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七十一章 法器 上

第七十一章 法器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白色小瀑布边上,棕黄色的传法阁楼里安静无声。

    几个进出的弟子都尽量不发出杂音来。悄然进入,又悄然离开。

    阁楼右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辟了一块小花田,一个绿衣少女正提着花洒静静给花田里的鲜花浇水。

    林新走到阁楼牌坊下,抬头朝屋檐处望了眼,那个经常来的黑衣老者今天没在。

    他大踏步走进阁楼,负责收费的师姐从门口小房间里探出个头来,看到是他,对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林新可是每次来都交足了查阅费的。完全不用担心。

    和前面很多次进来不同,林新这次一进门,就感觉有些不对。

    正在看书的十多名弟子一看到他进来,都齐刷刷的抬头朝着他仔细打量,一些亲近的更是相互之间窃窃私语。

    阵堂传法林林新也很熟悉了,扫眼望去,也就是那些熟悉的面孔,没有什么新人加入。

    他也不说话,直接抬腿上了二楼。

    那位老前辈依然靠坐在右侧窗前,一副似睡似醒的样子。一身黑乎乎的打扮看起来就和外面街上普通打盹的老妪没什么两样。

    “前辈。”林新走上前去,恭声道。他知道对方并没有睡,只是习惯性的保持这种状态。

    “先天了?”听到声音,老妪先是睁开眼,随即双目精光一闪,略带惊异的盯着他。

    “是。”林新点头,恭敬站在她面前。他的通明符阵要不是这位指点,估计还得摸索联系很久才能碰巧成功一次。其他还有很多阵道的基础也多亏了这位提点,才没有走弯路。

    后面通明符石和通明符剑对他的帮助非常之大,其中功劳,可要大部分归功于眼前这位。

    “也是...得了那东西,你迫不及待服用,也是能理解。”老妪随即想起了什么,“我姓于,单名一个云字。你直接叫我于婆婆就好。”

    “于婆婆....上次多亏您指点弟子的通明符阵,否则直到现在,弟子或许也还是在摸索胡乱碰巧。”林新由衷的感谢道。

    “这点没什么,我指点过很多人,但真正能够这么短时间内成功完成通明符阵的,也就一掌之数。”于婆婆露出一丝阴沉的笑意。

    “你这次来?又是为了新符阵?还是为了...法器之道?”

    林新面色微征,随即恢复。

    “前辈慧眼,是为了法器之道。”

    “法器之道,各个宗门都有自己特殊的祭练法决,我宗前辈血元子,曾以归元诀为基础,创立三十六层血祭法,虽然不算最顶尖一脉,但也算是独树一帜。”于婆婆缓缓解说。“这条路,是通过祭练法器,以其吸收外界灵气炼化入体,达到提升效果的作用。”

    “除此之外,法器需要各种材料,还需锻造成型。你需要粗通铸造术,最难的,自然就是法器上的符阵。就算是请阵法师刻画好,自己也需要明白其中原理关键,随时进行维护保养。法器之道...威力虽大,但耗资可不小。”她看着林新似笑非笑道。

    “弟子...想要尝试一下。”林新想到自己卡里还有一万多玉钱,心头也有些底气,恭声回答。

    “心血相依...我法器之道,威力远超同级,成型速快,变化莫测,比起剑修那些死脑筋强太多了,要不然也不会是现在修界主流。”她再次阴沉的笑起来。“好小子,你的阵法天赋不错,选择走这条路绝对不会错,相信我!”

    “前辈过奖了。”林新听着对方阴沉笑声,总感觉心头有些发毛。

    “宗门规矩,阵道心血祭炼法决血元决,这是第一层。”于婆婆嘿嘿笑了声,伸手在林新身前一指。

    顿时一本淡黄色小册子出现在他面前脚下。

    “拿去看,不懂可来询问。”于婆婆越看林新越是感觉不错,虽然资质差了点,但阵道天赋很好,她们阵堂式微,在宗内有多久没有出过这等好苗子了?

