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六十九章 道路 上

第六十九章 道路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季路师伯么?孙师姐好。”林新听到是丹堂来人,还是季路师伯派来的,顿时赶紧低头尊称。

    “不必多礼。跟我来吧。”孙织妏笑了笑。

    林新不敢怠慢,人家在外面好脾气的等着自己,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这面子给得足够大的了。

    两人一前一后赶紧跟上,顺着河边一直往前,很快便到了那处云雾弥漫的石阶前。

    石阶侧面的小塔还在,门口还有新入门的几个弟子刚刚进去领取新弟子配置包袱。都是有师兄师姐带领着,这让林新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当初来这里时的情况。

    晃眼一过,现在已经是快一年过去了。

    “走吧师弟。”孙织妏走上第一步台阶,回头看了眼林新。

    “是。”林新赶紧应下,身上修为用隐匿阵法隐藏起来,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不过隐藏些总比不隐藏好。

    他紧跟着孙织妏上了石阶,一步步往上,两人速度都极快,犹如一般人奔跑一般。

    很快不知不觉数百阶过去了。

    林新感觉到四周白色云雾越来越浓,回头望了下,身后只能看到十多米外的台阶,再往下就是被白雾笼罩,什么也看不见。

    “紧跟着我,别慢,我持有入阵令牌,没有这东西,你会彻底迷失在这片云雾中,然后被其中的护山灵兽吞噬。”孙织妏在前面提醒道。

    林新赶紧应是。

    他早就对松林剑派这上方云雾缭绕的区域心有好奇,此时能够真正接触,心头越发的有一丝期待起来。

    两人之后都不再开口,加速往上赶。

    白雾缭绕间,看不到尽头的灰白石阶上,远远望去,两个小点正不断朝上移动着。

    在他们周围,那些云雾白气如同有生命一般,不断想要朝两人包围过去,却又被一股无形的屏障隔绝开来。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直到林新都有些感觉气喘了,逐渐跟不上孙织妏的脚步,前面才终于出现一片模模糊糊的庭院楼阁。

    抬头望去,楼阁隐藏在白气和绿荫之间,朦朦胧胧,似真似假。

    “小心了。”前面的孙织妏声音再一次传过来,“这里是练气士活动的区域了,紧跟上我,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我也救不了你。”

    “好。”

    林新环顾四周,左右两边庭院楼阁白气萦绕,却只是往石阶的两侧延伸坐落,而往上望去,前面依旧一片白雾朦胧,还不知道这石梯有多长。

    两人朝着右侧的楼阁走去,上了一座白玉拱桥,桥下是粉色荷花漂浮的淡绿河水,几位金色鲤鱼在里面游来荡去。

    林新来不及细看,便继续跟着孙织妏下了桥,东拐西拐,穿过一道道亭子走廊过道,很快便来到一处小院,院子中竖立着一座黑石雕像,是个佩剑男子,做出乘云欲飞的姿态,脚下是白石雕刻而成的云气。

    正巧迎面走来两个梳包子头的童子,白衣洁净,唇红齿白,煞是可爱。

    两人年纪不过十二三岁,都是女童,一个抱着黑石瓦罐,另一个捧着精致黄色小木盒。见到孙织妏,两人赶紧屈膝行礼。

    “见过孙仙子。”童子声音清脆,加上四周依旧云雾萦绕,墙上地上不时能看到八卦卦象和阴阳鱼图案,给人一种仙气盎然,如梦似幻的感觉。

    “小云小雨,师兄还在丹房么?”孙织妏随口问。

    “还在,不过,刚刚进去一位仙长,看起来似乎有事。”右侧的童子恭敬回答。

    “仙长?什么来处?”孙织妏继续问。

    “是来自外面。”那右侧童子连忙回答。

    “外面么....”孙织妏点头表示知道了。回头朝林新道,“师兄正在会客,我们先在外面等候。”

    “好的。”林新应是。

    两人由童子引领,进了一处厢房,又奉上茶水,慢慢等待。

    孙织妏气定神闲,端起茶水喝了口,便进入修炼状态。

    林新则是仔细观察周围。

    这里晃眼一看,和一般道馆没什么两样。

    但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里的地面,墙壁,乃至屋顶,都是用一种黑色的坚硬石料建成。这石料很是奇特,表面会有自然生成的细腻纹理,如同人的肌肤一般。

    林新坐在位置上,正对着大门,他朝外望去,门外一片白色云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童子上了茶后,便早已离开。留下两人安静的在厢房内等候。

    约莫等了半个多时辰,一个童子又进门来。

    “孙仙子,这位客人,老爷请你们过去。”

    孙织妏闻言,点点头,起身朝外跟随走去。林新也紧跟上出了门。

    出门往左,顺着冗长的走廊前进,前面正好迎面走来一个人影。

    林新原本还没很在意,但待到对方走近,他才微微有些吃惊。

    那人神色平和,身着富商打扮,相貌就和一般的中年男子没什么区别。

    但.....

