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016章 霸气该侧漏时就得漏

016章 霸气该侧漏时就得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午12点,男子400米自由泳第一轮预赛全部结束。

    裁判组公布了全部选手的预赛成绩,以及32位晋级第二轮预赛的选手名单。

    胡玉成的晋级线估算的很准确,杜柯以4分29秒11的成绩,排在所有98位参赛选手中的第16位,进入了第二轮预赛。

    第二轮预赛将在今天傍晚6点进行,32位晋级选手有一下午的时间休息、调整。

    杜柯换完便装,这便回津门大学的运动员宿舍去了。胡玉成让他下午啥也别干,睡个午觉、上个网什么的都可以,下午5点再来游泳馆准备第二轮预赛。

    一个午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杜柯看到同屋的一位队友回来了。这位队友来自南方理工大学,他进屋后一脸郁闷的倒在床上,嘟囔着:“哎,老子命苦啊,第一轮就被淘汰了。马丹的,现在甲组的选手都这么强?”

    看着这位队友如此苦逼的吐槽,杜柯小心翼翼的劝慰到:“峰哥,你今天比的是蛙泳哈?我们搞体育的,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开点。你不是还报名了蝶泳的嘛,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还有机会。”

    峰哥:“嗨,蛙泳才是我强项,蝶泳我都没指望的。行了,杜柯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暖男,但请让我装会儿深沉和忧郁,谢谢。我建议你出去走走,别被我的霉头影响了,你要加油啊,一定要干.爆他们,进入决赛,给兄弟我雪恨啊!”说完他做了个双手掐脖子、死不瞑目的表情。

    “行行行,你好好调整一下吧,明天的蝶泳不要放弃,做人还是要有理想,万一实现了呢。”说完杜柯便离开了宿舍。

    刚走到宿舍楼下,苏云给他发来一条微信,没有文字,是一堆流汗、抓狂、泪奔、撞墙的表情包合集。

    好嘛,杜柯心说,苏云估计也被淘汰了。

    给苏云发了条慰问信息,安慰她阳光总在风雨后,杜柯便在津门大学校内溜达起来,尽量不去想队友被淘汰的消息。

    溜达了一会儿,杜柯坐大运会组委会的穿梭巴士来到津门理工大学游泳馆,备战第二轮预赛。

    现在已是下午四点多,胡玉成做为教练搁游泳馆里呆了一天,一直没离开。他也没和杜柯多说什么,让杜柯去换装备,准备录入400米自由泳第二轮预赛。

    杜柯看的出来胡玉成的情绪有些失落,他从助理教练那里了解到,截止到现在,南粤省游泳队26名队员在各项目的预赛里被淘汰了10人,超过了三分之一。真是一个不太让人满意的开局。

    录入完毕,杜柯进入待命区,胡玉成身边围着几个队员,他正在对队员们面授机宜。

    一起集训了一个月,杜柯和其他队员也混的熟了,也了解他们的实力。

    南粤队马上要出场的是徐文林,他参加的是男子400米自由泳乙组的比赛。和他在省大运会上的云淡风轻、自信满满相比,他现在看上去有些紧张。

    乙组的400米自由泳只比一轮,分为8个小组,每组第一名晋级决赛。乙组选手来自全国各体育院校,或是参加过职业比赛的高水平运动员,人数比甲组的普通选手要少,水平更高。

    历届大运会乙组比赛,取得好成绩的选手可能会被国家队关注,大运会赛场,也是各项目国家队考察后备人才的试验田。

    徐文林被分在了第6小组,即将出场。他有意无意的搓了搓手,似乎在转移紧张的情绪。

    杜柯朝他胸口捶了一拳,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小徐,你紧张个球啊!你丫的只会在省内恐吓我,出了省就变成这副怂样?我跟你说,你得进决赛啊,否则我瞧不起你。”

    “切。”徐文林白了杜柯一眼,向出发区走去,裁判组已经开始广播:“男子400米自由泳预赛,乙组第6小组的选手请就位。”

