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三十三章 暂合 上

第三十三章 暂合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夜晚时分

    床上的林新猛然睁开眼睛。

    他直起身,轻轻听了听隔壁的动静,程若菲和江月儿轻微的呼吸声还在,是正在睡觉的频率。

    因为是和衣而睡,林新提起剑,只是整理了下衣服,从带来的包袱中换了一套道袍,不过是反着穿上去。

    道袍的内侧面是淡淡的灰黑色,用腰带一拉,顿时整个道袍变成紧身夜行衣,再扯过一块准备好的布匹蒙在嘴上捆好。

    “还好出来时为防万一,可能会用到夜行衣,事先准备了一下,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林新暗自有些庆幸准备充分,提着剑,将自己的床铺被子裹起来,远望过去看上去很像有人睡觉的姿势。

    提着剑,他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我倒要看看孔昱辉打算干什么?”

    外面的小院子黑乎乎,连月光都很淡,被厚厚的云层遮住,整个周围一片漆黑,只能勉强看到半米左右的范围。

    林新小心翼翼的缓步向前。

    炎阳符剑在手,他心中丝毫没有一丝畏惧。程若菲的计划是躲过今晚才行,但他可不愿意就这么白白浪费时间。

    他还打算去一次那片红雾区域,那种红雾就能够忽视内气对经络的损伤,要是真的阴血到手,岂不是作用更加恐怖?

    走出房门,下了两步石阶,林新朝前望去,隐隐能够看到白色的小院圆拱门。

    朝着那个方向,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那边走去。

    周围静寂无声,连乌鸦叫声也没有。

    啪...啪...啪...

    林新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虽然他非常轻非常轻,但依旧还是有一点点回声。

    往前走了几步,快要到院子石拱门时,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脚步声.....好像带着重叠一样。

    就好像...就好像还有个脚步声刚好和他一样节奏,就跟在他身后。

    握紧炎阳符剑,林新忽然停住脚步。

    啪。

    脚步声音停了下来。周围一片安静,再没有任何声响。

    他再往前走了几步。

    啪...啪....啪...

    脚步猛地一停。

    啪...啪!

    林新的脸色猛地变了,他最后这一下根本就没迈步,但身后却明明白白的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不敢回头,有种莫名的感觉告诉他,一旦回头很可能会有极度危险的事发生。

    努力平复了下心情,林新缓缓抽出炎阳符剑,往前又走了几步。

    声音不在了,那个重叠的声音似乎没了。

    他赶紧从衣兜里取出程若菲给的那张怨气符,只见上边无声无息间已经燃烧了一半。

    上半截的符纸化为黑灰,被晚风轻轻一吹,便散得无影无踪。

    “看来是这张符起作用了...”

    林新紧握住剑柄,猛地往后一转。

    什么也没有。

    身后一片空荡荡。

    呼...

    他长长吐了口气,再度转过身。

    缓缓从白色圆拱门传出去,前面又是一个小院子,里面有假山水井,左侧是一条木质走廊,往前顺着走,可以通往他原先住的那个正门大院子。

    匆匆穿过走廊,这一次却没有再出现什么其他的怪异。

    大院子里一片安静,中央的池塘不知道什么时候水藻被清理掉了,水面上倒影出天空云遮月的景象。

    林新缓缓去掉裹住剑身的黑布,小心从正门迅速出了去。

    外面一片灰白的街道上呜呜的吹着冷风。

    站在大门口,林新识别了下方向,迅速朝着白天坟地的方向赶去。

    “这一次,不止是要吸收红雾,还要查探一下孔昱辉真正的目的。”他心头打定主意,尽可能的躲藏着一路前行。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很快他便穿出了镇子,来到白天来过的那片坟地。

    云层逐渐移开,月光洒下来,将一切都映照得惨白一片。

    很快他便再一次看到了那片红雾笼罩下的红树林,孔昱辉果然还在那里盘膝坐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一人。

    红雾顺着他的鼻孔缓缓被吸进去,隔得远了看去,孔昱辉整个人都有种淡淡妖异的气质。

    林新找了个斜坡,躲藏在墓碑后静静看着孔昱辉。他注意到,孔昱辉的身前还放着一个白玉酒杯,那酒杯和他一样,正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四周的红雾。

    “那是什么?”林新心头一凛,仔细看向那酒杯。

    酒杯巴掌大小,表面纹绣着细腻的一只只小鸟图案,边缘还有一丝丝细微的裂纹。

    “难道那个就是凝聚阴血的东西?”他心中猜测。他索性一边呼吸红雾,一边远远监视着孔昱辉。

    红雾在体内缓缓蔓延,像是色素一般迅速将脖子以下的大片皮肤染成红色。

    林新意念不断调动着体内内气循环。

    一个多小时居然又循环了一圈,肚子里隐隐有些饥饿感,显然是食物全部都化为了精气内气。

    “厉害,明明我刚才晚上才修习过一次内气。”林新心头感慨,继续呼吸着红雾,进行第二圈内气循环。

    同时手里摸出一点肉干,直接塞进口中补充食物。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林新第二圈都快要结束时。

    忽然孔昱辉有了动作。

    他睁开双眼,伸手拿起酒杯,轻轻晃了晃,然后从袖口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去掉瓷瓶塞子,轻轻对准酒杯,往里一倒。

    一股红艳艳的血水缓缓顺着瓷瓶流入酒杯。

    诡异的是,那酒杯仿佛倒不满一般,手掌长的瓷瓶直到倒完,也没见酒杯装满。

    孔昱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收好瓷瓶,轻轻晃了晃酒杯。

    嗤!

