给杜柯。

    杜柯接过金牌,用衣袖擦擦金牌表面,刚才胡玉成用牙咬过的。随后他把金牌当宝贝一般装进裤袋里,这时南粤队待命区来了一位领导,领队梁炳胜来了。

    梁局长对游泳队、对杜柯表达了祝贺以及表扬,并开玩笑的说在这个历史性时刻,做为领队他必须到现场见证杜柯领取金牌的这一刻。

    梁局长也是蛮忙碌的,他是个有工作责任心的领导,一天之内他赶了好几处场子,他刚从隔壁的武术比赛现场过来,南粤武术队刚获得了一枚太极拳的金牌。

    一是有责任心,二来呢,南粤队在大运会上取得的综合成绩,是和梁局长业绩挂钩的。上一届大运会,南粤队获得的金牌奖牌积分排在第7名。本次大运会,南粤队至少得保住全国第七的排名,梁局长做为领队才交待的过去。

    体育系统的领导忙什么?体育系统的绩效如何考核?不就是忙活着出成绩、为国家队输送高水平运动员么。

    如果某省的运动员代表国家队在国际比赛里取得良好成绩,省里是会受到国家表扬的、以及会得到更多的国家支持和资源。在国内大型比赛里取得好成绩,也会受到国家适当的重视。这就跟古代考武状元相似,哪个地区出了个状元,全地区人民都要敲锣打鼓欢庆几天,地方官也会受到嘉奖。

    梁炳胜单独和杜柯交流了几句,当然也是官方化的称赞之词了。官方客套之后,梁炳胜也以长辈的身份和杜柯拉了几句家常,他俩同住一个小区说熟也熟,梁炳胜说:“杜柯啊,你老妈是我的同事,你就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所以你取得了好成绩我很欣慰啊”,这的确也是实情吧。

    这时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来了,提醒杜柯准备一下,马上颁奖了。

    五六分钟后,颁奖仪式开始。

    杜柯再次站上领奖台,领取了第二枚金牌。给他颁奖的嘉宾是来自游泳运动管理中心的秦主任。

    秦主任虽然已经留意到杜柯了,但在颁奖的时候也没表现出过多的关注,很程序化的分别给前三的选手颁完奖、道一句“祝贺你”,这便结束了。

    走下领奖台后,杜柯本次赴津门参赛的旅程算是全部结束,还有半天的时间他可以自由活动,明天早上便坐高铁回家。

    在去往游泳馆出口的半路上,杜柯被一人截住了。

    “苏云,干嘛?这几天都不见你,跑哪去了?”

    杜柯打量着眼前这女孩,马尾辫、白T恤、牛仔裤、板鞋,不施粉黛的她有种小清新的调调,正是苏云。

    苏云脖子上挂个相机,手里握一录音笔,挺认真的说:“杜健将,我能采访下你吗?”

    杜柯觉得有些好笑:“别闹了,走,咱们撤吧。还有半天时间可以自由活动,咱们去津门的商业街逛逛,买点土特产带回去。”

    “谁跟你闹?站好,肩膀端平了,给姐笑一个!”苏云端起相机,镜头对着杜柯面部,要给他拍照,边摆弄着相机调焦距、闪光,她边说:“哦,忘记说了,我现在是名实习记者。近水楼台先得月,不采访你采访谁?来,配合一下,姐取素材呢。”

    “记者,你特么糊弄谁?”杜柯越发觉得好笑,他也没把苏云当外人,平时两人也经常开些玩笑什么的,他又问到:“你有记者证吗?”

    苏云放下相机,搁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掏出个证件给杜柯看:“看清楚了!”

    杜柯仔细观察这张证件,证件上贴张照片,是苏云的蓝底证件照,还有字,杜柯边看边读:“速浪网,实习记者:苏云,实习工号:A17983……咦?不会是你办的假zheng吧?”说是这么说,但杜柯也基本信了,证件上盖着速浪网的红章,苏云应该没这么无聊去弄个假的。

    苏云收起实习记者证,指了指媒体区那边:“我昨天开始就呆在媒体区,开始从事新闻工作了,你别忘了我是学什么专业的。”

    “是哦,你是学新闻的,过完暑假就大三了,该去实践一下了。”杜柯恍然大悟,“速浪网,大网站啊,话说你前几天还是参赛运动员,咋隔天就跨界了?”

    “哎。”苏云叹口气,接着道:“游泳预赛第一天,我在参加的两个小项里就都被淘汰,连第二轮预赛都没进,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哟。其实我自己也清楚我的水平,运动天赋这么玄幻流的金手指,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我在业余比赛里过过瘾就好,上不了大场面的。”

    “这次来参加全国大运会呢,主要是完成我自己的一个心愿,毕竟四年一次嘛,读一回本科也就能遇着一次。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但也没奢望太多,几年前我就知道以我这种平常的天赋是做不了专业游泳运动员的,可我确实是很喜欢游泳运动,所以就一直在训练,希望把自己热爱的事情能延续几年。”

    “今天,我郑重的宣布,我退役了,今后泳坛就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该做正事了,去完成我另外一个梦想,成为一名记者。比起成为专业的游泳运动员,做记者还是比较容易实现一点。”

    “留你妹啊……你丫的也才20岁不到,还留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杜柯笑着吐槽到,“那祝苏记美梦有日可成真,成为一代名记。所以你是做体育记者?”

