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五十八章 安全 下

第五十八章 安全 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噗。

    刀尖扎在林新皮肤上,去发出如同木头一般的沉闷声。

    刀尖居然没办法扎进肌肤?!

    玉簪一愣。

    哗啦一声水响,林新已经反映过来,站起身反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同时右手扯过浴巾围在身上。

    “是你?!”他一眼便看出了玉簪身上的白衣服来历。

    单手一翻,他此时的手心中居然扣着一枚黑色通明符石。猛地朝着玉簪身上一按。

    啊!!

    一声尖叫声中,白衣似乎感觉到了威胁,猛地从玉簪身上穿飞而起,朝着侧面门帘射去。

    随着白衣离开。

    一时间玉簪身上的所有衣服全部飞散碎裂,她身无片缕的软倒在地,昏迷过去。

    林新却是冷笑着收回通明符石。

    刚才他也只是吓唬对方,结果确实不错。这家伙显然就是先前被他用通明符石伤过的那套鬼衣。

    毫不犹豫,他按照记忆对着鬼衣飞离的方向狠狠扔出符石。

    嘭!!一声闷响,强光爆开。

    房间内陡然亮起小太阳。

    林新扯过门帘挡住双眼视线。

    隐隐中他听到一声惨叫,等到一两秒后,光线暗下,他才掀开帘子走出去。

    只见房间内到处都被炸得一片焦黑,特别是靠近窗口的地方,直接被炸出一个大洞,一套白色衣裙正挂在窗户上剧烈燃烧着。

    “看来是解决了...”

    林新仔细检查了下白色衣裙,确定上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但他还是直到它彻底被烧干净,化成黑灰,才松口气。

    此时房门外已经传来客栈人员的脚步声。显然是被刚才的爆炸惊动。

    玉簪整个人还光溜溜的昏倒在沐浴间里。

    这个客栈可没有什么情色服务,里面的女孩都是规规矩矩的本分人,只是偶尔会有一点撩拨暧昧,但实际上是不卖身的黄花闺女。

    但现在玉簪昏迷,还身上衣服全没,这就让林新有些尴尬了。

    看了眼躺在沐浴间的玉簪,这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身材还没发育完全,但也异常诱人,那肌肤白得让人炫目。

    林新将她扶起来丢到床上,盖上被子,才舒了口气。

    房门已经被敲得咚咚作响了。

    林新过去开门的同时,也知道该是换地方住的时候了。

    没有去开门,林新迅速穿上衣服,带好皮囊佩剑符剑,收拾好银两。

    嗤!

    忽然间侧面打开的窗外,飞过一道白影。

    那影子速度极快,只是一晃而过,带起阵阵破空声。林新转头过去看,却是慢了一点,以他现在提升过后的动态视觉,也只看到一点点轮廓。在普通人卡奈,估计就是一只白鸽。

    “还来!?”

    他心头一凛。

    “看来是先前的打斗引起对方重视了....!”

    他心头闪过念头,左右迅速看了看,顺着打开的窗户一下跃出去,在一片惊呼声中,稳稳落在地上,很快几个拐弯钻进人群,冲入拐角后消失不见。

    ***************

    紧追着白影急速奔跑,林新很快掠过密集的人群街道,渐渐来到一处十分偏僻的城墙附近。

    四周到处是挂着白绫的废弃房屋。阴沉沉的,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林新渐渐放慢速度,他右手紧握一块符石,警惕的朝四周望去。

    这一次对方引他出来,他紧追到这里,未尝不是也有引出对方的目的。先前那么多鬼衣都拿他没办法,只有幕后之人出面才有可能对付他,所以这次追逐虽然有些冒险,但也是真正见见对方幕后之人的机会。

    走在废弃房屋和城墙之间,他的脚步声一下接一下,在街道上回响,异常清晰。

    “一个区区记名弟子,居然胆敢孤身犯险,追杀我的鬼衣部队?”

    就在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锐嗓子的男声,语气腔调阴阳怪气。

    林新猛地转身,看到一个光着头、面色惨白的红嘴唇男子正戏谑的看着自己。

    对方赤着上身,穿着黑色绸布灯笼裤。健壮的胸口正中,有着一张狰狞的白色人脸,正紧闭双眼,陷入沉睡。

    “你是谁?”林新面色不变,朗声问道。“是你操作了这些六翼蜜蜂制造人面果?”

    “人家都叫我木骡子。”光头怪异男子尖声尖气回答,“六翼蜜蜂?你是说葵花蜂?不错,城里所有的葵花蜂都是我在操纵。”他缓步走向林新,十指指甲尖锐锋利,如同小刀,在白天的光线下反射出淡淡寒光。

    “至于人面果....我胸口这不是有一个?想要啊,你自己来拿啊~~”

    林新却是没动,而是凝神应对,不知道怎么的,他每次看着对方那张诡异光头的脸,心头就隐隐有股说不出的火气,想要不顾一切冲上去狠狠揍它一顿的感觉。

    “有问题!”他暗自屏气,努力镇定内心。炎阳符剑抽出,拿在手中,嗤的一下散发出淡淡热流,驱邪之力渐渐驱散了身边周围一丝丝不知名的怪异气息。

    林新顿时感觉心头稍微好过了些,那股说不出的冲动渐渐消散。

    “这手段够隐蔽。”他开口低沉道。

    木骡子顿时顿住脚步,眼带笑意的看着他。

    “真是不错,警觉性这么高,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人,我还是第二次遇到呢...”他说话妖里妖气,给人一种明明是男人,却用女人的语气腔调说话的怪异感。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他轻轻一拍手。

