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正文 第5章 来历不凡

正文 第5章 来历不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在勃兰登堡受过训?”徐锐问道。

    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成立于1936年年底,隶属于德国最高统帅部下属的军事情报局,是世界军事历史上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特种部队,也是这个时候全世界唯一的一支特种部队,此时的美军、日军或者英军,都没有特种部队的建制。

    徐锐没有想到,林风居然会误认为他在勃兰登堡训练营受过训。

    林风看着徐锐,说道:“原因很简单,你有一身过人的格斗术,还有着精准的枪法,甚至还会驾驶战斗机,除了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受过训的精英,我实在是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人有够做到这点?”

    停顿了一下,林风又说:“不过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国民政府似乎并没有派谴学员前往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受训?”

    徐锐本待否认,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就这片刻功夫,徐锐便替自己的来历编造好了说辞。

    当下徐锐说道:“你说对了,我并不是国民政府公派前往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受训的学员,但是我跟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确有很深的渊源,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我其实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编外队员。”

    “编外队员?”林风问道,“非正式队员?”

    “不是。”徐锐摇摇头说,“所谓编外队员,说白了就是专业陪练。”

    徐锐决定,今后就使用这个身份了,否则还真不好解释他的来历,随便编个身份,也得有人相信不是?他可是驾驶着一架战斗机从天而降的,眼前的这二十多个国*军可是目击了他从天而降的一幕,总不能把他们也全都杀了灭口吧。

    所以编个别的身份,很难解释他驾机空降这一幕。

    如果他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编外队员,一切就都能解释得通了。

    就徐锐所知的资料,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确实有一批神秘的编外队员,当然了,这批神秘的编外队员中绝对没有徐锐这一号中国人,不过现在中日战争已经打得昏天黑地,谁会闲得蛋疼跑到柏林去找德国最高统帅部验证他的身份,对吧?

    不过,他为何会到德国并被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看中,还得再编个理由。

    “我是德国藉华侨,从我爷爷辈就已经定居柏林了。”徐锐继续编造自己的身份,又接着说,“我爷爷是南少林的俗家弟子,在柏林开了家武馆,因为我会武术,精于格斗,就被选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成了专业陪练。”

    “专业陪练?”林风问道,“什么样的专业陪练?”

    徐锐解释说:“是这样的,德国政府专门从世界各地招募了一批能人,有来自北欧的拳王,有来自日本的忍者,还有来自埃及的神秘战士,当然也少不了我们中国的格斗家,这批人的唯一任务就是陪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队员对抗。”

    “为了更好的跟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队员对抗,为了尽可能的提高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战斗力,德国统帅部军事情报局的官员强迫我们学习各国语言,学习驾驶汽车、坦克甚至是战斗机,学习各种军事技能,特别是射击,可以说,我们的训练强度甚至于还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正式队员之上!”

    “原来是这样。”林风闻言彻底释然了。

    他有个陆大同学在统帅部当作战参谋,这个同学曾经到柏林进修过,在一次聚会中这个同学曾经说起过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所以他知道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确实有这么一支专业陪练队伍,徐锐能知道如此隐秘的事情,定然不会有假。

    难怪徐锐的身手这么好,还能驾驶战斗机,原来他是南少林的俗家弟子,更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专业陪练,那就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能够跟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精英对抗,收拾几个小鬼子那还不跟玩似的?

    林风又接着说:“这么说,你是因为祖国有难,所以回国抗战来了?”

    “可不?”徐锐恨声说道,“小日本想侵略咱中国,反了他们了还?正好德国政府派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来上海观摩实战,我就想办法跟了过来,又在小鬼子的加贺号航空母舰上偷了一架战机,可刚到无锡上空就给击落了。”

    “徐兄,接下来怎么办?”林风看着徐锐,问道。

    林风这么问,就意味着他已经同意交出指挥权了。

    徐锐略一思忖之后说道:“要想突围就不能往外走,得去市中心!”

    “去市中心?”林风闻言一愣,正想问为什么,前方忽然传来叭叭两声枪响。

    “有枪声,是中正式步枪的枪声。”林风侧耳聆听片刻,神情立刻变得激动,说,“是我们的人,前面有我们的人!”

    徐锐立刻操起三八大盖,大声说:“弟兄们,跟我走!”

    已经打扫完战场,正在原地休整的二十来号残兵便呼啦啦的站起身来,然后端着步枪跟着徐锐、林风冲进了小巷里。

    (分割线)

    “小鬼子,丢雷老母!”