    这些年守在传法林,一路看过来,进来的记名弟子一批比一批浮躁,一批比一批差,以至于她的内心传承标准一降再降。

    从要求九十分,到八十分,再到现在的六十分,却没想到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七十五分的林新。

    顿时就给她眼前一亮的感觉。

    所以她才故意在阵堂正大光明的点出自己有些注意林新。

    林新捡起小册子,翻了翻,里面是一系列的各种手印配合呼吸心跳等的祭练细节。

    其中不同材料用不同方式手印配合,写得很是详细。

    “这个是基础法决,不用收费。之后能够以祭练法决提升修为的层数,才要收费。”正打算询问价格,林新顿时又听到这么句话,顿时心头一喜。

    “以后的路,还很长,不要让期待你的人失望,因为那也会让你自己失望.....”于婆婆随口说了一句。

    再度手一挥,顿时林新身前又多出三样小东西。

    一把白色小剑,一块巴掌大小黑盾牌,以及一枚黄铜铃铛。

    “阳符剑,灵光盾,绕魂铃。这三样是法器之道最基础的廉价法器,价值三万以上,不过我这里这东西太多了,不会阵道的人也用不了,会的也都有自己的法器了,你留下一万玉钱就可以领走一样。”

    “三件法器?”林新眼前一亮。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法器,传说这玩意儿只有耗费灵气或是先天之气才能使用,威力强大。

    “是,三件法器,分别是攻击防御隐藏,你选择哪一个?这东西是每个先天阵道弟子都有的配置。也是主要攻防依仗。你的祭练越充分,法器的威力也越能完全展现。越是威力够大法器,越是需要更高层的祭练法决。”

    林新点头表示理解。

    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地上的三件基础法器。

    “法器威力都是先天八层,你要激发,需要祭练法决,以及输入足够多的内气,以你现在的能力境界,消耗太大,所以轻易不要动用。”于婆婆叮嘱道。

    “那么,你选择哪样?”

    林新想了想,手指向那块小盾牌。

    “我选择这个。”

    于婆婆脸上顿时闪过一丝赞赏。

    “阵堂所有先天,只要还在宗门的,都会在每天清晨五时在附近的黄华林集中切磋交流。你祭练完,可以前来一起。”她顿了顿,“凡我修者,都需心气通达才能勇猛精进。有些人有些事,不要老是畏畏缩缩犹犹豫豫,资源就那么多,无论你做何姿态,最后不都是要看拳头说话,林新,你是聪明人,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

    林新缓缓应是,眼中闪过思索之色。

    这是变相的在提醒他,法器也便宜给你了,底气有了,背后我给你撑腰,你要是给我丢脸了.....嘿嘿。

    “弟子明白该怎么做了...”他恭声回答。

    林新留下那块上万玉钱的玉牌,拿起那块巴掌大小的黑盾牌。

    离开传法林阁楼时,他明显感觉得到阁楼内诸多男女弟子们羡慕的眼光,入了于婆婆的眼,显然已经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了。

    紧紧捏住袖子里的小盾牌,林新心头终于有了一丝松口气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抱上大腿了,就算黄松子等人腾出手,也估计不会真正冒着得罪于婆婆的风险正面对付自己。

    **********************

    石屋内,林新盘膝坐在床榻上,双目紧闭,嘴鼻处缓缓呼吸,似有似无。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黑暗中双眼似乎都隐隐带着白色亮光。

    随意看了眼自己的属性。

    ‘杀伤——3,防御——3,闪避——1,体质——1。自由属性1点’

    ‘小归元诀——第四层。(完成度99%)(杀伤+4,体质+4)’

    “先天之气,又捕捉到一丝,只要熟悉了特性,倒是很好捕捉,只是一晚上只出现一丝...太慢了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突破进入五层。”

    他仔细感受自己小腹中的先天之气气团,还是感知不了其中属性,估计要以后才能明确自己的先天之气属性。

    每天固定的练气时间后,他又取出那块小盾牌。

    拿出那本小册子,仔细翻阅了一遍。

    约莫一炷香功夫,他便收起册子,拿起那块盾牌。

    “初步祭练之法对于我来说,倒是很简单,这盾牌是炼制好的法器,自带防御灵光盾,能够形成一层灵光护盾,抵挡外面的任何袭击,维持时间两个时辰。消耗,相当于我一半的内气总量....不过激发后就可以不管它了,这倒是方便。”

    仔细回忆一遍祭练之法第一层,林新点燃油灯,开始在昏暗灯光中开始不断练习尝试祭练,先天之气运到食指上,如同画阵法一般在盾牌上沿着上边的纹路刻画。

    很快,二十多次后,他指尖忽然闪亮一点白光,食指尖端在盾牌表面溅射出一点灵光。

    “成了。”

    林新看着技能栏中缓缓形成的祭练之法第一层,技能图标一旦形成,就绝对不会出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