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70章 巫蛊

正文 第70章 巫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没想到才刚出来,就看到五个彪壮的男子正握着拳头朝夏云杰步步逼近,一时间不禁惊得花容失色,张嘴就要尖声叫起来。

    不过还没等朱晓艳叫出声,她便看到夏云杰就像电影里演的黄飞鸿一样,跃身而起,然后一个“佛山无影腿”。

    嘭!嘭!嘭!嘭!嘭!夏云杰的脚尖就像闪电般接连踩在五个强悍大汉那雄壮的胸膛上,然后五个强悍的大汉就像山一样轰然倒塌在地,半天也无法爬起来。

    朱晓艳的嘴当场就张在那里,半天也合不拢,眼珠子更是像金鱼的眼睛一般暴凸了出来,丰满的酥胸因为紧张而巨涛奔涌。

    至于刚才还一度气焰嚣张无比的沈子良这时也早已经惊若泥塑。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这五个手下的实力,说打斗高手可能还差了些,但等闲四五个小伙子肯定不会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换句话说,夏云杰一个连环腿相当于至少放倒了二十来个小伙子。

    这等身手,这等功夫,沈子良也算是久混江湖的人了,到如今也是第一次看到。

    夏云杰这时已经看到了朱晓艳,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他本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手,所以特意选择了离开酒,没想到还是被朱晓艳看到。

    不过夏云杰也知道朱晓艳是出于关心,所以苦笑归苦笑,心里还是感觉挺温暖的。

    “艳姐,我这里没事,你先进去。”夏云杰冷冷扫了沈子良等人一眼,然后转身走到朱晓艳边上道。

    “没事就好,那我先进去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朱晓艳这时看夏云杰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样,闻言急忙点点头,然后转身摇摆着她那肥臀进了酒。

    夏云杰见朱晓艳进了酒,这才重新回到沈子良面前。这时那五个强悍的男子已经站了起来,个个用警惕和畏惧的目光死死盯着夏云杰。

    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五人在江州市道上也都算是金牌打手级的人物,被夏云杰这么一踢,哪还不知道就自己这五人压根就不是夏云杰的对手。

    “别以为能打就了不起,我告诉你,现在这个世界能打根本算不了什么!我要对付你和那位空姐就跟玩似的。”沈子良见夏云杰重新站在自己的面前,脸色铁青地威胁道。

    沈子良在江州市怎么也算是一号人物,自然不会像光头强一样被夏云杰一打就服了软!

    沈子良却不知道夏云杰绝不仅仅只是能打那么简单,他还是一位拥有神秘力量的巫师。他威胁夏云杰也就罢了,夏云杰自不会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但沈子良千不该万不该提到了沈丽缇。

    沈丽缇只是一位普通人,夏云杰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保护她,所以夏云杰闻言双眸猛地一缩,射出一抹阴冷的目光。

    沈子良的目光一对上夏云杰那阴冷的目光,顿时感到浑身一冷,心脏就像被毒蛇给咬了一口似的,忍不住害怕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现在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保证你这辈子只能在监狱里渡过。”沈子良后退两步,色厉内荏道。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是否会在监狱里渡过,但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每天你都会像在活在监狱中一样痛苦。”说完夏云杰转身便走。

    只是在夏云杰转身之际,一点金光从他发丝间朝沈子良射去。那金光若仔细看,会发现乃是浑身金色,带有一对透明羽翼的小飞虫。

    那小飞虫落在沈子良的脖子上,猛地一咬,顿时那本是金色的身子,马上膨胀起来,甚至因为吸了血的缘故都带上了一丝朱色。

    不过也就一秒钟的时间,那小飞虫便再度化为一抹金光飞走了。飞走的方向正是徳雅小区的方向。而直到小飞虫消失在黑夜中,沈子良才隐隐感到脖子后面有点痒,伸手抓了抓,发现起了个大包,因为现在心思都在夏云杰身上,倒也没去关注,只以为被蚊虫叮了一口,却不知道那蚊虫可不是普通的蚊虫,乃是一只金蝉蛊。

    巫蛊,当人们提起巫时,总习惯联想到蛊术,而事实上,曾经让人谈蛊色变的神秘蛊术也确实是巫术中的一种。

    自古以来,在巫族中就有养蛊之术。巫师们用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蜥蜴、蜈蚣等等置于同一器物,然后让它们在里面互相吞食残杀,最后剩下一种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了。养蛊之人若用自身精血常年喂养此蛊,甚至让此蛊在他身上栖息生养,此蛊便成了他的本命蛊,与他生命休戚相关。下蛊时,就像下毒一样把蛊虫入于饮食中或弹衣领上。