    里面顿时冲起一股浓郁的红雾,那红雾颜色比周围的红雾要浓厚不知道多少,就像升起的血雾。

    孔昱辉端起酒杯,正要仰头一口喝下。

    嗤!

    一点寒光陡然射出,精准打在他手腕酒杯上。

    孔昱辉手一抖,酒杯居然滚落出去,居然里面没有任何液体流出。

    他面色大变,起身就要扑过去捡起酒杯。

    呼的一下,一道黑影从右侧掠去,银晃晃的长剑带起一股尖啸,直刺孔昱辉脖颈。

    “找死!”孔昱辉大怒,拔剑起身,闪电般迎上去,他练的就是快剑,在松林剑法的基础上辅修腕部秘术,达到出剑极快的目的。剑速比起同级高手快了起码两成。

    此时更是后发先至,一剑刺出,犹如一条游蛇,挡开黑影长剑,狠狠刺向对方胸口。

    二层接近三层的内气一下爆发,使得他的剑刃速度和力量都达到一个凶狠高度。再加上腕部秘术,孔昱辉有信心在三剑之内干掉任何二层以下的对手,就算是同级别的对手也会被逼得手忙脚乱。

    不料那黑影步伐极快,身子一扭,居然硬生生诡异的闪开他这一剑刺胸,同时蓬的一团灰色粉末从他身上暴起,瞬间笼罩周围三米内的所有范围。

    “毒粉?卑鄙!”孔昱辉脸色发白,赶紧后掠,避开粉末。但还是不小心吸入了一点。脑袋隐隐犯晕起来。

    黑影冷笑几声,伸手抓向酒杯。

    忽然他动作一僵,赶紧往右侧一让。

    嗤!

    就在这一瞬间,他原本所站的地方嗤的落下一柄长剑,剑刃斩断一丛野草,陷入地面。

    一个黑衣人带着面罩直接出现在他左侧,伸手就往酒杯抓去。

    “嘿嘿。”

    这时孔昱辉也反应过来了,剑身爆射出一段银光,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在身前散出十多道银光,化为剑屏压向两人。

    剑屏速度惊人,锋利无比。

    两个黑衣人失了先手,只能后跃退让开。只是后面个黑衣人速度慢了些,就快被剑屏擦中,他的一只袖子也撕拉一下被切开,手臂皮肤就要被剑屏削中。

    呼!

    猛然一股热浪朝四面席卷散开,孔昱辉面色一变,赶紧退后。

    先前那个黑影也微微一滞,手中暗自捏起什么东西。

    两人同时眼神隐晦的盯着黑衣蒙面人手中的那把剑。隐有忌惮之意。

    三人围成一圈,以酒杯为中心站成三角形。都不敢轻举妄动。

    “嘿嘿嘿,孔雀剑法,没想到你孔昱辉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手。实际功力比起三层高手也不遑多让吧?”黑影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分不清是男是女。

    “阁下的青毒指不也是一样?嘿,原以为是什么毒粉,没想到居然是传闻中的青毒指。”孔昱辉冷笑一声。

    “还有这位,刚才那股热流,在后天阶段就能引发热流的,无疑只有寥寥几样剑法,想不到阁下居然修成传说中的无炎剑法,不是在下故意这么一引,还真引不出阁下两位三层高手。”

    林新手持炎阳符剑,刚才那一番抢夺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内气不足,反应速度也不及两人,要不是最后动用符剑的一丝威力,恐怕刚才那个照面就要被伤在孔昱辉剑下。

    无炎剑法?

    似乎孔昱辉把他的炎阳符剑看错成其他剑法了。不过他也就将计就计。反正这样微弱程度的运用炎阳符剑,对于符剑的消耗很弱。只要不全面激活所有符阵,一次使用机会,就能分成数次使用。

    想到这里。

    “孔昱辉,想要独吞阴血,可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林新憋着声音尖声尖气道。

    “这么说,你是故意引我二人出来的?”黑影声音怪异道。

    孔昱辉嘴角一勾。

    “不错。本人故意引出两位,自然不会是毫无意图。”

    他长剑下垂,剑身上忽然发出如同风铃一般的响声。

    “孔雀秘技!”黑影声音微微一颤,“你居然连这个都练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