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五十九章 抢夺 上

第五十九章 抢夺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灰蒙蒙的山岭连绵起伏,隐约有着淡白雾气弥漫。

    山腰处有两个白点正急速移动着,不断从山岭中部往上赶去。

    嗤!

    陡然间下方山下,城区内绽放出一团耀眼白光。

    “怎么回事?”

    舒络衣猛地停下身回头看。

    余畅满头大汗的赶紧停下来,回头望去,从山林腰部往下望,只见孔雀城边缘一处城墙附近,陡然亮起一团白玉一样的椭圆白光。

    光晕持续了约莫数秒,才缓缓消散。

    “不知道...不过这光,有点像我们宗门的通讯符爆炸...”他低声回道。“只是这威力...有点太大了吧?”

    “追木骡子要紧!”舒络衣皱眉转身,继续往前赶路,余畅同时跟上。

    前进了没多久,约莫十多分钟,两人身后就传来一阵尖啸。

    嗖...!

    一道鬼衣轰然被弹飞上半空,然后嗤的自燃化为灰烬。

    同时一道焦黑人影狼狈的从两人身侧飞射而过,看不清是什么样子。几乎是一掠而过,速度惊人。

    “还想走!”

    一个冰冷的男声在后方传来。

    嗤的一下,一团无形透明气流直飞射来,噗的打在焦黑人影身上,顿时冒出一股白烟嘶嘶作响。

    “啊!”焦黑人影惨叫一声,被打得在地上翻滚几圈,差点起不来身。

    舒络衣和余畅这才转过身,看到身后赶来的那人,赫然正是林新。

    林新一身黑乎乎的衣袍,身上有些破烂,似乎是经历过一场大火爆炸似的。眉目冷峻,脸色有些发白。

    他背上背着的剑匣子也打开了,盖子不知道丢哪去了,匣子里面只剩下两把剑。

    扫了眼前面的舒络衣两人,林新双眼微眯,也不多话,直冲地上翻滚着的木骡子。

    先把木骡子身上的那颗人面果拿到手再说!

    他几步跨到木骡子身前,猛地一剑挑向对方胸口的人面果。

    铮!!

    一道剑影陡然从他身侧掠来,刚好挡在他炎阳符剑之前。双剑相击,发出清越脆响。挡住他的剑尖动作。

    “人面果是我的!”舒络衣的身影从他身侧扑来,伸手抓向木骡子胸口。

    “舒络衣!!”林新心头一股无名火起,他暴露废掉这么多底牌,最后动用通明符剑,就算是有保护措施,自己也被反震成不轻伤势。现在这舒络衣跑过来二话不说就要抢东西?

    炎阳符剑猛地发动,林新剑刃往前竖斩,挥出数团透明内气流从三个方向狠狠打向舒络衣。

    舒络衣感觉到背后危险,一手继续朝木骡子抓去,另一手取出绿玉匕往后一刺。

    空气中陡然三道绿光划过,将三团灼热内气流凭空撞散。

    “哈哈哈!”木骡子却陡然诡异一笑,身体影子般往前窜出,居然躲开了舒络衣的一抓。

    舒络衣和林新都是一愣,知道自己被这家伙耍了,顿时都是火大,提剑赶紧追上。

    “余畅!追人面果!”

    余畅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听到舒络衣的声音,他这才反应过来,提剑跟上两人。

    林新冷哼一声,身形急速往前追去,他没有修炼轻功,纯粹靠内力爆发脚下,一次性借力往前跃起,速度是快了,但转折不便,远不如木骡子和舒络衣灵活。好在木骡子受了伤,跑得不快,而舒络衣似乎也是受伤颇重,只能勉强跟上。

    他左右观察周围,此时四人已经到了一处越发茂密树林中,前面隐约可见一个断崖。

    而左右左侧是坚硬山壁挡着,右侧是上山斜坡,只有这里可以通过。

    也就是说,这里只有一条路可走。但前面的木骡子陷入慌不择路,没有注意这点。

    心头一动,林新炎阳符剑猛然一挥,无炎剑法数团热流顿时飞出,朝着那唯一的一处上山出口飞去。

    果然,木骡子冲到前面,发现不对,只能往上山方向冲去。

    嘭!

    刚好数团热流狠狠打在他后背上。

    这家伙惨叫一声,一下被打在地上不动了,似乎这一次被砸得最重,彻底动弹不得。

    林新想也不想直冲过去。

    “人面果是我的!”

    舒络衣再度从后方追上,一剑刺向林新背心。

    “去死!”她双眼赤红,依然有些疯狂了。

    “滚!”林新没空搭理她,反手一剑定真还阳,炎阳符剑刚架上去就咔嚓一声,居然从中间断裂开来。

    炎阳符剑居然断了?!

    嗤!