    发令信号响起,男子400米自由泳预赛乙组第6小组的比赛开始。徐文林入水之后,使出了全力,必须要拿到小组第一才能进入决赛。

    胡玉成、杜柯以及其他队友都在岸上默默的为徐文林捏把汗,一个月前,杜柯和徐文林还是对手,但现在他们是队友。在家里关起门怎么撕逼都没事,但出了省大家就得团结。

    岸上的教练、队友,神情越来越凝重,不喜欢被别人领先的徐文林,一入水就被甩到后面去了,他前面有三个领先者。200米之后,徐文林落到了第五位。最后一个转身之后,徐文林还是第五,看来回天乏术了。

    最终,徐文林只获得了小组第五,而且以较大的劣势落后前面的选手,被淘汰了。

    杜柯和徐文林在正式比赛里比过两场,又朝夕相处一起集训了一个月,徐文林的水平他清楚,算是省市专业队的职业水准了。可就这么个职业选手,在大运会乙组的预赛里就被人家完爆,可见本次大运会真是强手如云。

    乙组的水准差不多相当于预备役级的全国游泳锦标赛水平了,相当于中超和中甲足球联赛的区别吧。

    水涨船高,甲组的水平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徐文林上岸之后,回到南粤省队的待命区,其他人刚准备安慰他两句,他却忽然照杜柯的胸口捶了一下:“我输了,没什么好说的。杜柯你得进决赛啊,否则老子瞧不起你!”说完就回更衣室了。

    杜柯摊手耸肩对大家道:“看来这小子没事,我还以为他是玻璃心,没想到他却如此坚韧不拔。”

    胡玉成朝杜柯的屁股轻踹一脚:“别废话,热下身,马上到你出场了,你是第一小组。进不了决赛你自己买票回南港。”

    骂归骂,胡玉成还是跟杜柯部署了一下第二轮预赛的战术。

    400米自由泳甲组第二轮预赛,32位晋级选手分为四个组,每组前两名进入决赛。第二轮就是竞速比赛了,取名次不取成绩。

    杜柯被分在第二轮预赛的第1小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战术部署,放开了游就是,不必再保留实力,能游多快游多快。

    6点,男子甲组400米自由泳预赛第二轮开始。

    第1小组的八位男选手在出发区一字排开,杜柯被分在了第3泳道,他的第一轮预赛成绩是4分29秒11,在这个小组八位选手中排第四。第4、5、6泳道的选手,第一轮预赛中都比他游的快。

    预备令长鸣,杜柯站上跳台,躬身做起跳状。【进击的冠军】,为了30个奖励点,也为了冠军的荣誉,我来了,进击吧!

    出发令急鸣,杜柯跃入池中,比赛开始!

    前100米,他没有保留实力,也没有撒了欢的狂冲,而是按最常规的400米自由泳节奏来游。

    前程100米保持平稳,100-300米的中段开始逐步上扬,300米之后的后程火力全开、发力冲刺,这就是最常规的400米自由泳配速节奏。

    实力稍弱时可以出奇招,攻对手之出其不意。自身实力一旦增强,杜柯就没有必要兵行险招了。

    杜柯并不熟悉小组中的对手,前100米他保持平稳节奏进行试探。

    第二个转身之后,进入中段,杜柯排在第二位。试探结束,杜柯心中有数了,他开始上扬,加快划臂循环的频率,逐步提速欲超越排在第一的选手。

    暂时排在第一的这位选手在第4泳道,他就是本土选手,来自津门代表队。他刚完成第三个转身,便发现身边第3泳道的杜柯已经赶上自己了。

    杜柯势头不减,继续加速上扬,第四个转身之后他已处在第一。

    第4、5、6道的三位选手以微弱差距落后杜柯,对杜柯紧追不舍。

    岸上待命区,南粤省代表队的助理教练曾小英既兴奋又有些焦急,她是胡玉成的助手,主要负责带女队。

    胡玉成看出了自己女助手的情绪波动,道:“阿英,淡定一点啦。女队比赛你激动,男队员比赛你还是激动。咱们落后了你hold不住,领先了你也hold不住,有点城府好吧?好歹你是个教练啊,是带兵打仗的指挥者,天塌下来了你也得顶着。”

