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正文 第58章 【张烨一怒,《水调歌头》!】

正文 第58章 【张烨一怒,《水调歌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场下。

    王小美弄着手机,“上不了网?”

    张烨也不知道她是否跟自己说话,答道:“啊,没信号。”

    “没网你怎么发诗?”王小美看了他一眼。

    张烨眨眼道:“您怎么知道我会参加这诗会大赛?”

    王小美理所当然道:“以你的脾气,能咽下这口气才怪,见你,或不见你,你都在那里不悲不喜?我只当你是说着玩的。”

    张烨汗道,还真是,他可没那么大气慈悲。

    “用不用我给你问问谁的手机有信号?帮你借一个?”王小美很主动道。

    张烨道:“不用了吧,我要想发我就出去发了,不过我没想好什么诗呢,小美老师,您怎么?”

    “我为什么这么积极是吗?”王小美平和道:“因为你代表的是咱们文艺广播,你已经是咱们频率的招牌主播了,他们质疑你,也就是否定文艺频率的文化素养,而且我从不认为你的诗比他们的差,我也做不到不悲不喜,我现在很生气。”

    ……

    舞台上。

    诗会进行到了说诗品诗的环节。

    刚念完几个网友诗词的主持人张火道:“这几首诗写的都不错啊,看来咱们的网友们也是能人辈出,呵呵,不过我和孙梦洁也就是看个热闹,我们不是内行也不懂这些,还得有请作协的老师们解析一下。”

    作协的几人相互推脱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孟东国上来了,他是里面最权威的人,“几首诗我听了,也还可以吧。”

    女主持道:“还可以?我听出孟主席的意思了,那就是还有问题了?”

    孟东国笑道:“都是业余的爱好者,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那您能帮我们说一说他们的诗句到底跟专业的有什么区别吗?我们是不懂,可能大家也差不多吧,听着都挺好的啊?”张火假装外行道。

    孟东国摸摸胡子,老成道:“不懂的人可能看着都没分别,表面都挺不错,文字飘逸,诗词优雅,其实里面门道太多了,比如刚刚那个网友风起云溪的作品,内行可能一看就知道,这首诗平仄有问题。他写的近体诗?其实不然,近体诗平仄组合的规律,同句交替:以五言为例,凡第一个节奏用平平,则第二个节奏必须用仄仄,第三个节奏又要用平,反之,第一个节奏用仄仄第二个节奏必须用平平,第三个节奏就要用仄,他的不对。”

    张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孟东国道:“所以如果是业余爱好者或者初学者,还是建议写一些现代诗吧,要求会简单一点,嗯,不过主持人刚才念的一首现代诗其实也有不小的问题,意境有点跳脱,整篇诗没有一个重心贯彻的文学信念,我们行话讲就是没有‘神’,字面是很华丽,但文学最终还是要归于文学,是要打动人心的,连精气神都没有的诗是打动不了人的,里面是空的,就是个花架子。”

    “长知识了啊。”张火附和道。

    孟东国似乎说上瘾了,也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突然道:“比如近些日子网络上点击还算高的几首诗,其实我看来都是有意境上的缺陷,当然,这些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所以还有待商榷。”

    孙梦洁多了一句嘴,“孟主席说的是《飞鸟与鱼》?还是《海燕》?”

    孟东国笑了笑,“我跟微博上说过了,有看过的人可能知道,我对这两首诗都是持保留态度的。”

    什么?

    说到张烨了?

    呼的一下,不少人都看向了张烨,张烨的座位立刻成为了焦点,目光聚集。

    张烨也没料到孟东国不但在微博上公开质疑他,现在到了这么重要的一个中秋诗会,还是现场直播的节目,还是在张烨自己的单位上,孟东国还会当众否定他,杀人不过头点地吧?我他妈杀你爸杀你妈了?你丫这么整我?网上“教育”完了我还追到我单位来“教育”我?你丫有病啊!

    “这什么人啊!”

    “怎么能说这种话?”

    “小张老师也不容易呢,这是要干吗?”

    “这可是直播节目!这不是要毁人么!做的太绝了啊!”

