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六节 决裂(3/3)

第十六节 决裂(3/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朝一日,我若做了皇帝,我必建一所太学,把全国各行各业的顶尖大师塞进去,以后世大学的模式,招收学生,分科授业!”刘德在心中想道。

    要做成此事,必须要当上皇帝才有可能。

    刘武在一旁看着出神的刘德,莫名的他忽然感慨了一声:“真像!”

    “像什么?”刘德听到刘武的声音,回过神来问道。

    “贤侄,你跟你父皇真像!”刘武感叹着说。

    刘德听了,脸上露出些真诚的笑容。

    整个西汉王朝的历史上,充斥着各代天子的一句感慨:不类己!

    刘邦嫌弃刘盈不类己,曾想立刘如意为太子。

    太宗孝文皇帝刘恒也不怎么欣赏刘启,更宠爱梁怀王刘揖。

    前世之时,刘荣也是因为被便宜老爹觉得‘不类己’于是毫无悬念的被废。

    能被刘武评价为‘像你父皇’。

    对于刘德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赞美。

    不过仔细一想,刘德觉得他与他的便宜老爹还真是一类人。

    都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同时偏生心中还怀着仁慈,有着恻隐。

    就像他的便宜老爹,虽然对大臣翻脸无情,但是,却始终对平民百姓有着恻隐之心,登基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除田半租,并令男子始傅之期推迟到二十岁。

    刘德觉得,或许是他跟便宜老爹都是来自市井之中,见识过百姓疾苦,民生艰难的缘故吧。

    这样想着,马车就到了灵堂前的园林边。

    刘德朝着刘武拱手做揖,然后下车。

    望着刘德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刘武也是叹了口气。

    “可惜……”刘武自然已知,刘德已成他皇太弟梦想路上的一个障碍。

    但他并不觉得恼怒。

    这点容人之量他还是有的,否则,他也招揽不到那么多的文人骚客甚至大将之才了。

    不过,既已成为对手,甚至可能是敌人,刘武也不会等闲视之。

    他拍拍手,一直跟随在他马车左右为他警戒和保护的一位将军就走上前来,跪地拜道:“大王有何吩咐?”

    “张羽……你持寡人的手令,去寡人的宅中取出五百金,送去给未央宦者令,告诉他,寡人想知道皇子刘德的日常起居与言行!”

    “诺!”那将军点头称是,然后迅速离去。

    刘德来到灵堂,按照着太皇太后的遗诏,例行哭了十五声后,就跪拜了三下,然后起身。

    刚刚走出灵堂,一个侍女就过来道:“殿下,粟夫人请您过去!”

    刘德心里摇摇头,心知刘荣肯定去告状了。

    心里不禁有些恼怒。

    这刘荣还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都十几岁的人,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说不定都当爹了,可他还是跟个孩子一样,闹不过了就找家长,何必呢!

    刘德心里最后一丝的兄弟之情悄然断开。

    只是粟姬让他过去,他还真的只能乖乖过去,否则就是不孝。

    “看来我要抓紧与薄皇后联系了!”刘德怀着这样的心思,跟着那个侍女,到了粟姬的居所。

    一进门,刘德就看到了脸色铁青的粟姬与正得意洋洋的跪坐于一侧的刘荣。

    “母妃找儿子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刘德按捺住心里的不爽,跪下来问道,只是声音多少有些不怎么情愿和生硬。

    “刘德!你是翅膀硬了,眼里没有我这个母妃了吧?”粟姬冷冰冰的道:“三番五次的不听我的话,你想造反吗?”

    “儿子不敢!”刘德叩首道:“只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好啊!”粟姬被刘德这一句不冷不热的话气的鼻孔都冒烟了,她转过头去,道:“既是如此,那你走吧!”

    “儿子告退,请母妃保重!”刘德再一叩首,就毫不犹豫的起身走了

    “他怎么敢这样!”刘德的脚步还没走出大门,就听到了身后粟姬的咆哮,今天的事情,对于粟姬来说,刺激实在太大了。

    要知道从小到大,刘德都从来没忤逆过她的意思,一直以来,刘德在她心里不过是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孩子,平时别说她如此暴怒了,便是稍稍有个不好的脸色,刘德也会立刻服软,乖乖的听她的命令。

    可是现在,她发现,她的这个儿子已经变的面目全非,让她有些不认得了。

    在一旁的刘荣却是加油添醋的火上浇油道:“母妃,你也看到了吧……刘德他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不仅仅眼里没有我这个大兄,现在连母妃也不放在眼里了!真是个不孝子!”

    刘德听着身后的话语,心中五味杂陈。

    他知道,当他踏出这殿门,就意味着他将真正的亲手割断与粟姬、刘荣的联系。

    再见面,可能就是仇寇了。

    “我前世怎么就昏了头,竟为这样的人呕心沥血……”刘德想着这些,眼眶就有些发红,为他前世的遭遇感到不值。

    一路浑浑噩噩的走在宫廷中,穿行在园林阁楼之中,刘德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前世的种种,越想越伤心。

    最后他走到一个僻静之处,躺下来,仰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

    “殿下,您怎么在这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刘德耳畔响起,他起身回头一看,竟是薄皇后的大长秋李信。

    “李公,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刘德看了一眼对方,再看看自己所在地方,他不傻,知道这李信必是收到了消息,特意找过来的——以便宜老妈的性子,出了这种事情,怎么不闹个天翻地覆?

    估摸着这会连便宜老爹也该收到风声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省了不少功夫。

    “母后身子可还好?”刘德用袖子抹去眼角的泪痕,问道。

    “皇后身子还好,只是有些想念殿下……”李信笑呵呵的道:“既然殿下得空,何不去看看皇后?”

    刘德点点头:“正要去看望母后!”

    “奴婢为殿下引路……”李信心中乐开了怀,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任务竟然完成的如此轻松!

    “粟姬啊粟姬,你怎如此不智……”李信在心中道:“竟连刘德如此优秀的子嗣都一个劲的往外推……”

    经过昨晚的家宴之后,薄皇后已经确信了,刘德是他的最佳选择。

    正发愁不知道怎么办呢?

    没想到就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

    若连如此良机都不懂把握,那薄皇后可以去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

    任务完成~~~~~~~~~~~~

    额,看了下收藏也破200了,感谢~~~~~~~

    不过好累啊,我洗澡睡觉去,大家晚安~~~~~~~~~~~