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正文 第28章 永不屈服

正文 第28章 永不屈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铁路桥阵地的战斗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暂编3连一百多号残兵已经打得只剩不到十人,而且大多都负了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已经在铁路桥头阵地足足坚守了一个小时!

    林风将杨大树叫到了跟前,杨大树之前只是被炮弹爆炸产生的冲击破给震晕了,其实并没什么大碍,所以躺了一会后就自己醒过来了。

    “大树,眼下就你一个腿脚利索的了。”林风喘息着说道,“趁着鬼子还没有彻底合围,赶紧突围,然后带一句话给徐长官,你就说,暂编七十九师,就交给他了,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要堕了我们七十九路军的名头!”

    “我不去。”杨大树断然拒绝道,“咱们七十九路军没一个孬种,更不会有逃兵,就死,我也要跟弟兄们还有参座你死一块!”

    “这是命令!”林风冷森森的道,“执行命令!”

    “我就不!”杨大树梗着脖子道,“你就说破了大天,我也不走!”

    林风的神情便黯淡了下来,说道:“大树,我知道你是个好样的,更不愿当逃兵,可你难道就愿意眼睁睁看着暂编七十九师断了香火?”

    “怎么会?”杨大树说道,“有徐长官在,咱们暂编七十九师绝不会断了香火!”

    林风道:“徐长官是厉害,可他毕竟不是我们老七十九路军的人,如果没有我的口谕,由他接管暂编七十九师终归名不正言不顺,一旦军政部或者战区长官部派人前来接管部队,你让徐长官何以自处?”

    “这个……”杨大树顿时语塞。

    林风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说:“大树,你别忘了,师座可在天上看着你呢,还有战死在上海以及无锡的六千多弟兄,也全都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就忍心他们的血白流,你就忍看暂编七十九师的番号成为历史?”

    “参座!”杨大树神情惨然,跪倒在地嗷嗷哭起来。

    “别哭,不要哭,你记住了,男儿汉宁流血不流泪!”林风用力将杨大树搀起来,又以无比肃穆的语气说道,“我命令,以暂编1连、2连为基干编成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以徐锐为中校营长,此令,国民革命军暂编七十九师参谋长林风!”

    “是!”杨大树猛的直起身,敬礼,然后转身狂奔而去。

    借着夜幕的掩护,杨大树抢在鬼子完成合围之前成功突围。

    林风却把剩下的几个残兵叫到跟前,将仅有的两颗甜瓜手雷分给了两个重伤员,两个伤员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都挣扎着冲林风敬了记军礼,最后诀别。

    再回过头,林风又将最后剩下的几发子弹平均分给几个残兵。

    几个残兵从林风手中接过子弹,打开枪栓,默默的把子弹压进枪膛。

    没有哭泣,没有哀嚎,更没有歇斯底里的怒吼,几个残兵都默默的聚集到林风身边,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徐长官曾经跟他们说过,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自打他们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再没有想过活着还乡!

    林风冷浚的目光从几个残兵脸上逐一扫过,说:“弟兄们,都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但是我却要跟你们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鬼子,我们中国军人,只会战死,而绝不会自杀,全体都有了,上刺刀,准备……进攻!”

    伴随着林风掷地有声的话语,一股异样的气息瞬间漫延开来。

    几个残兵当即刺刀出鞘,又纷纷卡进卡槽,然后跟着林风从战壕里站了起来。

    迎着四面八方黑压压围上来的数百名鬼子,迎着黑压压的枪口,林风无所无畏的从战壕里站了起来,然后将手中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往前一引,引吭长嗥:“暂编七十九师的弟兄们,跟我冲,杀啊!”

    “杀啊!”

    “杀啊!”

    “杀啊!”

    下一个霎那,几个残兵便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然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跟着林风向着前方发起了冲锋,前方,黑压压的鬼子正汹涌而来。

    在短暂的交火之后,又有几个残兵倒在血泊中。

    仅有的几发子弹很快打光,仍能跟在林风身后冲锋的也只剩下两个残兵。

    “停止射击!”亲自率领敢死队发起决死冲锋的立花幸次发现中国人已经没了子弹,便果断制止手下士兵开枪,眼前的这支中国军队给立花联队带来了惨重的伤亡,也给他本人带来了极大的耻辱,他希望能够亲手斩杀这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

    黑压压的鬼子潮水般涌到,将林风和两个残兵围了个严实。

    林风和两个残兵却丝毫不惧,背靠背,迅速结成了丁字阵。

    一个鬼子兵不知深浅,挺着刺刀就往林风小腹部扎了过来,林风冷冷一笑,只是轻轻一记格挡,再顺势一个突刺,冰冷的刺刀就已经扎进了鬼子心窝,鬼子的前冲之势便猛然止住,林风收刀,再一脚踹出,鬼子便颓然倒在地。

    “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放马过来!”林风冷冽的一笑,再气势汹汹的道,“拼刺刀,我们暂编七十九师不怕任何人!”

