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剑主 > 第二十一章 抵达 上

第二十一章 抵达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过让他有些无奈的是,每循环内气十次,积攒下来的内气,才足够这个进度提升一点。

    到此为止,他才积累了两点。

    “也就是说,我要突破第一层,还需要98%的进度,而我每天只能循环内气一次,否则身体经络承受不了,十次循环才能进度一点,算下来,我还要980天才能突破到第二层...这岂不是要两年多接近三年?!”

    林新心头算了算,原本还以为看到进度后会很快,没想到居然还是要这么久。

    “师妹今年才十八岁,就已经到了第二层,果然是天资比我好很多啊....”林新感慨。“也难怪师叔对他另眼相看。”

    感应了下体内的内气循环,像蜗牛一样,慢慢吞吞,还不敢意念加速,否则身体经络会一下产生撕裂般疼痛,伤到什么地方了还得花时间调养等待回复。

    无奈吐了口气,林新睁开眼,看到季路师伯还是老样子,从进庙到现在就一个姿势,打坐。

    师叔伯云子则是拿着本书专心的看着,一边还放了一个小酒瓶,也不知道他从哪摸出来的,不时拿起来喝一口。

    外面天色有些暗,雨还在下,从破庙门口往外望,一片灰蒙蒙,超过十米外的距离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庙里中间燃着一堆篝火,林新靠过去,感觉有点冷,就把双手伸出来靠近火取暖。

    车夫林元盛在庙里的佛像边上靠着打瞌睡,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滴在地上,睡得正香。

    林新烤了一会儿的火,想要喝点水,看他这样子也不好吵醒他,干脆自己起身,从林元盛边上取过水囊,用皮质的简易杯子倒了一杯出来。

    “这边...这边有座破庙,快来快来!”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男人的叫喊声,似乎有人来了。

    林新拿着皮杯子正要喝,就看到一穿蓑衣斗笠的男人从雨中冲进庙里,身后很快又跑进来两个同样穿蓑衣戴斗笠的人。

    三人身上淡黄色的蓑衣不断滴着水,取下斗笠,赫然是一个中年男人,两个年轻男女,看样子腰佩兵器,身着紧身劲装,似乎是行走江湖的江湖人。

    看到庙里有人,先进来的中年男子冲站着的林新拱了拱手,也不说话,自己找另外的角落脱蓑衣了。

    后面的两个年轻人倒是打量着林新一行四人,眼神有些好奇,似乎是才出门不久。

    林新放下水囊,感觉经络有些疼痛,知道今天不能再练了,经脉承受力有限,不能过度。

    他闲着无事,索性靠着墙开始打瞌睡。不过后脑勺靠着冰凉的墙壁,感觉不舒服,还有破庙里淡淡的霉味也不是睡觉的好地方。

    那边三个刚进来的人已经另外开始生火了,不过下雨太久,庙里的干柴也已经先被林新四人捡了差不多,他们捡到的都是些湿漉漉的枝桠。

    “不嫌弃的话,过来一起烤吧。”季路师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睁开眼淡淡道。

    “几位道长叨扰了。”中年男人笑了笑,客气的对季路点点头,带着两个年轻人一起过来坐到篝火边。

    “不知道几位道长是从什么方向来?”闲来无事,中年男子开始随意询问道。

    “我们从红松城方向过来。”伯云子也坐过来,“听你的口音,像是附近苏阳人士?”

    “您这听力不错,我们确实是苏阳人。”

    中年男子很快边和伯云子闲谈起来,林新在边上只是听着,听到中年人说,红松城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麻烦事,最近有很多人手都在往那边赶。

    伯云子又仔细询问了下情况,似乎整个红松城已经变成了是非之地,周围不知道是谁散布消息,说那边有宝藏现世,很多江湖人都朝那边赶去,有的是凑个热闹,有的是对宝藏有窥视之心。

    “听说那边红松山深处有金光闪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很多人都声称看到了,消息传开,很多江湖人都往那边赶。”

    中年男子压低声说。

    “金光闪耀?”伯云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现在周围很多人都在往红松城那边赶,听说梅花门的人都出发了。”

    “是吗?连梅花门都出动人手了。”季路面色不变,但眼中同样有些诧异。

    “肯定梅花门有信证实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巴巴的听到这么个消息就往那儿跑。”

    中年男子也是打算带着家里两个儿女出来见见世面,前往红松城看看。

    林元盛也凑过来,他对红松城的情况最了解,同时走南闯北过多年,阅历丰富,顿时几下就和两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聊得起劲起来。