    杨大树奋力一甩胳膊,手中攥着的那颗金陵造木柄手榴弹就嗖的飞了出去,一边呲呲冒着青烟,一边飞过五十多米的街巷,就跟长了眼睛似的落在了对面两个鬼子兵赖以藏身的断垣后面,只听得轰的一声,断垣后面腾起一团巨大的烟尘。

    烟尘弥漫中,那两个倒霉的鬼子兵也被掀飞到了空中。

    “哈哈,又干掉两个!”杨大树大笑两声,又伸手喝道,“小虎,手榴弹!”

    一个身材瘦小的国*军从断墙后面微微探头,说:“哥,没了,没手榴弹了。”

    “丢雷老母,长官部就是偏心,别的师都是一人八颗,我们就只有两颗。”杨大树恨恨的一拳捶在墙上,结果整堵断墙竟轰的一声炸开来,杨大树、杨小虎兄弟顷刻间就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掀飞了出去,又重重的摔跌在地。

    杨大树手榴弹扔得准,小鬼子扔得也不差。

    杨大树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撞了个七荤八素,脸上、胳膊上还有腿上也被纷飞的弹片蹭破了十几处,却都不是什么致命伤。

    “小虎?小虎!”杨大树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第一反应就是寻找弟弟。

    很快,杨大树就从废墟底下找到了自己的弟弟,然而,杨小虎却已经被小鬼子的甜瓜手雷给炸得血肉模糊,刚才在小鬼子手雷扔过来的最后关头,杨小虎却猛然纵身而起,用他瘦小的身躯死死的遮护住了自己兄长。

    “小虎,小虎你醒醒,快醒醒!”

    杨大树抱着小虎的遗体嚎啕大哭,小虎却是毫无反应。

    十几个鬼子兵从各个角落钻出来,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围了上来。

    “小鬼子,我要你们给我弟弟陪葬!”杨大树放下弟弟的尸体,缓缓抽出刺刀,插入步枪上的卡槽,然后摆开了拼刺的架势。

    “中国人,放下武器投降,可以饶你不死。”

    一个日军少尉大步走上前,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对于杨大虎手中的刺刀,日军少尉却丝毫不惧。

    相比瘦弱又缺少军事技能训练的中国士兵,日军士兵无论身体素质、技战术素养还是互相之间的配合都要高出一截!

    拼刺刀,三个中国兵都未必能拼过一个日本兵!

    中国兵,也就意志顽强不输日本兵,仅此而已!

    “哈哈哈。”杨大树却端着刺刀仰天大笑,完了又狞声说,“你们就是放下武器,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们,统统都去死吧!”

    杨大树正要举枪突刺之时,异变陡生。

    密集的枪声骤然响起,紧接着灼热的子弹就跟雨点似的猛泼过来,刚刚还凶神恶煞般围在杨大树四周的十几个鬼子兵,顷刻间就像被割倒的麦子般倒了下来,唯独站在最中间的杨大树却是毫发无伤、傲然峙立。

    再然后,杨大树就看到一个身穿迷彩军装的“军人”端着一杆三八大盖,从前面的小巷子里猫着腰走出来,有个鬼子兵虽然被子弹射穿了腹部,却仍未咽气,挣扎着想要解下腰间的甜瓜手雷,却被那人一脚就踩断了颈骨。

    紧接着,林风端着歪把子从小巷出来,一眼看到了杨大虎。

    “大树?”林风惊喜不已,高声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参座,可找着你了。”杨大树两步抢到林风跟前,嗷的叫起来。

    “不许哭,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林风心下也是恻然,一张脸却拉了下来,沉声说,“大树,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在这?你们团长呢?还有你们1团现在什么位置?还剩下多少弟兄?”

    “都死了,全部都死球了。”杨大树红着眼睛吼道,“今天一大早,小鬼子的第一轮轰炸就端掉了我们的团部,鬼子的炸弹就跟长了眼睛似的,我们团座、副团座都被炸死了,然后局面就全乱了,各营、各连全都打散了。”

    喘了口气,杨大树又接着说:“鬼子很快就打进团部,我带着团部警卫连往外突,一路上不断遭到鬼子阻击,突到这里,全连一百多弟兄就剩下我和我兄弟两人,然后刚才,我兄弟也没了,没了,我们连就剩我一个了,参座。”

    杨大树说完,便两手抱头蹲在地上,嗷嗷嗷的哭起来。

    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蹲那里嗷嗷哭,看着真挺碜人的。

    林风跟着蹲下来拍了拍杨大树肩膀,却找不到什么语言来安慰他。

    徐锐却端着步枪走过来,厉声喝道:“一个大老爷们,哭有用吗?能把鬼子哭死?你要是还算是个爷们,就跟我来,给小鬼子个狠的!”

    杨大树立刻不哭了,抬头恶狠狠瞪着徐锐。

    徐锐狰狞的笑了笑,说:“走!”
第4章 狙击之王章节目录第6章 倒三角伏击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