    秋田少佐反手拔出王八盒子就要开枪。

    “秋田桑,这可不是武士应有的风度。”立花幸次马上制止了秋田少佐。

    “哈依。”秋田少佐重重顿首,又小声说,“联队长,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我们还得紧急驰援包兴镇,你看……”

    立花幸次却摆摆手,打断了秋田少佐。

    “秋田桑。”立花幸次叹息道,“从接到命令,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这么长时间,无论是该发生的,还是不该发生的,只怕都已经发生了,所以,再没必要急着驰援包兴镇了,还是多花点时间多了解一下我们的对手吧。”

    秋田少佐闻言神情一凛,难道亲王殿下他已经……

    立花幸次推开护在自己面前的卫兵,上前说道:“鄙人是大日本皇军陆军第3联队联队长,立花幸次,敢问阁下何人?”

    立花幸次系统的学习过汉文化,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林风冷浚的眼神斜这来,冷冷的打量着立花幸次,答道:“国民革命军陆军暂编七十九师少将参谋长,林风!”

    “原来是林参谋长。”立花幸次点点头,又问道,“无锡之战想必便是你指挥的吧?”

    林风本能的想否认,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回肚子里,就让小鬼子输个稀里糊涂,没准还能够掩护徐锐他们顺利突围,当下说道:“不错,自打我们师座两天前殉国,无锡之战便是由我指挥,小鬼子,这两天的滋味怕是不好受吧?”

    立花幸次的脸色立刻沉下来,皱眉说道:“林参谋长,你太没礼貌了。”

    “礼貌?”林风哂然道,“就你们这样的畜生,也配跟我说什么礼貌?”

    “林参谋长,你看起来似乎满怀悲愤。”立花幸次再上前一步,说道,“不过徒逞口舌之利且算不得英雄,身为一名帝国武士,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的决斗机会,今天,只要你能够打败我,你就能活着离开!”

    “联队长……”秋田少佐想要阻止,却让立花幸次给制止了。

    对于自己的剑术,立花幸次有着绝对的自信,身为神道无念流的亲传弟子,身为剑道四段的刺杀高手,立花幸次绝对不认为自己会失败。

    林风自然也不惧,狞笑道:“好啊,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不妨成全你!”

    说完,林风正要挺枪上前,身后的两个残兵却已经抢先一步扑向立花幸次,小鬼子,你想要跟我们参座过招,先过了我们这关!

    “找死!”立花幸次目光猛然一厉,闪电出刀,收刀。

    下一刻,出击的两名残兵便同时捂着自己咽喉,缓缓瘫到在地。

    林风心头便一沉,这小鬼子出刀太快了,快到他甚至看不清楚对方是怎么出的刀,又是怎么收的刀,但只见寒光一闪,两个弟兄就已经捂着脖子,倒下了。

    但既便是这样,林风也是夷无所惧,身为暂编七十九师参谋长,身为七十九路军的老兵,他就是死,也只能是战死,而不会被人吓死!

    “小鬼子,纳命来!”林风猛的大吼一声,挺枪突刺。

    立花幸次一个转身,就轻松躲过了林风的这一记突刺,在转身的同时,立花幸次手中的军刀便已出鞘,然后呲的一声捅进了林风小腹。

    林风并不强壮的身躯猛然一颤,僵立当场。

    依稀之间,林风面前便浮现出了韶关老家的那山那水,已经上了年纪的阿母正坐在堂屋屋檐之下纺布,贤惠的妻子正背着年幼的儿子在田间劳作。

    阿母,儿子不孝,不能在您老人家膝前尽孝了。

    阿珍,只能拜托您多替我在阿母膝前尽孝了。

    苦娃,好好读书,长大了接着打鬼子……

    带着一声轻轻的叹息,林风并不强壮的身躯轰然倒地。

    弥留之际,林风微微抬头,正好看到朝阳自东方升起,从云层的缝隙间洒下一缕光辉,多美的朝阳啊,可惜,可惜呀,属于我的太阳却要下山了,而且从此再不会升起。

    立花幸次收刀回鞘,顿首说道:“林参谋长,你有什么未尽遗言要交待的吗?看在你也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份上,我可以代为转告你家人。”

    林风逐渐涣散的眼神便再次聚拢,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仰天长嗥起来:“小鬼子,这场战争你们注定赢不了,你们注定会战败,因为我们中国有四万万五千万人,更因为,我们,中国……永……不……屈……服!”
第27章 亲王玉碎章节目录第29章 明码通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