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正文 第8章 金蝉脱壳

正文 第8章 金蝉脱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立花幸次绝对不想给伏见宫亲王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

    当下立花幸次对小林次郎说道:“小林桑,立即从松井大队、渡边大队各抽调一个步兵中队加强秋田大队。”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立花幸次又接着说道,“再告诉秋田桑,下午两点之前必须把这支狡猾的国*军残部揪出来,天黑前必须解决他们!”

    小林次郎说道:“联队长,松井大队和渡边大队此前一直担纲主攻,连日战斗之后减员情况已经十分严重,这时候,如果再从松井大队、渡边大队抽调兵力,势必会削弱城西、城南片区的扫荡力量,那么这两个区域的国*军残部就有可能趁机突围……”

    立花幸次扬起右手,制止了小林次郎往下说,又说道:“城西、城南片区的国*军残部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由他们去,现在的首要之敌是市中心的中国*军队。”

    立花幸次已经顾不上城西、城南的国*军残部了,甚至,在立花幸次的内心,还隐隐希望这两个片区的国*军残部赶紧突围,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抢在伏见宫亲王殿下来到无锡之前结束战斗,以便在对方眼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为此,放过一部分国*军残兵也是可以接受的。

    (分割线)

    无锡市中心,徐锐他们已经转移。

    为确保安全,徐锐带着老兵亲自担当尖兵组,替大队开路。

    一路上遇到了好几拨鬼子的扫荡小组,不过这回徐锐却没有惊动对方,而是利用高超的伪装技巧骗过了这几个鬼子扫荡小组。

    半个小时后,一干残部就有惊无险的转进到了市区的边缘。

    前面就只剩下一个街区了,穿过这个街区就算突出包围了。

    眼看部队就要突出包围了,林风才终于明白徐锐为什么坚持要打之前的伏击战了。

    暂编七十九师的指挥系统被摧毁之后,师部各直属队以及各个主力团就被小鬼子分割包围在了各个城区,这种情况下,要想把部队带出城外,哪怕是二十来人的小部队,也是绝无可能的,因为城内到处都是鬼子的扫荡队。

    徐锐能够带着二十来号残兵消灭一整个支援小队,可万一遇上一整个步兵中队呢?更何况小鬼子还有飞机、坦克和大炮,徐锐虽然厉害,可他终究也是血肉之躯,小鬼子的炮弹落下来,他一样会被炸个粉身碎骨。

    可是伏击战一打,局面立刻就不同了。

    一家伙就吃掉了小鬼子一个齐装满员的步兵小队,鬼子的战地指挥官就是想不吃亏上当都难,这叫金蝉脱壳,好个金蝉脱壳之计!

    更令林风佩服不已的是,徐锐似乎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

    要不然,当初把他们从鬼子手里救下之后,徐锐为什么不直接带他们向外突围,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反而带着他们往市中心去呢?这明显就是为了调动鬼子,将鬼子的主力引向市中心,从而导致外围空虚,然后趁虚突围。

    当然了,徐锐此举还有着更大的野心,那就是给被鬼子分割包围在各个街区的暂编七十九师残兵创造突围的机会。

    这心思,这缜密,简直就是滴水不漏!

    想到这,林风不免有些暗暗心惊,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徐锐,不仅拥有恐怖至极的单兵战斗力,骄横不可一世的鬼子在他手下就跟小鸡似的,就连指挥造诣也堪称妖孽级别,幸好是同胞,他要是鬼子,中国人还不得倒大霉?

    这会,徐锐又带着老兵到前面探路去了。

    林风和二十多号残兵则挤在一座被炸塌了大半的小院里隐蔽待命。

    杨大树弯着腰走到林风面前,说:“参座,我真是纳了闷了,城内这么多鬼子都上哪去了,这一路上居然一个没有撞见?”

    林风掠了杨大树一眼,说道:“很纳闷对吧?”

    “纳闷,特别的纳闷。”杨大树道,“难不成小鬼子撤兵了?”

    “撤兵?你想的倒美。”林风冷笑,“鬼子不是撤了,而是去市中心了。”

    “市中心?”杨大树挠了挠头,茫然的道,“小鬼子去市中心做什么?”

    林风道:“当然是去围剿我们暂编七十九师的余部,而且是营以上规模的余部。”

    “营以上规模的余部?”杨大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林风的额头,担心的说,“参座你脑子没坏吧?”

    “起开。”林风一下拍开杨大树的毛爪子,又说道,“大树我问你,我们暂编七十九师跟鬼子也是老对手了,你说实话,鬼子的战斗力怎么样?”

    “很强!”杨大树闷声道,“无论是装备、训练还是士兵的体质,我们全面处于下风,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要说,我们暂编七十九师的战斗力跟鬼子的十七个常设师团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这是不争事实!”