    不过这些都是低级的蛊术,真正高级的蛊术,是不会用这么血腥残忍的手段。他们直接找到一种厉害的飞虫,然后用珍贵的药材甚至矿石喂养它,让它不停进化,进化到一定程度,这些蛊就会自行吸取天地灵气,就不用再特意喂食了。不仅如此,养蛊的人还会每天用神念与蛊交流,就像人养狗一样,每天跟它说话交流,久而久之,蛊便与养蛊者有了神念上的联系,比起那本命蛊还要好使,却不会那般危险和血腥。

    当然用神念交流乃是一种很高级的术法,没有一定修为和术法的人是根本施展不来的,所以这种养蛊方式也只有真正巫门的嫡传弟子才会。

    夏云杰是当代巫咸门门主,又得传夏禹血脉传承,他自然会这种巫术,也养了几只蛊。刚才那只金蝉蛊便是他从十岁开始就养的一只蛊,这只蛊能飞游,能变幻,能像鬼神一样来去无踪,神鬼莫测,比起那些只能像下药一样下蛊的蛊术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本来夏云杰是绝不会动用金蝉蛊的,但沈子良的威胁却真正惹动了他的怒气也让他有些担心。所以临走前,夏云杰指使金蝉蛊吸了沈子良的鲜血以便晚上回家施法之用,又让它先飞回家看着沈丽缇,以防沈子良恼羞成怒对她采取过激行为。

    这些沈子良自然不知道,他站在原地望着夏云杰逐渐远去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目中透射出阴狠的目光。

    “老板现在怎么办?这小子很棘手,恐怕没有几十人根本干不过他。”一位看起来既冷酷又精明的男子走到沈子良边上,低声道。

    “哼,干不过他难道就不会想其他的办法吗?”沈子良脸色阴沉地扔下一句话,然后打开车门发动车子,然后猛一踩油门,轰地开走了。

    夏云杰才刚回到酒就被艳姐给拉到一边角落。或许是担心人听到两人的讲话,艳姐丰满火爆的身子几乎是贴着夏云杰,那种柔软的肉感,让夏云杰忍不住有点心猿意马。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艳姐咬着夏云杰的耳朵问道,热气直往他耳朵里吹,饱满富有弹性的乳峰毫无间隔地顶着他的侧肩。

    夏云杰微微挪开了点身子,他实在有些受不了艳姐丰满成熟的身子。

    “没什么事情,只是有点小误会。”夏云杰风轻云淡地道。

    “还小误会?骗谁呀,都打起来了!”艳姐白了夏云杰一眼,手习惯性地伸过去想点夏云杰的脑袋瓜,只是伸到一半的时候又缩了回去,却是想起夏云杰刚才那恐怖的身手,心里终究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把他看成一个刚中专毕业没多久的小年轻。

    夏云杰闻言尴尬地笑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不过显然艳姐好奇的焦点不在打架的事情上,而是夏云杰那又酷又炫的身手上,所以见夏云杰没回答她也没紧跟着追问,而是两眼亮晶晶,充满着好奇和佩服地道:“还有啊,你刚才那动作好酷好厉害,简直就跟电影里的李连杰一样,以前学过武功吗?”

    “学过一些!”见艳姐没再追问打架的事情,夏云杰不禁松了口气,谦虚地道。

    “太谦虚了,你可是一下子放倒五个人耶!下次要是有哪个色狼敢打姐的主意,姐就找你,你可不许不管哦。”艳姐嗔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拍了下夏云杰的肩膀道。

    “绝对不会。”夏云杰急忙保证道。

    “嘻嘻,就这行说定了!”艳姐见夏云杰答应下来,不禁喜滋滋地道,说完扭着性感的豪臀,招呼客人去了。

    夏云杰见总算把艳姐糊弄走,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估计沈子良还没想好怎么对付夏云杰,也或许他真有些怕了夏云杰的身手,短时间内还不敢乱来,所以直到夏云杰下班也没见沈子良有什么动作,徳雅小区那边金蝉蛊也没传来什么异常消息。

    像往常一样夏云杰在凌晨两点钟回到家,沈丽缇的卧室门是紧闭的,显然已经入睡。

    夏云杰匆匆冲了个澡,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回到卧室之后,夏云杰拿了张黄表纸,然后用剪刀剪出了一个简单的人形图纸。
第69章 你是谁很重要吗章节目录第71章 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