    林新在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插着话听着。

    聊着聊着,破庙外雨终于小了些,似乎有彻底停下的趋势。

    季路开口继续赶路,其余几人也没异议,在这破庙呆了两天早就烦了,马匹带着的豆子干草也有点不够,再不走可能后面还得去补给,很麻烦。

    将篝火留给那一家人,四人牵着马,带着马车从遮雨的临时草棚出来,继续上了车赶路。

    林元盛把给马匹挡雨的油布搭上,免得淋雨多了马匹生病,然后拿出马鞭赶起路来。

    “红松城有宝藏现世?”林新坐在马车上也还在想这件事,那苏婉仙师前去调查诡异事件,怎么又扯出了宝藏?

    从中午一直行进到下午傍晚,雨终于停了下来。

    前面马道上迎面而来的马车和骑士也多了起来。大多都是行色匆匆,只有偶尔的商队才稍缓缓些。

    过了苏阳城地界,进到苏山地域,天色已经逐渐黑下来,林元盛正在找适合休息的地方。马车前面却迎面来了三匹黄骠马骑士,正纵马疾驰,朝着马车左侧正要掠过。

    “吁~~~”忽然马上的一个男骑士勒马停下,对着马车一拱手。

    “车上可是松林的师弟?”

    季路从车内掀开车帘。

    “原来是梅花宗的三位师兄。三位可是为红松城而来?”

    “正是,我等奉命支援苏婉师姐,能否请师弟告知一下那边的情况。”男骑士正色道。

    季路皱了皱眉,迅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下。

    三个骑士又神色匆匆的告辞赶路去了。

    季路皱眉放下车帘,林新却是心头有些担心起来。

    “连那个苏婉妖女都要请求支援,可想而知那边的情况很可能不妙。”

    “你担心也没用,这事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了。我们还是远离是非漩涡中心最好。”伯云子拍拍林新肩膀,拿出一杆烟枪,点燃开始抽起烟来。

    “恩。”林新点点头,也收起心思,只能为家人祈祷无事了。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毕竟是这个世界上他的根系所在。

    之后赶路,又是五六天的时间,四人在路边的一处旅客铺子补给了下水和食物,出了苏山地域,再度翻过数片荒山,终于到了一片湍流大河前。

    河水如同玉带一般,从西往东,马车停靠在河岸的一个小集市镇上,根据伯云子介绍,这条河过去就是松林剑派的宗门所在,所以非宗门人士是不能过河的,林元盛只能留在这个小镇。

    林新可以理解,他将林志文给的金叶子留了一半给林元盛,让其在小镇上找了个地方住下,原本以为这些金叶子足以在小镇上购置一处房产,毕竟这要是换算成人民币的购买力,起码要上百万,没想到这个叫明水镇的地方房价异常昂贵,全部的金叶子都不够,还是伯云子借了一锭金子给林新,才得以盘下镇上的一处小院子。剩下的钱物也就够林元盛在这里勉强生活一年左右时间。

    林新由季路伯云子带着,坐上了前往渡河的小船。

    三人站在船头,遥遥望着河对面迷雾之后若隐若现的山峦起伏。

    季路摸着自己的下巴小胡子,向林新介绍道。

    “我松林剑派,是四宗中唯一一个入门门槛极低的宗门。不管你是怎么得来的内气,不管你资质有多差,不管你品行如何,只要有内气,只要满足三十岁以下,就能入门。当然入门后只是记名弟子,十年内如果你无法转正,成为正式弟子,那就会被外放到外门,或者执行离去任务,脱离宗门独立生活。”

    “这样一来不是什么人都可能进宗门?那些恶人奸细也一样。”林新有点不理解松林剑派的做法。

    “没用的,就是这样,我松林剑派每年的弟子人数也依旧在减少,死伤太大,以后你就知道了。”伯云子在边上叹气。“要是再要求审核品行,那我剑派早就连人都没有了。只要不是极端仇视一切的性子,立下心血誓言,都懒得管这么多。”

    林新无语,听起来这剑派内的斗争似乎非常恶劣。

    “不过你也不用惧怕。”季路继续道,“门内有不能杀害同门的规定,而且大部分弟子每天都在为玉钱和任务奔波,还要提升修为,一般都没什么时间相互争斗。”

    说到这里他也闭口不言,伯云子也不说话了。

    船在船夫的掌舵下,缓缓靠近明水河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