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66章 男人很大方

正文 第66章 男人很大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拜托沈小姐,我出租的是我那一部分,钱收了当然归我。既然是你要赶人家,当然是你退钱啦!哈欠,今天忙了一天,我累坏,就这样!哦,对了,帮我跟神棍同志打声招呼,说合租伙伴改了,我以后不住徳雅小区了。”说完,杜海琼便没心没肝地挂了电话。

    “喂,喂,喂!”沈丽缇喂了几声,见杜海琼挂了电话,不禁气得马上又给她回拨过去。

    不过杜海琼已经拔掉了电话线,不仅如此,她连手机也给关了。

    沈丽缇见两个电话都无法打通,不禁郁闷得直接把手机给扔床上,然后在房间里发了一会儿呆,最终还是无奈地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夏云杰还在等着。

    夏云杰的耳力本来就好,再加上沈丽缇说话的声音也大,沈丽缇说的话倒是听了个一清二楚,不禁暗暗哭笑不得。

    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杜海琼这么信任他,一点不避讳跟他的身体接触,原来人家把他当同志了!

    正暗暗哭笑不得时,夏云杰看到房门打了开来。前一刻还湿漉漉光着身子的空姐,如今却长袖长裤,把妖娆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好像生怕他把她非礼了似的,不禁越发得哭笑不得,嘴角忍不住逸出一丝嘲讽之色道:“放心,要下手刚才就下手了,不会等到现在的。”

    夏云杰这话虽然听着有些刺耳,不过倒也提醒了沈丽缇,眼前这位神棍同志,刚才的目光虽然火热,但总体而言举止还算是一位正人君子,要是换成对面那两位猥亵男,估计早就张牙舞爪扑了上来。

    这么一想,沈丽缇看夏云杰倒不再那么刺眼,只是一想起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处子之身刚才却被他看了个精光,却又忍不住一阵郁闷和羞恼道:“喂,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还要我谢谢你不成?”

    夏云杰差点被这句话给问住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我没这个意思,只是想说明一下,刚才那件事纯属意外,并不是我的错,请你不要用有色的眼光看我。”

    “不管是不是你的错,反正男女一起生活不方便,所以还是请你另寻他处。”沈丽缇闻言真是郁闷得咬碎牙直往肚子里吞。

    “这句话我赞同,只要把房租退给我,我马上就搬。”夏云杰闻言很干脆地同意道。

    当初他本来就没想过跟异性合租,只是因为现在这套房子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价格都挺合他的意,再加上杜海琼的忽悠,也就稀里糊涂地同意了男女合租。如果一直是跟杜海琼合租下去,夏云杰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如今突然换成了沈丽缇,而且一来就碰上了这样尴尬的事情,夏云杰其实也巴不得换个地方住。

    当然前提是要拿到钱,因为他现在穷得很呀。

    沈丽缇倒没想到夏云杰会回答得这么干脆,不禁有些傻眼了,甚至心里莫名地感到特别的不爽。

    难道本小姐长得不漂亮吗?难道本小姐的身材不好吗?你就这么急着想拍拍屁股走人?

    当然最不爽的还是沈丽缇如今口袋里也没钱,夏云杰这句话刚好把她给难住了!

    “钱,钱我现在没有。你放心,等这个月我工资拿到会马上退给你的。”好一会儿,沈丽缇才微红着脸道。

    “那对不起,在你退钱给我之前,我是不会搬走的。”夏云杰看着沈丽缇耸耸肩,一副无奈道。他虽然向来是个好说话的人,但问题是夏云杰现在口袋里的钱连保证这个月吃饭都有问题,总不能为了迁就沈丽缇去留宿街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就一千多块嘛,难道我还会赖你的钱不成?”沈丽缇见夏云杰不同意,不禁气恼地跺脚道。

    “你是空姐,工资高当然无所谓这一千多块钱,但我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打工仔,每个月工资也就一千多块,如今几乎全都交了房租,你让我现在搬走,我搬哪里去啊?”夏云杰苦笑道。

    “你不是神棍吗?怎么又变成一位普通打工仔了?”沈丽缇和杜海琼一样,一直都认为夏云杰从事的是类似于仙人桥算命先生一样的职业,如今听夏云杰说自己是一位很普通的打工仔,月入只有一千多,一时间忘了说退房租的事情,反倒好奇地问道。

    “你看我像算命先生吗?”夏云杰闻言没好气地反问道。

    “不像。”沈丽缇上下打量了一番夏云杰,摇摇头,然后又忍不住好奇问道:“那你是干哪一行的?”

