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第2章 人生只如初见

第2章 人生只如初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然目前沈炼更棘手的不是探讨这个问题,而是他自己能够感到那只摇动白幡的吸力。

    肉~身和神魂的联系越来越微弱,沈炼不禁深深感到他在这方面的缺陷,肉~身和神魂不契合,既让他容易神魂出窍,练成灭神剑之类的道术神通,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破绽。

    若是他魂与魄合,混而为一,决不至于如此轻易,神魂从肉~身中被拉扯出来。

    此时此刻,腰间的檀木剑微微发光,生出一股吸力帮着沈炼抵消招魂白幡对他神魂的拉扯力道。

    当初苏先生说他无意中领悟炼器之道,沈炼记在心上。

    檀木剑在那段时间,居然成了一件独属于沈炼的法器,其实若说有什么特别的威力,倒是没有。

    只是檀木剑就像沈炼血肉一般,可以承载沈炼的神魂,而且两者的牵连,比沈炼和自己肉~身还要紧密。

    因为檀木剑本身就像是一张白纸,在沈炼修炼‘有无相相生剑气’时,深深打上了沈炼自身的印记,成为沈炼的一部分。

    那小舟顺流而下,越来越近,白幡的吸力亦随着距离接近,逐渐增大。

    檀木剑在沈炼肉~身腰间,微微颤动,几度要随着沈炼脱壳而飞。

    那唱着亡者悲歌的白衣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沈炼,摇动白幡,亦是惯然的举动,星星点点其余生灵的魂火,一一偷入诡异的白幡当中。

    离得近了,沈炼才发觉这只孤舟,为什么通体是白色的,因为这是只纸船。

    惨白的月光中,孤灯下,白衣人居然没有鼻子、耳朵、眼睛,更没有脚。

    沈炼和白衣人之间已然快到最近的距离,如果度过这一段,那么白衣人就会顺流直下,渐行渐远,度不过,他可能就如其他星星魂火,投入那白幡当中。

    飘渺喑哑的悲歌,用着一种沈炼听不懂的语言,吟唱出来。

    沈炼几度欲要观想那尊先天神祗,渡过难关。

    都被这歌声打断。

    白幡吸力越来越大,沈炼几乎抵受不住。

    他奋尽最后一点和檀木剑的心神牵引。

    檀木剑浮空而起,将沈炼神魂承载其中。

    同时向白幡飞去,只是沿途中,划出玄妙轨迹,暗暗与‘有无相相生剑气’起手式相通。

    沈炼是要以自己的神魂为剑气,做最后一搏。

    也只有他这种没有受过正统修行的人,才会如此胆大妄为,化魂为剑,以‘有无相相生剑气’的形式,期望通过消失那段距离,避开这诡异的白幡。

    他也不知道,这样做后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有无相相生剑气’消失的时候,会到什么地方,发生什么,他也是一无所知。

    甚至仅仅以‘有无相相生剑气’的起手式,而没有经过内气循经脉转换的剑气,仅仅以神魂为剑,能不能做到半途消失,都未可知。

    忽然间响起了铃声,令沈炼感到熟悉。

    正是日间那紫色罗衣女子身上铃铛的妙音。

    流水停止,空间凝滞,沈炼几乎忘却了自我。

    等他回过神来,又是月白风清,哪里还有什么纸船、孤灯、白幡以及神秘的白衣人。

    唯有檀木剑沾了水迹,落在跟前。

    他小心翼翼去拿檀木剑,沾到上面的水迹,手上冒出一点青烟,他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那是源自神魂的疼痛,就在刚才,他的神魂,居然被上面的水迹,消融了一点,才会让他如此剧痛。

    他一直没有尝试去接触这河流的水,没想到竟然如此可怕,能够消融神魂。

    直到风吹干了水迹,沈炼小心翼翼试着摸了摸檀木剑,没有发生之前的事情,才让他稍微安定。

    只是入手时,檀木剑沉了许多,色泽也黝~黑不少。

    唯有两者间的心神联系跟过去一样,没有差别。

    入手后,那种血肉交融的感觉,依然清晰。

    经此一事,沈炼没有继续在河边走,而远离河流加快了速度。

    他素来行~事谨慎,之前发现那河流有异的时候,就不该好奇继续在河边走,同时晚上在边上打坐。

    可他却忽略了这些,现在想来,似乎那河有种魔力,令他下意识忽略了危险。

    在远离那条河之后,朝着南方飞速而去,第二天日落之前,他看到了一处陡峭的山崖。

    崖壁如刀削斧凿,道道剑痕,若倚天神剑划过。

    这种震撼,若非亲历,绝难言语出来。

    不知是人力、仙力还是大自然伟力早就的崖壁,在山崖顶上,什么都没有,却孑然而立着一个人类身影。

    紫色罗衣,包裹着她的躯体,微风吹动她的衣袂,长发飘扬,一缕就在她完美弧度的唇边。

    沈炼心中却想到:她到是人是鬼还是仙,更或者是化身人类的妖魔。

    他能感觉到女子在打量他,却没有说话。

    当然隔着一个山崖的高度,能透过山风,将声音送下来,又不知道需要何等骇人的本事。

    沈炼武功在凡尘,已经算是化境,也自忖难以做到。

    可是在他想不到的情况下,女子真的说话了,他确定是崖顶的女子在对他说话。

    这时候即使隔着几百长的距离,沈炼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朝他注视的目光。

    他或许很久都不能忘记今天这一刻,夕阳下,崖顶上,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用一种悠远的目光,瞧着他,没有任何杂质。

    当然令沈炼更想不到的是女子话中的内容。

    “你是谁家的小孩,怎么跑到幽河去了,你家大人没告诉你不能去那里么?”沈炼已经是弱冠少年,却被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子,叫做小孩。

    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偏偏女子说话,却又那么理所当然。

    女子又‘咦’了一声,清晰透过山风,传入沈炼耳中,接着她道:“你不是南柯镇的人?怎么会神足经呢,哦,原来又是到了开山门的时候,掌门师侄居然没通知我。”

    从最后一句话,沈炼听出了微微嗔怒,同时对女子一口道出他身怀神足经,足以证明她跟青玄脱不了干系。
第1章 七月半章节目录第3章 燕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