    这人的两只耳朵,却是异常巨大。两个耳垂就和足球那么大,像两个巨大的肉袋子一般,垂下来,一直到腰部两侧,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很是奇异。

    见到林新注意自己的耳朵,那人转过眼神,朝他友善一笑。

    孙织妏和林新也连忙回以微笑,也不说话。两边擦身而过。

    “这是....?”等到那人走远,林新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外域之人,长耳国的修士都这样,你以后见多了就习惯了。”孙织妏淡淡回答。

    “长耳国?”林新奇道,“难道是整个国家的人都是耳朵这样的?”

    “是的。”孙织妏笑了笑,“练气士们接触的范围和你们不同,以后慢慢见得多了,习惯就好。外域之大,奇闻怪异层出不穷,莫要吃惊。”

    林新点头,压下心里的一系列疑问,继续跟着孙织妏继续往前,穿过一处温泉一样热气腾腾的小池塘,很快便到了几颗粉色花树边上的小亭子前。

    亭子内,季路正端坐在矮桌前,面前烧了一个小炭炉,上边放着朱色茶壶,正小心翼翼的转动着茶壶。

    奇异的是,那茶壶口喷出丝丝缕缕的水汽,在空气中翻滚扭曲,不断幻化成一只只朦胧模糊的白气蝴蝶。

    一只只蝴蝶只存在须臾,刚刚飞出茶壶口不到一米,便自然淡化消散。但好在的是茶壶口也在源源不断的飞出新的白气蝴蝶。

    “来来,都来,一起喝喝我才买到的蝴蝶茶。”季路也不起身,似乎是知道两人到来,背对着两人轻声说道。

    “这可是今年的新品。”

    “我不用了,师兄的丹炼完了?还真是清闲。”孙织妏有些无奈道。“我还有事,人给你领到了,就先回去了。”

    季路转过身笑了笑。

    “师妹辛苦了。又要主持听剑大会的准备工作,百忙之中还要帮我这个师兄做事。”

    “辛苦算不上,反正有任务可领奖励可拿。”孙织妏轻声回道,“那我就先离开了。”

    “好。”

    林新也连忙朝孙织妏颔首行礼,目送她离去。

    孙织妏走后,季路朝林新招招手。

    林新走进亭子,看到季路对面只有一个蒲团,显然是为自己准备,便过去盘膝坐下。

    “人面果的事,你做得很好。”季路一开口便直入主题,听得林新心头微跳。

    “谢师伯夸奖。弟子只是做了一个有良知之人应该做的。”林新赶紧回答。

    季路也不答话,小心的分出两个朱砂茶杯,轻轻提起茶壶,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茶水。

    那茶水清澈晶莹,犹如水银一般泛着淡淡银光,外银内透,很是奇异。

    茶水倒出进入杯中,那白气蝴蝶也渐渐消散不见。

    “我叫你来,一是想认认真真看看你,毕竟也是我红松城一脉出来的。”季路平和道。“二是,给你喝一杯这特有的蝴蝶茶。你的事,钟铉师兄已经给我提过了,我花大价钱弄到了这可以稳固内气的好东西,没料到你倒是提前自己解决了问题。”

    林新闻言,心头顿时有些暖意,这季路师伯还真不是白叫的,实在,确实实在。出了事绝对是最靠得住的一个靠山。

    “让师伯您破费担心了....”他赶紧开口。

    季路微微一笑。

    “看得出你已经先天了。原本我还不看好你,现在却是没想到你居然一年就到了这个程度。我和你师叔伯云子说起时,他也是颇为吃惊。另外阵堂那边也传来你还对阵法有些天赋的传言。”

    “那都是以讹传讹,师侄哪有传的那么厉害,这IE收获,也都是生死间摸爬滚打挣扎而来。”林新低头无奈道。

    “那又如何?虽然比不得那独孤姐弟惊才绝艳,但下一届的小四秀也未尝没有你的一席之地。”季路不以为然。

    “小四秀?”

    “听剑谷前四先天,被列入小四秀,可获取宗门成倍扶持关注,还有很多特权,可以算是预备的练气士。当然,独孤姐弟身怀聚灵体,不算入内,他们只是在听剑谷走个过场,不是你能比较的,他们注定是练气大圆满高手.....先天道基啊....多少人羡慕渴求的东西...”季路感叹一声,似乎也是无奈命运的不公平。

    他端起茶杯,仰头一口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