    “酒服务生。”夏云杰实话实说道。

    “啊!”沈丽缇听说夏云杰原来是在鱼龙混杂的酒工作,不禁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同时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夏云杰这个时候才回家。

    “你说,现在怎么办?”夏云杰见沈丽缇吃惊的表情,知道她有些看不起在酒工作的人,不过他却无所谓。

    在夏云杰看来,只要不偷不抢,自食其力,工作只有收入高低的区别,但却没有尊卑高贱之别。所以说自己是酒服务生时,夏云杰很坦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虽是有些吃惊与夏云杰的工作,也有些看低他的工作,但人就是这样,话说多了,渐渐得也就熟稔起来,沈丽缇见夏云杰看着自己,想想连身子都被他给看过了,估计两人合租再坏也不可能坏到哪里去,况且现在自己口袋里也确实没钱。

    这么一想,沈丽缇也只好看着夏云杰无奈道:“我现在也没钱退给你,要不就这样先住着,不过我们之间得有约法。”

    “你说。”夏云杰倒无所谓约法不约法,只要不过分就行。

    “这,我先想想,明天告诉你。”沈丽缇咬着嘴唇想了想道。

    “那行,你还要用卫生间吗?现在很迟了,不用的话我要冲澡了。”夏云杰道。

    “不用了。”沈丽缇闻言不由得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俏脸微微一红,然后瞪了夏云杰一眼,转身扭着腰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像防贼一样马上关上了房门。

    见沈丽缇像防贼一样马上关上房间的门,夏云杰不由得摇摇头,说实话,沈丽缇是比杜海琼更高挑一些,脸蛋也更漂亮一些,尤其那腰细细长长,美臀又圆又翘,两条大腿丰润白皙,现在夏云杰回想起来都有种热血沸腾、血脉贲张的感觉,但夏云杰却宁愿继续跟杜海琼一起合租,哪怕她把他当同志来对待。

    摇着头,夏云杰从卧室里拿来浴巾和换洗的衣服,然后进了卫生间。

    一进卫生间,入目的却是一地沈丽缇更换下来的衣服,有巴掌大的黑色内裤、粉色胸罩、肉色的丝袜、衬衣等等。饶是夏云杰也算是见过了两次女人身子的男人,但这一刻看着地上满眼的性感玩意,还是忍不住脸颊发烫,血液流动加快。

    好一会儿,夏云杰才压下内心的躁动,然后脱掉衣裤开始冲澡,眼目尽量不去看那些诱人的性感玩意。

    不过夏云杰才刚刚开始往头上、身上抹洗发水和沐浴露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接着浴室的门被嘭地一声给推了开来,接着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只有水声哗啦啦地从夏云杰的头上淋下来。

    浴室内外,一男一女互相傻傻地看着对方,其中男的是一丝不挂。

    场景就像回到了之前夏云杰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不过没穿衣服的人却掉了个。

    男人在很多事情上一般而言会比女人大方一些,至少在身子上面是这样的。就像现在,夏云杰虽然光着身子被沈丽缇看了个精光,却没有吃亏的感觉,只是有些惊讶,她怎么可以在他冲澡的时候推门进来。

    “不好意思,我在洗澡,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门给……。”吃惊过后,夏云杰很镇定地说道,只是说话时第三条腿已经开始高昂起来。

    这玩意他妈的也贱,被人看走不仅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反倒兴奋起来。

    夏云杰的话一下子惊醒了沈丽缇,接着又是一声高分贝的叫声,沈丽缇“砰”地一声重重关上了浴室的门。

    关上门后,沈丽缇高耸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一颗心脏嘭嘭嘭地乱跳个不停,好一会儿才按捺住那颗乱跳的心。

    好不容易稳定情绪后,沈丽缇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更换下来的内衣裤都还在里面,可是现在给个沈丽缇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推门进去,把她给郁闷得又是咬牙切齿又是跺脚的,恨不得拿把刀子把夏云杰给阉了。

    夏云杰向来冲澡都是挺快的,但想起刚才发生的尴尬事情,一时间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沈丽缇,干脆便慢慢冲着澡,准备等沈丽缇回房间后再出来,或许晚上睡一觉,大家也就都把这件事给淡忘了。

    只是让夏云杰郁闷的是,这沈丽缇竟然是个十足的夜猫子,到这个时候还不睡觉,竟然在客厅看起了电视。

    夏云杰郁闷,沈丽缇更郁闷。她现在就是在等夏云杰洗完澡出来,然后进去收拾自己的内衣裤,没想到夏云杰这个大老爷们冲个澡比女人还要慢,愣是半天都出不来。

    “他不会拿我的东西去干那件事?”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沈丽缇突然想起曾经看过一则有关有恋内衣癖男人的报道,不由得“啊”地一声整个人跳了起来,然后冲到浴室门口砰砰砰地敲起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