    文艺广播的很多人都听不下去了,有些就算之前跟张烨没太多接触的同事们,也一时间愤慨不已,是,就算张烨老师不是专业写诗的,就算张烨老师写的一般般,没你们写得好,没你们写的有文学性,可那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你们作协这帮人真是有点得寸进尺了啊!这可是我们的单位!这可是我们广播电台!

    ……

    此刻。

    诗会网站上也炸了!

    “都听见了没有?”

    “孟老师说《飞鸟与鱼》和《海燕》有问题?”

    “不能吧?我觉得这两首诗很好呀?”

    “作协副主席说的还能有错?原来那个张烨不行啊,那么多点击和转发我还纳闷呢,原来是炒作出来的!”

    “对,这人没有真本事!”

    “张烨的诗真有问题啊?”

    很多不清楚昨天微薄事件的人通过收音机这下也知道了,而且今天、现在可是张烨《老少故事会》的时间段啊,他们文艺频率也直播了现场,张烨的不少听众们都在收音机前听着呢,被一个业界这么权威的作协副主席公然否定,想也知道,明天开始张烨节目的收听率绝对会受到重大打击,降低一半都不是不可能。或许有些真正喜欢张烨的人或者真正有判断力的人不会受到这个干扰,但其他人呢?民众们都是有从众心态和相信权威的被动心理!

    一个新人主播!

    一个业界作协副主席!

    大家相信谁的文学水平?一目了然了!

    孟东国这一手真是狠到了极点,一副想弄死张烨的姿态啊!

    张烨的肺已经快炸了,一张脸冰冷到了极限,这是要逼他出手啊!

    张火暗暗瞥了搭档孙梦洁一眼,有点怪她多说话了,他心里面其实也是偏向张烨的,不是因为张烨的诗,他也认为张烨这个新人不可能比作协的老师们厉害,因为张烨是他的同事,孟东国这么质疑他们广播台的同事,张火也觉得不妥。看了下平板电脑,张火道:“孟老师,刚刚您说的两首诗,据我所知是我们文艺广播的张烨老师创作的,张烨老师应该也在现场,我看听众朋友们的留言,都说《飞鸟与鱼》很好,好像大家也不明白这首诗有什么缺陷?”

    孟东国笑而不语,末了道:“让大雷解释吧,大雷是专门研究现代诗的,也是著名评论家,他比我分析的好。”

    大雷一听,就大步上来了,“呵呵,既然孟主席叫到我了,既然话题说到这里了,现在是品诗环节,我就拿出这个典型说一说吧,其实孟主席昨天微薄上已经说过了,我也很赞同,《飞鸟与鱼》最近在网络上很火爆,但其实是借助于典故的,因为有了这首诗救了人命的故事,才导致大家的追捧和热议,继而提高的人气,实际抛开这些典故附加的价值,这首诗没有什么文学性,包括张烨的其他诗也差不多,精气神只是虚的,我看不出他要表达什么,所以在我们行内人看来,原作者只是个业余爱好者。”

    “这样啊?”张火道。

    孟东国插话道:“这么说大家可能也理解不了,既然张烨今天也在现场,不如让他上来做一首中秋的诗,我们几个现场给大家分析点评一下里面的问题,你们可能就更容易理解了。”

    “这……”张火看向台下的台领导。

    孙梦洁也拿不准了,时间虽说还很富裕,可让他们的同事上来做反面教材?被孟东国他们当众打脸?他们也不太忍心啊!

    大雷也赞同道:“这不是品诗环节吗?也是为了让大家多了解诗词歌赋的传统文化。”

    他们俩人一唱一和,张烨还没说他们就已经给他定性了——张烨就是个业余的,他们会让大家看一看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贾副台长看向张火,想了想,轻轻点头。

    张火呃道:“那好吧,主要看张烨老师有没有新作品,因为这次诗会没有提前通知张老师准备,临时加上的,所以……”他们作协的人都提前打招呼了,很久便通知了大家,留给他们的准备时间非常充足,甚至他们还可以找人代笔,这都是有可能有时间的,可张烨没有,孟东国大雷他们一吆喝让张烨上来,张火真觉得他们过了,一分钟的准备都不给!这是成心要给张烨挑出无数毛病以此来打击张烨啊!你们有什么仇?至于这样打压我们的同事吗?关键贾副台长还点头同意了这个无礼的提议?