    舒络衣的剑刃直接朝着他划来,就连舒络衣自己也是一愣。

    林新心头大惊,但已经躲闪不及,只能堪堪往前跨步,避开头部后脑。但还是被一剑划破背部,顿时他感觉背后一片火辣辣,有黏糊糊的液体迅速顺着衣服沁了出来。

    此时再看木骡子,这家伙居然又动弹起来,用着最后余力直接往下滚去,竟然顺着断崖往下掉了下去。

    林新顾不得伤口,匆匆内气凝聚,勉强止住血,冲到断崖边一看。

    下方是十多米处是一条环山车道,木骡子已经滚了下去,顺着断崖接近八十度的斜坡,翻滚着重重砸到灰白色的车道上。

    阴云散开,此时阳光毒辣洒下来,照射得木骡子浑身血淋淋有些反光,他先前被炸伤的烧焦伤口,此时也在一阵逃遁中裂开许多。

    这家伙也是够狠,大腿上在翻滚途中被扎进去一根尖锐树枝,整个大腿都被扎穿,他也死命爬起身,勉强朝着车道往山上跑。逃跑途中他回头望了林新一眼,那眼中的阴狠恶毒让人不寒而栗。

    知道这次仇结大了,不弄死他,以后可能自己就真的很麻烦了。

    林新索性也顺着断崖往下滑去。

    嘶嘶的剧烈摩擦声中,他身后舒络衣和余畅也跟着滑下来,两人身带轻功,要比他从容许多。

    “给我滚开!”

    舒络衣双眼通红,嫌林新当了自己路,从背后一剑再度朝他刺过来。

    林新反手勉强用普通长剑挡了一剑,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朝下滚了下去。

    他心头大怒,这舒络衣已经快疯了,三番两次对他动手。

    “舒络衣!你找死!!”

    他狼狈不堪的狠狠砸在车道上,迅速站起身,背上伤口又被撕开了,半身衣服都被血染红。身上火辣辣的剧痛一波又一波袭来。

    想也不想,他直接扑向刚落下来的舒络衣。

    无炎剑法展开,数团内气流环绕着冲向她。剑身一下仿佛烧红一般,环绕滚烫气流朝对方斩去。

    元阳一气!

    无炎剑法的绝招!能够最短时间内爆发出无炎剑法最大威力的强大招数。如果炎阳符剑还在,这一招足够威胁五层小归元诀高手。

    但现在没了炎阳符剑配合,威力大减,只有勉强四层的威力。不过也不是舒络衣这样的普通二三层修为能挡的。

    刚刚滑下来,重心不稳,舒络衣重心不稳,来不及反应,只能狼狈朝右滚开。

    嘭!

    林新动作因为受伤慢了些,一下没打中,落空。元阳一气剑狠狠斩在石壁上。

    哗啦一下顿时砸下来许多碎石泥块。

    而环绕的内气流也再一次被舒络衣怀中的绿玉匕抵消。不过巨大的威力还是如爆炸一般,将舒络衣狠狠炸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爬起来,捂住小腹吐了一口血,显然伤得不轻。

    “林新别!!”余畅惊叫声这才传来。落下来挡在两人中间,顿时止住了进一步冲突。

    “再乱来,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林新反手握住通明符剑,目光阴冷的盯着舒络衣。

    “杀我!老娘先弄死你!”舒络衣挣扎着摸出一张通体雪白的血纹符纸,双眼越发通红起来。

    那符纸刚一拿出来,就弥漫出如同寒气一样的刺骨冰冷,一看就知道威力巨大。

    “快追啊!”余畅赶紧转移注意。

    眼看着远处木骡子快要跑远了,两人这才急速朝前追去,但中间余畅隔着,生怕两人再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林新也对舒络衣手中捏着的那张符有所忌惮,显然对方也对他有恃无恐的表现同样忌惮。

    两人保持着安全距离,在车道上很快便追进了前面的松林。

    刚一进去耸立,三人便心头一沉,脚步放缓下来。

    重伤的木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就在树荫之下靠坐着。

    让三人诧异的是,树荫下不止一个木骡子,而是足足有三个。

    三个木骡子挨得很近,几乎是身体紧靠在一起,不,不只是紧靠,而是身体的背部都直接融合在了一起。

    林新远远望去,心头顿时一寒。

    只见其中面对着他们的一个木骡子如同胸口长了张大嘴,不耐烦的将身侧两个木骡子一把抓住,按住他们的脑袋,就朝自己胸口凑去。

    两个木骡子的脑袋像是稀泥一样,融化着被摁进他的胸口,和其融为一体。

    很快不到三秒钟,三个木骡子便融合为一个。

    剩下的这个木骡子完好无损,一身灰黑斗篷,从衣领处可以看到斗篷内侧是鲜血一样的红色。

    他光溜溜的脑袋上还画着一些青黑色的诡异纹路,嘴唇像要滴出血一般,红得不正常。

    “想要人面果?那就过来拿吧....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

    他猛地掀开斗篷,露出里面赤着的上身。

    只见他胸口上,环绕有着五颗人面果,呈圆环状,如同五张灰白人脸,镶嵌在他胸膛正中。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