    林风又接着问道:“实力差距大到什么程度呢?”

    杨大树沉吟着说:“基本上,鬼子一个小队就顶我们一个营,一个中队就能硬扛我们一个团,一个步兵大队就能跟我们一个师打个旗鼓相当,这还是在我们暂编七十九师齐装满员的前提之下,否则,差距还要大。”

    林风点了点头,又说:“小鬼子对于中日两军的实力差距,直观感受想必也差不多,那么经过了之前的那次伏击,你说,小鬼子的指挥官会得出什么样的判断?”

    “这个……”杨大树愣了下,说道,“小鬼子的指挥官很有可能会得出结论,我们暂编七十九师仍然还有成建制的部队,而且兵力不会少于一个营!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掉他们一个小队!”

    “那么……”林风又接着问,“鬼子的指挥官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杨大树不假思索的道:“集中兵力,加强市中心的扫荡力量,嘶……”

    林风嘴角再次勾起一抹笑意,说道:“大树,现在你知道鬼子为什么去市中心了吧?”

    “知道了!”杨大树有些兴奋的说道,“鬼子真傻,居然误认为我们有一个营的兵力。”

    “不,不是鬼子傻。”林风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而是徐锐做的这个局太厉害了,鬼子想不上当都不行。”

    “也是。”杨大树点头道,“就凭区区二十来个残兵,竟然吃掉了鬼子一个步兵小队,这事说出去谁敢相信?我若不是亲眼看到了,也不会相信。”

    两人正说话间,徐锐又翻墙进了小院,林风和二十多号残兵便立刻围了上来。

    “徐兄,怎么样?”林风急切的问道,眼看突围在望,林风也有些不淡定了。

    “前面路口有鬼子驻守,路口后面是桥,如果选择绕行的话不确定因素太多,而且时间也不允许,所以只能强攻了。”徐锐扶了扶头上的日式钢盔,又接着说道,“不过你们大可以放心,一个班的小鬼子而已,小菜一碟。”

    林风和二十来个残兵闻言顿时振奋不已。

    这就要突出鬼子的包围圈了?怎么跟做梦似的。

    至于守桥的那一个班的鬼子,根本就没人在乎。

    经历过此前的三次战斗之后,尤其是见识了徐锐的本事之后,这二十来个残兵的眼界已经变高了,区区一个班的鬼子已经根本不在他们眼里,说来也是,整整一个小队的鬼子都让他们三五几下干掉了,还会在乎区区一个班?

    徐锐举起手里的三八式步枪,冷浚的目光从二十多个残兵脸上扫过,沉声道:“全体都有,检查武器弹药,准备战斗……”

    然而,徐锐话音未落,前方却突然传来叭的一声。

    接着,歪把子、三八大盖还有中正式的枪声便响成了一片。

    林风和二十多号残兵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转向外面,怎么回事?

    变起仓促,徐锐也不知道前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徐锐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就下了作战命令:“弟兄们,跟我冲!”

    这种时候,越犹豫就越危险。

    将为兵魂,身为一名指挥官,你表现得越犹豫,手下的士兵就越徬徨,反之,你表现得越是果断,手下的士兵就越坚定。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时候就一条,往前冲!杀!

    林风和二十多号残兵根本来不及多想,就跟着徐锐冲出了小院。

    出了小院,就是一条小巷子,从小巷子冲出来,立刻就是大街,站在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了前方路口的街垒。

    一个班的鬼子兵据街垒而守。

    鬼子有两挺机枪,一左一右,就像是两尊门神,死死锁住了通往城外的石拱桥,有十几个国*军残兵藏身大街右侧的废墟里,正跟鬼子对射,不过,这十几个残兵在火力上处于明显下风,被鬼子机枪压得头都抬不起。

    看到徐锐和二十来个残兵出现,鬼子的其中一挺机枪便立刻掉转枪口,朝徐锐他们猛烈开火,徐锐赶紧一个前跨卧倒在地,灼热的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钢盔掠过,一下就摞倒了跟在徐锐身后的俩残兵。

    后面跟进的残兵赶紧四散开来,各自寻找掩护。

    鬼子的机枪继续猛烈喷吐火力,打得街上的青石板烟尘四溅。

    徐锐从弥漫的硝烟中迅速出枪、瞄准,鬼子的机枪手发现徐锐还在动,赶紧掉转枪口准备火力压制,却已经晚了,徐锐的枪口猛的亮了下,一颗6。5mm口径的改装达姆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闪电般钻入了鬼子机枪手的眉心。

    鬼子机枪手的脑后猛的溅起一大团的血雾,遂即歪倒一侧。
第7章 牛刀小试章节目录第9章 东林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