    无数目光再次焦距!

    张烨怒极反笑,还让我上去?想打我脸?你们真是作死啊!

    王小美也听得黑了眼睛,对张烨道:“让他们看看吧小张老师!让他们看看咱们文艺广播的人是不是真的不懂艺术不懂文学!”看得出,王小美也动了火气!

    前面的周大姐回头道:“小张老师!上!”

    孙阿姨本来是不太认可张烨的诗句的,但这下也忍不了了,她隔着两排座位呢,就大声对张烨道:“小张!给我上!欺人太甚了!”

    田彬踩呼道:“算了吧,别去了!”

    武大涛摇头不已道:“小张,听我的别去,你一个业余的真想跟专业的老师们面前班门弄斧啊?你就说没准备好就行了,不然真的被挑出了太多毛病,你下不来台,咱们文艺频率也下不来台啊!”

    周围也有其他频率的同事悄声建议道:“张老师,别理他们。”

    有同事替张烨抱不平道:“有本事跟张老师比鬼故事啊!有本事跟张老师比童话故事啊!写故事才是张烨的专业!比诗算什么本事?你们都浸淫多少年了!跟一个新人比你们好意思吗?啊?”

    下面有点乱。

    场面也几近失控的感觉!

    但是在聚光灯下,张烨却义无反顾地站了起来,冷声笑笑,对着主持人张火远远地竖起了一个“1”字的手势,这个手势电台里的人都知道,主播录音或直播时准备好了,都会跟助手或电话编辑打一个“1”。

    “张烨!”

    “张老师!你想清楚!”

    “哎呦喂!别去啊!没看出他们是成心让你丢脸吗?”

    张烨不听,已经一个个座位地往外挤出去了。

    张火明白了,“张老师说可以,大家掌声欢迎吧。”

    孟东国等着张烨说了,要挑他的问题给众人解析。

    郑安邦和小红蘑菇等人也等着看张烨的笑话,其他人也都知道这次张烨肯定是要出丑了,没料他明知出丑还敢上来!

    在或担忧或无奈或幸灾乐祸的掌声中,张烨顺着过道坚定地走上了舞台,镁光灯,红地毯,他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面前,不是播音那种封闭空间,而是真正意义的面对面地与这么多人对视,被这么多人关注,张烨竟然毫不怯场,这厮心理素质一直都非常棒,相反,他还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你们逼我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的诗词没有文学性?

    我是不自量力班门弄斧?

    我是业余的你们是专业的?

    那好啊!我今天就让你们京城作协这帮人看看谁是业余谁是专业的!

    孙梦洁替张烨争取时间道:“张老师,你没有准备所以不用着急呢,可以先思考一段时间。”

    “不必了。”张烨道。

    张火一愣,不用考虑了?现场创作?

    大雷目露轻蔑,现场作诗?还是有主题的诗?就算是他也得需要至少半小时找灵感啊!我都做不到你能做到?

    张烨当然不必准备,他也没有准备的必要,脑子里已经有一首蹦出来了!

    在知道中秋诗会的时候,张烨就在想自己该拿出哪一首来,并没有决定,也并没有准备用这首,为什么?因为这首太经典了!经典到在张烨那个世界只要有人提到中秋和诗词,十个人里有九个人都会想到这一首!这首诗词过后,中秋再无诗词!可以说没有一首中秋诗词有这首作品的影响力!

    写中秋第一!

    它当之无愧!

    张烨真是不想选它的,他还想留一点余地,但如今看到孟东国大雷这帮人的丑恶嘴脸和咄咄逼人,张烨不准备保留了!

    下面有人提心吊胆。

    周大姐急道:“小张行吗?”

    孙阿姨道:“不行也不能输了气势啊,那帮人都把屎拉到咱们头上了!”

    田彬故意叹了一口气,“何必呢,这不是自取其辱么,这个张烨也真是的!业余的就是业余的!”

    不顾所有人的议论,一摸话筒,张烨轻吸一口气,“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两句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没用张烨擅长的现代诗?而是选的词?张烨还会写词?

    而且这首词怎么会……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这……

    张烨闭着眼望着天花板,已经进入了朗诵状态,“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长顿了两秒钟,张烨睁开眼睛目光柔和起来,慢慢念出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