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正文 第40章 伞降

正文 第40章 伞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纳尼?不见了?”

    松井石根躲在近视眼镜后面的小眼睛里流露出像恶狼一样的冷幽幽的冷光,冷冷的盯着冢田攻,又道:“冢田桑,你是说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不见了?”

    “哈依。”冢田攻重重顿首,硬着头皮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步兵第6联队顺着暂编七十九师留下的痕迹,一路往西追踪,追到何家角附近,然后就失去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的踪迹,秋田桑派兵将方圆十里搜了个遍,也是毫无发现。”

    “何家角?”松井石根大步走到张贴在墙上的巨幅地图前,游目寻找。

    冢田攻便赶紧走过来,拿着指挥杆在地图上指出了何家角所在的位置。

    松井石根说道:“这个何家角,从地理位置上看,紧挨着京杭运河哪,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会不会坐船跑了?”

    “坐船?”冢田攻说道,“一星期前,第6师团一部沿运河往北推进,为了运送兵员以及军需给养,该部几乎将运河沿岸的所有船只都征集一空,连渔民的渔船也征用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又上哪儿找船只?”

    松井石根道:“难道就不会有遗漏的船只?”

    “这个……”冢田攻沉吟了片刻,又说道,“卑职这就通知步兵第6联队,让他们即刻沿运河往南、北两个方向,展开搜索。”

    “这只仅是我的猜测,未必就是事实。”松井石根摆了摆手,又说道:“这样,你马上通知海军,请求他们加强对太湖以及运河水面的巡逻,再告诉秋田,对何家角村以及附近区域展开地毯式搜索,哪怕是一个老鼠洞都不允许放过,还有步兵第20联队以及步兵第101联队,让他们尽快赶到何家角参与搜索。”

    “哈依。”冢田攻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目送冢田攻的身影出门而去,松井石根又恨恨的跺了一下脚。

    就刚才,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又发来急电,电文的字里行间虽然没有一字训斥的字眼,只是说皇室和大本营对他的表现非常失望云云,但是这对于骄傲并且自负的松井石根来说,这却比直接训斥还要让他难受,简直如骨梗喉。

    松井石根挨了训斥,对于暂编七十九师这么个始作俑者,自然越发的恨之入骨。

    松井石根正生气呢,门外忽响起壳壳的敲门声,一抬头,便看到了他在陆军士官学校担任教育长时的得意门生,小鹿原俊泗。

    “哦,俊泗啊。”松井石根的表情缓和下来,说,“老师让你见笑了。”

    小鹿原俊泗摇摇头,试探着问道:“老师,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了?”

    松井石根闻言一窒,不知道该不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的学生,看到松井石根有些为难,小鹿原俊泗便道:“如果老师不便启齿,学生就不问了。”

    松井石根叹息一声,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够说的,是这样,三天之前才刚刚到任的上海派谴军司令官,伏见宫俊彦亲王,于今天凌晨五时三十分在无锡以东二十里的包兴镇遭到了中国人的伏击,专列被毁,亲王殿下当场玉碎。”

    “纳尼?”小鹿原俊泗闻言顿时脸色大变,整个愣在那里。

    松井石根拍了拍小鹿原俊泗的肩膀,说道:“俊泗,节哀吧。”

    作为小鹿原俊泗的老师,松井石根是知道小鹿原家族与皇室的渊源的,更知道伏见宫俊彦不仅是小鹿原俊泗的表兄,两人的私交也非常之好,这次伏见宫俊彦亲王意外玉碎中国战场,小鹿原俊泗当然会难过。

    不过小鹿原俊泗终究是名职业军人,很快便又恢复冷静,说道:“老师,我可否借阅一下,关于亲王殿下遭受伏击的战场简报?”

    “当然。”松井石根便拿起一份文件递给小鹿原俊泗。

    小鹿原俊泗一目十行看完了简报,目光很快就落在阵亡将士的名单之上,挂在这份名单最上面的,自然就是伏见宫俊彦亲王,再下面,却是亲王卫队的两百多将士,然后,小鹿原俊泗的目光便久久凝注在一个名字上。

    松井石根看到小鹿原俊泗神情有异,还以为他仍在为表兄的玉碎而忧伤,当下轻拍着小鹿原俊泗的肩膀说:“俊泗,我知道你跟伏见宫俊彦亲王的私交甚笃,他的玉碎定然让你很难受,如果想哭的话就尽情哭出来吧。”

    小鹿原俊泗却摇摇头,肃然说道:“老师,伏见宫俊彦亲王虽然是皇室子弟,可他同时也是一名职业军人,所以能为帝国捐躯,能为大东亚圣战而玉碎中国战场,可说是他最好的归宿,也是他的最大荣幸,我只会为他感到高兴以及自豪。”

    松井石根讶然,又道:“俊泗,那你为何还如此伤心呢?”

