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第17章 五通

第17章 五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得女儿叫出沈炼名字,陈氏十分怪异。

    沈若曦低呼一声,看到沈炼居然毫无阻碍穿过墙壁,露出愕然不已的神色。

    陈氏摸了摸沈若曦额头,还有些烫,说道:“你现在不要想其他的,先好好休息。”

    沈若曦低声道:“母亲,我刚才好像看见沈炼了。”

    “你这孩子还有些发烧,沈炼还被关在东厢边的院子里,不能出来,更何况这么晚了。”陈氏只道是女儿现在精神恍惚才会看错。

    在陈氏张罗给沈若曦熬点清粥的时候,沈炼已经徐然飘回自己的居处。

    见到自己身体,安然躺在床~上,呼吸微弱,便扑了回去。

    沈炼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心力疲累许多,有**上要昏睡过去的感觉。

    强自睁开眼睛,感受由身体传来的阵阵疲惫,体~味和出窍之前的差距,做到心中有数的对比。

    随后沈炼才响应身体的呼唤,盖上被子,沉沉睡下,没有观想。

    一夜无梦,转瞬便是天明。

    沈炼打开房门,太阳已经高高在上,他许久没有睡过这么晚,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

    等他开门后,便有侍女察觉,端来热水,让沈炼洗漱。

    用热毛巾,擦拭了一下,侍女在旁边看着沈炼,只觉得小郎君越来越有仙气,站在那里,面如冠玉,青丝披散,活像个小神仙。

    侍女不禁面色一红,要是沈炼将来娶妻生子,不遣散她们就好了。

    实是沈炼虽然待人不太亲近,却从无脾气,清雅淡然,可远观,可近观。

    好似冬日之阳,不会灼伤别人,却高高在上,令人心生敬意。

    沈炼没有在意侍女的小心思,只觉得世界更加美好,有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味道。

    看一景,可爱,

    观一物,可亲。

    他现在无须神魂出窍,便可逸散自身的魂力,极大的增强了自身的感知。

    只可惜对于用魂力如何伤人制敌,他依旧没能理清头绪,亦不敢妄自神魂出窍,吸纳日精月华,天地异力,免得生出意外。

    青袍人的‘灭神剑’,他是势在必得,唯有如此,才能发挥他目前最大的优势。

    ******

    青州城最有财势的是沈家,但青州城,绝不只有沈家才有钱。

    沈家有青州城绝大部分商铺的地契,甚至许多人居住的宅院也是沈家卖出去的,赚钱的生意要么是沈家在做,要么跟沈家有份在做。

    但有一个行业,虽然暴利,沈家却从不插手,那就是典当!

    青州城无论你要当什么,都只能去徐家的典当行。

    除了徐家的典当行,这整个青州府,都找不出第二家做这门生意的。

    任何生意,一旦成了独门,便是垄断,垄断就意味着暴利。

    徐家纵然没有沈家的金山银海,也是玩玩小觑不得。

    更重要是,青州府的天,沈家是绝不会与徐家为难的。

    因为徐家跟沈家是亲家。

    沈炼的大舅沈青石,娶的正是徐家的女儿,也就是对沈炼不太友好的舅母徐氏。

    徐家比沈家发家还要早,但没有出现沈老爷子这样的人物,所以被沈家后来居上。

    好在徐老爷子生前很有眼光,帮了沈家老爷子不少忙,更和沈老爷子约定了亲事。

    令人惋惜的便是,徐老爷子在定下亲事之后,便驾鹤西游。

    还没来得及见到徐氏嫁给沈家,亦没有想到起初靠他扶持的沈老爷子,已经成了青州府的参天大树。

    徐氏生不出孩子也是有原因的,那便是徐家因为在徐老爷子死后,徐氏的兄长徐弘,也就是徐家的家主,鬼迷心窍,供奉了邪神,以为可以为徐家继续带来财运。

    这邪神在民间也算出名,便是五通神,既是财神,更是邪神。

    五通神最喜欢淫~人妻女,徐家供奉五通神后,徐氏未出嫁前,便饱受过五位邪神的摧残,许是她体质不好,才落下不能生育的病根。

    此刻徐家内院,虽是白昼,主母阎氏的房间,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房中不时传来呻~吟声,很是痛苦和迷惘。

    直到后来喘息声减弱,几近于无,才从卧室中,走出一位年轻男子,手按宝剑,好不威风。

    若是沈炼在此,就把此人认得清楚,正是潜入沈若曦梦中的邪祟模样。

    徐弘等年轻男子走后,才从另一侧小门进来,见到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妻子阎氏,既十分愧疚,又松了口气。

    这邪魔发泄过后,便有至少十天半月的安稳世间,甚至一年半载都未必要来。

    要说他徐弘不是找不到年轻女子供奉邪魔淫~乱,只是这个邪魔尤其喜爱供奉他的人家中的美貌人妻或者未出阁的女儿。

    自他妹妹出嫁后,徐弘已经换了好几个美貌的妻子。

    阎氏也是最年轻的一个,他很疼惜,却又不敢反抗这五通神。

    阎氏很有姿色,许是合那位年轻男子心意,即使每次很粗暴摧残了她,也会留下一段时间给阎氏修养的机会。

    见得阎氏气息微弱躺在床~上,嫩如白玉的胴~体,有许许多多鞭挞的青痕。

    徐弘又是羞愧,又是心中冒出邪火,竟然不顾阎氏刚经历一场暴雨,便挺枪而入一回。

    直到阎氏昏迷过去,不省人事,方才干休。

    阎氏醒来,简直羞愤欲死,恨恨盯着徐弘,让徐弘愈发惭愧。

    徐弘唉声叹气,竟然哭了起来,往自己脸上掌耳光,分外用力。

    阎氏到底舍不得徐家富贵,加上心软,只好说道:“老爷,你别这样。”

    徐弘这才作罢。

    “他不是小半年没来了,怎么今天又来了。”

    “你忘了你那个好妹妹,哄着沈家小姐出游,却把她骗到那淫庙祭拜了一回,给他瞧见,才生出了是非。”阎氏虽然中气不足,还是把事情说了大概。

    “难道他打了沈若曦的主意,还吃了亏。”徐弘眼珠一动。

    他可是被这自己造的孽,坑得太惨。

    五通神在徐家作孽,那是家丑,徐弘不准外扬,沈家又不会主动打探亲家的私隐,以至于这些年过去,竟然没有发现。

    即使外人有所耳闻,又有谁敢传到沈家老太爷以及沈青石、沈青山耳中,去找不痛快。

    ps感谢浮屠两生的588赏、堕天丶路西法的588赏、闕道的588赏、依然醉人的588赏以及剑鸣九霄、陶炎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