    曾小英刚当助理教练不到两年,算是行业内的新手,她抱歉一笑:“知道了,胡指导。咱们落后一下午了,十人在预赛中被淘汰,杜柯现在的表现很强势、很提气啊!我替他高兴嘛。其实啊,我觉得咱们的队员领先了更让我揪心,生怕下一秒他就被人家反超了。比赛快点结束吧,天,好煎熬。”

    “放心吧,杜柯这小子不会被反超的。”胡玉成很有把握的说到,他一直在注视着杜柯,他知道杜柯现在玩的是常规打法,这家伙现在排在第一,他手里还窝着绝招都没用呢。

    说话间,泳池中的战况进入到了后程冲刺阶段。

    清脆的冲刺铃声响起,最后100米了。

    杜柯还是排在第一,他利用倒数第二个转身时的间隙观察了身边泳道对手的情况,他领先第二名并不多,半个身位。而第三、第四几乎和第二名持平。

    毫不犹豫的,杜柯打出了一张王牌:8次打腿。

    在倒数第二个50米中,杜柯火力全开,因为他把速度属性堆到了42,享受速度属性加成的“8次打腿”加速特技效果由22%提升到了24%。

    在24%加速效果的加持下,杜柯双腿打水打的噼里啪啦的欢快。

    这种高频打腿很有观赏性,如同小马达“突突突”,划开水道奋勇向前。

    不仅有观赏性,实用性更强,全速推进的杜柯正在拉开与身后对手的差距,他想提前解决战斗,倒数第二个50米就奠定不可逾越的优势。

    如他所愿,杜柯率先完成最后一次转身,他没有用出转身特技“海豚转身”,不需要了,这时他已经领先身后的对手两个身位了。

    体育竞技,很多时候需要一股气势,在技术实力持平的情况下,谁的王霸之气侧漏的多一些,胜利的天平就会倾向那个势不可挡的人多一些。

    杜柯的霸气已经侧漏出来了一些,一鼓作气的,他在最后50米保持住了领先优势,第一个触壁抵达终点,获得了小组第一,拿到了一个进入决赛的名额。

    “过瘾,过瘾!杜柯完胜,好样的!”曾小英振臂高呼。

    “阿英,你又激动了,淡定啦。”胡玉成淡淡一笑。

    “我也想淡定一点,可臣妾做不到啊。”曾小英有点调皮的笑道,其实她今年也才24岁,做过游泳运动员,不过因为伤病,她21岁就退役了。

    “憋屈了一下午,终于翻身做主人了,咱们终于有人进决赛了……杜柯,给力!”曾小英做出击掌的手势,看着已上岸正朝待命区走来的杜柯。

    杜柯走到曾小英跟前,“啪”的一下对掌相击,随后其他几个队友也对杜柯表达了祝贺和鼓励之情。杜柯以较大的优势完胜对手进入决赛,起到了鼓舞人心的作用。其他队友也从略有些焦躁不安的状态中调整过来,昂扬的斗志又重新填充在他们的眼神里。

    “4分15秒03。”胡玉成看着大屏幕上的成绩,对杜柯说:“你小子只丢出了四个2当炸弹,两个王还藏着没出呢。挺有自信的?”

    杜柯道:“不是还有决赛嘛,一下子炸了好几翻,赢太多钱了,以后没人跟我打斗地主了。”

    “哈哈,你啊,狡猾狡猾滴。”胡玉成大笑着。

    曾小英纳闷了:“你俩对暗号呢?还斗地主?”

    “张弛有度嘛,行了,杜柯你先回宿舍休息吧。你表现的不错,算是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胡玉成拍拍杜柯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走了。

    杜柯和大家告辞,并鼓舞队友放开了去拼,这便向更衣室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忽然回头:“胡指导,记得连夜叫人空运高科技泳衣过来哈。明天的100米预赛暂时不需要泳衣,后天的400米决赛正好能赶上。”

    胡玉成挥手做驱赶状:“去去去,赶紧走,这事以后再说。”

    杜柯愕然:“你不会忽悠我们吧?市队根本没有什么高级泳衣?”

    胡玉成不理杜柯了,他正在跟其他队员部署接下来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