    小鹿原俊泗将简报递还松井石根,然后指着名单中唯一标注着失踪字样的名字,神情苦涩的说道:“失踪的小鹿原纯子,是我的妹妹。”

    “纳尼。”松井石根愕然说道,“她是你妹妹?”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说道,“我妹妹从医科大学毕业之后便一直在皇室担任见习医官,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妹妹随伏见宫亲王殿下来到了中国战场,这次途径上海,一是为了拜会老师,再就是想见一见妹妹,却不料想……”

    “你应该早告诉我的。”松井石根叹息一声,说,“那样我是不会让她上前线的。”

    小鹿原俊泗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老师,我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如果让她知道妹妹出事,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我想跟老师提一个不情之请。”

    松井石根立刻猜到了小鹿原俊泗的打算,问道:“你想去无锡战场寻找你妹妹?”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肃然道,“纯子只是失踪,仍有生还的可能,我想要去无锡找到她,然后再带她回国。”

    松井石根注视着小鹿原俊泗,久久不言。

    日本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家,军人尤其必须严格服从命令,小鹿原俊泗接到的命令是回东京向陆军部述职,如果中途在上海滞留并且参与了作战行动,无疑是严重的抗命事件,按照条令是要被送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

    小鹿原俊泗也深知这点,当下又顿首说:“请老师成全。”

    松井石根沉默了几秒钟,最后终于说道:“好吧,我会向大本营发出提请,把你这个刚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学成回来的高材生,截留在华中方面军,当然,只是暂时截留,只等消灭了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就放你回国。”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一次顿首,“多谢老师。”

    “不用谢我,应该老师谢你才是,有了你这个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学成归来的高材生,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就插翅难飞了。”松井石根摆了摆手,又道,“那么俊泗,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无锡战场?”

    “既刻前往。”小鹿原俊泗沉声道,“请航空兵团派一架侦察机,我搭乘侦察机在无锡战场上空实施伞降。”

    “哟西。”松井石根欣然点头。

    (分割线)

    包兴镇。

    时间在枯寂的等待中缓慢流逝。

    下午两点刚过,又一支庞大的日军开到包兴镇附近,徐锐和老兵通过望远镜粗略的估算了下,这支日军足足拥有二十多辆载重卡车以及一百多辆骡马大车,兵员超过三千人,足足一个步兵联队编制。

    老兵放下望远镜,低低的说道:“小鬼子还真瞧得起咱,为了围剿咱们这区区两百多号残兵,居然调来了两个联队,嘿嘿,就是暂编七十九师齐装满员之时,只怕也是没有这样的殊荣,就冲这,也是值当了。”

    “这还只是你看到的。”徐锐嘿然道,“冰山一角而已。”

    “倒也是。”老兵点头道,“这次咱们冷不丁干掉了小鬼子的亲王,小日本在国际上定是丢人丢到家了,如果再不能把击毙伏见宫俊彦的元凶揪出来予以剿灭,小日本的军威、国威何在?就冲这,调两个师团来围剿我们也不为过。”

    “两个师团不至于。”徐锐道,“一个师团还真有可能。”

    老兵便侧头看着徐锐,有些玩味的道:“老徐,现在你还敢说就一定能带着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突出重围?”

    “为什么不能?”徐锐嘿然道,“小日本的架势看起来扯得挺大,但在我眼里,却是处处都是漏洞,我们独立营突围绝非什么难事。”

    老兵道:“是吗?那我倒是要拭目以待了。”

    说话间,庞大的日军便从沪宁公路转入通往何家角的机耕小路,浩浩荡荡走了,前后不到半个小时,超过三千人的日军便消失在了望远镜的视野中,只有公路上卷起的烟尘渐扬渐起,经久不散。

    徐锐放下望远镜,又对老兵说道:“老兵,你也下去睡一觉吧,今天晚上可是有一场强行军等着我们,从包兴镇到福山镇一百多里路,我们必须在午夜之前跑完,这么远的路,不养足体力可是不行的。”

    老兵淡淡的说道:“你去吧,我留下警戒。”

    徐锐便不再谦让,现在也不是谦让的时候。

    然而,就在徐锐转身要走时,天上却忽然响起一阵嗡嗡的轰鸣。
第39章 故布疑阵章节目录第41章 特战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