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第59章 只因流云便不同

第59章 只因流云便不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道的是心境,叶流云深刻体会到这一次的沈炼,跟初次相遇的时候,更加脱俗,在他身上定然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都是一样的好,沈兄的文采,我现在是深深佩服的。”

    沈炼推门而入,意态自若,淡淡看了两人一眼,随口道:“叶兄又错了,无论是前一首,还是现在这一首,都非在下所作,不过恰逢其会,顺口吟来。”

    叶流云心中一凛,他同样也是天才,名剑山庄的藏书比沈家的只多不少,可是这样的佳句,他从未听过,若说一首没听过还可以找找理由,两首足以名传千古的诗句,皆非沈炼所作,又不是他之前看过,那就颇为耐人寻味。

    况且他博学多才的父亲,亦没有在之前看到过‘冰雪林中著此身’此类句子。

    沈家虽然有钱,可在名剑山庄眼中,顶多是乡下的土财主。

    沈家能找到的典籍,名剑山庄定然有,而沈家没有的典籍,名剑山庄却多得是。

    如非沈炼自己作的,那么又是从何处来。

    这一切正如沈炼能练成‘灭神剑’,却没有行~事偏激,走入邪道,令人疑惑。

    萧竹在一旁,突然觉得叶流云和沈炼确实很像,都有旁人难以企及的复杂心思,但又有些不同,她很难说上来。

    “因缘而聚,因缘而散,人生恰逢其会,足算难得,我平生没吃过什么亏,上次在沈兄这里受挫,其实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才约了沈兄春暖花开再次相见。”叶流云即使说出自己吃亏的事情,依旧从从容容,教人心折。

    但这些,对萧竹也没用。

    她轻声道:“既然春暖花开才见,你们却是见早了,大丈夫一诺千金,不若再等两天,现在各自回家洗洗睡,可好。”

    说完之后,美眸一眯,颇为俏皮。

    萧竹之言,可谓荒谬,亦有其道理,当然她只是想让两人吃瘪,这是内心的真实写照。

    “到了我和叶兄这地步,寻常人觉得寒冷时,我们已经觉得暖和,至于花开在心,想见就见,又分什么时间场合,若是兴致所起,便是萧姑娘和叶兄洞房花烛,在下也可能来听一听墙角。”能把这般猥琐的事情,如此理所当然,沈炼的厚脸皮当真是独一份了。

    萧竹脸色涨红,随后眼珠一转,道:“光听有什么意思,不如咱们三个一起,我反正不介意的。”

    说完横了沈炼一眼,百媚横生,不可方物。

    沈炼前世也混迹网络,见惯了那些腐女的犀利言辞,自不会被噎到,微微笑道:“苦慧大师,你莫非便是因为此,特意来听墙角的。”

    “阿弥陀佛,沈小友说笑了,贫僧尘心已断,哪里消受得如此福气。”

    叶流云放声一笑,道:“深夜不寐,明月正好,此间地窄,不如大家到外面一叙。”

    沈炼点了点头,萧竹却是知道重头戏来了,叶流云和沈炼着实要有一场大战。

    沈炼和叶流云是同时动的。

    一前一后,出了屋门。

    两人的身影,快若流星,萧竹几乎赶不上。

    月光下只能看到一行极浅的轮子压过蓬松泥土的淡淡痕迹,看到叶流云和沈炼的去向。

    萧竹恨恨道:“叶流云你个死人,坐在轮椅上,怎么还这么快。”

    旁边有人落地无声,若云烟拂过,微微叹道:“萧姑娘有句话我得说,他断了一双~腿,还能令你都追不上,也不知吃了多少苦,这样的男子,愿意娶你,不是他的福气啊。”

    最后一句没有说出来,可萧竹并不傻当然懂得,苦慧言下之意那是‘她的福气’。

    萧竹一怔,她从来都被归云山庄上上下下宠坏了,只愿自己嫁的必然是大英雄,品貌俱全,因此对叶流云残了一双~腿,非但没有同情,更多的是恨意。

    恨自己要嫁给一个残废。

    却从来没有为叶流云设身处地想过,以他的家世,其实何必要做那么多厉害的事情出来,即使做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也没有人会怪他,只会同情。

    可是名剑山庄历代的传人,人人都说叶流云是最出色的,连她父亲都如此认为。

    这淡淡的辙迹,好似一条鞭子,抽打在她的心上。

    “我没有错。”萧竹不服气道。

    只是苦慧已然去远。

    苦慧以数十年佛法,领悟了‘身如意通’,小有所成,日行千里,与道家‘神行法’相差仿佛。

    可依然落后于二人,虽然跟二人走在前面,随时变向以及山林地形复杂的缘故,不无干系,同样也证明沈炼和叶流云是何等出色。

    ******

    沈炼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如叶流云这般,他对叶流云升起的是敬重。

    他没有故意放慢速度,已经用尽了全力,还是没有拉开两人的距离。

    叶流云变得很专注,他平生就输过一次,在沈炼手里,这一次他会赢回来。

    沈炼其实只是想了解一下如何入‘青玄’的细节,可是他知道两人若不做过一场,一切休提。

    名剑山庄不止有梅花,更有百花。

    这片山林有桃树,更有梨树。

    山上的一草一木叶流云都很熟悉,可是地点该由沈炼定。

    什么时候沈炼停下来,便是两人真正决战的时候。

    沈炼没有同情,没有怜悯,他的神气在不断攀升,他甚至能感受到腰间檀木剑的雀跃。

    即便是木头做的剑,亦然是剑。

    剑的本质不会变,那就是击败对手。

    叶流云经过山林留下的痕迹,越来越淡,到后来完全消失了,如同他在贴着地面飞行一般。

    沈炼似青云出岫,飘然凌虚,内气运行越来越快,大地的引力对他的束缚也越来越小。

    在他几乎真正要完全摆脱引力的时候,终于停住了。

    清澈的湖水就在前面,波光静谧而又安详,中间一轮明月,让人看得真切。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同时停住的还有叶流云。

    地上有叶流云,天上有一片乌云。

    缓缓飘动,遮住了月亮。

    很短的时间内,天地陷入漆黑当中。
第58章 寻常一样窗前月章节目录第60章 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