    啪。

    嗖嗖嗖...陡然间四周街道隐蔽处,纷纷飞射出密密麻麻大量的各类衣服,男女老少,各种衣服都有。

    这些鬼衣如同无数飞鸟一般,急速冲向林新,从四面八方包围向他。

    “这些鬼衣每一道都有三层到五层的归元诀内气实力。这次,我倒要亲眼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弄没了我的小家伙的....”木骡子阴阳怪气道。

    漫天的鬼衣不下数十件,带着恐怖的密集呼啸声冲向林新。

    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其他小归元诀三层的弟子在这里,肯定都是只有死路一条,但他不同。

    他左手迅速拿出一把通明符石。往四周一撒。

    四颗通明符石分别射向四方地面,还有一颗朝着他头顶扔出。

    噗!!

    刺目至极的强光陡然爆开,嘭的一声,白光散开,剧烈的光和热同时爆发。

    以林新为中心,周围十多米的范围里,全部被一片白光彻底笼罩。数十件鬼衣中,有十多件同时躲避不及,正面撞上通明符石爆炸。

    林新站立在中间,手中紧握炎阳符剑,斜指地面。同时紧闭双眼,静静等待着强光过去。

    噗噗的声响中,一件件燃烧着的鬼衣掉落在地。其余鬼衣纷纷惊恐躲避,再也不敢靠近他周围十米范围。

    鬼衣散开,强光散去,林新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对方的木骡子。对方脸上极度难看的表情表明他非常不爽。

    他四处望去,看到鬼衣损失了十多个,但还剩下大部分,顿时心头一凛。

    “刚才的五颗通明符石都没能消灭全部扑过来的鬼衣,看来是威力只能到这里了,要是它们刚才继续强冲过来,我就真的危险了。”

    左手紧扣住剩余的最后两颗符石,他紧盯住木骡子。心头估测对方真正的实力。

    “我自己有着炎阳符剑,单独激活可以达到三层以上的威力,再加上无炎剑法,无炎剑法本身杀伤惊人,几样叠加起来,应该可以越级达到五层内气的威力。再加上通明符剑在身.....出其不意之下,只要对方不超过七层,我应该都能全身而退....”

    林新现在随着见识的广阔,加上实战次数增多,以及和其他内家高手的交流,也逐渐清晰了自己的实力底线,应付范围不能超过小归元诀七层。

    “鬼灵阵!”木骡子此时在对面冷笑,一声低喝,双手瞬间结出大量复杂手印。

    同一时间,周围飞舞的鬼衣再一次朝着林新猛扑过来。

    嗡....

    诡异的是,林新周围豁然浮现一个半透明的灰色护罩,将他笼罩在其中,而大量鬼衣一扑到护罩上,便如同鱼儿扑进水里,消失不见。

    转眼间数十道鬼衣便全数扑进护罩。

    林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不会坐以待毙,赶紧转移位置,但急速奔跑数步,却发现那护罩也会随着他移动而移动。

    “麻烦了!”

    他心头一沉。

    炎阳符剑猛然爆发红色黄色火焰,内力全力催运下,他借着火焰的掩护,猛然丢出两颗剩下的通明符石。

    嘭!

    强光刺目爆发。

    护罩狠狠一晃,逐渐浮现裂纹。

    “有点意思。”木骡子冷笑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护罩内部,距离林新只有十米不到。

    他一出现,整个护罩顿时又迅速恢复如初,刚刚被炸开的裂纹瞬间恢复原状。

    “上!”

    他手一挥。

    瞬息间,护罩内凭空出现大量鬼衣,直接出现在林新身边,狠狠朝着他身上缠去。

    哗啦一声脆响,林新面如寒霜,抖手直接丢出一大把密密麻麻的符纸。

    白色的怨气符漫天飞舞散开,一百多张怨气符被他一股脑全部丢了出来,纷舞飞扬像是大量雪花。

    每一张符纸一碰到鬼衣,就发出如同烙铁碰到水一样的嘶嘶声。

    上百张符纸散开,顿时将最靠近的几个鬼衣烧得疯狂往后乱撞,也将其余鬼衣的阵型撞得散开。

    林新趁机闪电般拔出一柄通明符剑。握在手中,内气急速注入。

    一股隐晦而低沉的压抑波动,顿时从符剑上弥漫开来。

    木骡子脸色狂变,转身就想逃。但为时已晚。

    轰隆!!!

    巨大刺目的白光轰然爆炸,如同一团白玉,以林新为中心,朝着四面瞬间扩张。

    护罩直接被无声吞没,木骡子,以及所有护罩内的鬼衣,全部直接被波及覆盖。

    护罩破碎,白光溅射开来。

    街道四周的空中也隐隐传出一丝玻璃裂纹声,似乎有什么阵法被炸开了。

    外面其余街区的人声车马动静顿时传了进来。

    不多时,白光散去暗淡,一道浑身焦黑的人影踉跄朝着城外逃去。

    林新面色不变,从容从后方追上去。

    他手上的一柄通明符剑,剑身咔嚓一声,直接断裂化为无数细碎金属粉末。

    “害我损了一柄符剑,不拿你的人面果补偿就想走....”他眼神一寒,加快速度,紧追木骡子。

    两人一前一后从放下的城桥急速掠过,朝着城后的大片墓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