    “嗯。”苏云点点头,“其实我几个月前就进速浪网华南驻点开始学习实践了。他们这种门户网站要进去实习也不容易,好在我妈在广电新闻口上班,就是管他们的。”

    “我求着老妈给他们驻点老总打了个招呼,嘿嘿,合理利用现有资源嘛……我主动要求在体育事业部实习的,正好这次也有机会赶上大运会,我就跟带我的编辑申请了,在现场取点素材,写个稿子,也不知能不能发表,试试咯。行了,背景设定交待清楚了吧,来,你挪挪位置,对,背对泳池,把你的两枚金牌亮出来,给姐来个狂霸酷拽的邪异笑容。”

    杜柯按照苏云的吩咐,掏出金牌摆了几个POSE,让苏云拍照取素材。

    拍了一组照片,苏云又拿着录音笔凑到杜柯嘴边:“杜柯你好,我是速浪体育的记者苏云,本次大运会游泳比赛你表现的异常出色,夺得两金并打破大运会记录,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噗嗤!”杜柯忍不住笑出声。

    苏云关了录音,嗔道:“你妹啊杜柯!笑什么呀?严肃点,专访呢!”

    杜柯笑的不行了,捧腹摆手道:“哈哈,不行不行,咱俩太熟了,画风不对,这不是玄幻流,而是有点灵异的赶脚啊。你要我说什么哦?”

    “说说你的成长经历,训练、比赛的心路历程,总结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感谢一下教练、领导以及速浪体育。例牌啦,这都不会说?我看你平时挺能说会道的。”

    “我的成长经历、心路历程,你都知道的啊,就是你拉我进校队的,才有了后面的情节。苏云你直接写出来不就得了?”

    “要你说你就说嘛!”苏云有些恼的,跺了跺脚,“我是个跑口实习记者,不能乱写的,得录了音以防编辑抽查。否则还要我们这些外勤跑口记者干嘛?直接雇佣几个网络写手坐办公室里编段子不就成了?”

    “哦,原来如此……”杜柯调整了一下心情,配合着苏云的录音笔正儿八经的说了几句感言,大意就是:“我很热爱游泳,从小接受训练,能圆梦大运会我很高兴,感谢我父母对我的支持,感谢教练和省里市里的领导给我这次机会,希望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

    NG了一次,第二次PASS,苏云收了录音笔,基本算是满意。

    杜柯忽然来了句:“我好歹打破了赛会纪录,你们怎么就派了个实习记者来采访我?”

    “别臭屁了。”苏云不高兴了,“有个实习记者采访你就不错了。我不想打击你,是你自己把话说到这份上的,实话跟你说吧,没人派我来采访你,是我闲着没事所以来找你的。你以为大运会上拿俩冠军、打破个纪录,就能上头条、上专访?等你拿了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再说吧!”

    “在我们速浪网,对本次大运会游泳比赛的报道,其实也就是个综述稿,一个链接一两百字左右的篇幅,对整个游泳比赛概述总结一下,再搁两张图上去就完事了。整个大运会版块所有比赛项目,也就八分之一屏大小,进了速浪体育首页还得往下拉才看的见。现在霸屏的都是什么?足球,篮球,NBA总决赛,12年欧洲杯足球赛,都是这些热门运动。”

    杜柯愕然:“靠,那感情我们刚才都白忙活了?还让我摆POSE,什么邪邪一笑,你咋不让我渡劫飞升、麒麟臂现苍穹破呢!”

    苏云:“所以我刚才说了,我取了素材,撰写好初稿,交给编辑试试看咯。我想做个泳坛明日之星之类的特别报道,男主就是你啦。但是只能试一试,不见得能成。你委屈一下,就当是给我练练笔嘛。万一主编大人一高兴,嘿,过了,那你也成网络小红人、泳坛小妖人了。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都得靠专业推手来运作的。要赚钱,先成名。要出名,得运营,懂吗?”

    “哦……你们这个新闻行业,水不浅啊。”杜柯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又问到:“这么说你是在帮我运作了?苏云辛苦你了,我真是很感动啊。”

    “切,别把我想的那么好,咱俩就是互相利用而已,你成名人,我成名记,各取所需。杜柯你呀,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有时还很幼稚。”苏云说着说着自己也端不住笑了起来。

    笑了会儿,她认真的对杜柯说:“杜柯,我是真的很看好你,真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训练,你的身体素质、运动天赋、对游泳运动的悟性和理解能力在同龄人中算很出色的了。我知道你有你的梦想,只不过以前你练杂了,荒废了几年时光。但是现在你又回来了,希望你能一直走下去,更广阔的舞台在等着你。”

    “其实呀,江教练不是你的伯乐,我才是你的伯乐呢。我强行抓你进校队,没想到还抓出个大运会双料冠军、打破纪录的双健将,哈哈,可有成就感了,比我自己拿冠军还要么么哒。”

    杜柯知道苏云前面说的是玩笑话,后面说的是真心话,他内心是感动的。

    梦想?

    杜柯确实憧憬着能去更大更广阔的舞台遨游一番。

    大运会比赛结束了,下一站又会是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